“罗阳,你醒了?”我正遐想间,一个惊喜声音传了进来,是汤贝贝的声音,我激动地看着门口。

  不看还好,一看过去我顿时火冒三丈。

  只见汤贝贝坐在轮椅上,后面有一个年轻男人推着她,最重要的,这个男人脸蛋非常精致,是一个标标准准的大帅哥,比起我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更让我生气的是,他的身形和汤贝贝那天挽着的那个男人非常相似。

  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我更加来气,我相信我现在要是能动的话,一定会起身给这个家伙两拳,警告他离我的女人远一些。噢,对了,汤贝贝现在还不能算是我的女人。

  男子把汤贝贝推进来,推倒我的床边,她说道:“罗阳,你看到我怎么不说话呢?”

  “瞅着你来气。”我看到那男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丝毫不留情面地对汤贝贝说道。

  “我到底哪里又做错了,你一定要这么对我?”汤贝贝委屈着说道,我强硬的态度吓到她了。

  “少在这里装可怜,你哪里都没做错,是我错了,拜托你能不能不要在这里碍眼。”我看不得她这变来变去的一套,忍不住说道。

  “喂,小子,你怎么说话呢?”这时候那个男子冲我吼道,说着还要上前一步,却被汤贝贝拦住了。

  “说谁小子呢,你松开他……”我刚想起身,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说道:“小子,我警告你,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一定扒你一层皮。”

  “姐,咱们走,跟这种无赖说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那男的说着就要推走汤贝贝。

  “等等。”我不管胳膊疼不疼,一把拉住汤贝贝的轮椅,然后问那男子:“你……刚刚叫他什么?”

  “姐啊,你这人是不是有病,我叫我姐关你什么事。”那男子不耐烦地说道。

  别提当时我脸上的表情有多精彩了,就像多云突然转晴一般,笑哈哈地说道:“那个,汤老师,你没和我说你有个这么大的弟弟呀?”

  “我凭什么告诉你,你算哪根葱呀,汤林,咱们走。”汤贝贝真的生气了,说道。换谁都是,热脸贴到冷屁股上面都不得劲。

  “别呀!”我直接抓着汤贝贝的胳膊,然后满是微笑地说道:“是我错了,真的是我错了,你别走好么,在这里陪我呆会儿,我一个人都快闷死了。”

  汤贝贝哼了一声,不鸟我,我就挠她胳肢窝下,想要逗她笑,果然,她禁不住我挠,马上就要笑出来了。就在这时,汤林见我在他姐身上乱摸,而且从他的角度看,那分明就是袭胸,当即就把我手抓住,往外猛扯,还骂我:“流氓,你往我姐哪里摸呢?”

  “嘶。”他扯的力气相当大,我疼的倒吸凉气,说道:“汤林兄弟,慢……”

  “汤林,你轻点,别弄疼他了。”被汤林点醒,汤贝贝脸色羞红地说道。

  “姐,就让这个家伙疼吧,你可是瞒着爸妈来看他的,他不领情骂你就算了,还要占你的便宜。”汤林一脸不愤地瞪着我说道。

  “汤林,你不要再继续说了,你先回去,姐在这里待一会再回去。”汤贝贝急忙打断汤林,怕他再说下去又说错了。

  汤林不满地嘟嘟嘴,然后离开,病房里只剩下我和汤贝贝,我调侃着说道:“贝贝,你来看我为啥要瞒着你爸妈呢?”

  “汤林。”不调侃还好,一调侃汤贝贝又羞又恼,要让汤林把她推走。

  “好好好,我不说了行么?”我赶快求饶,现在我还真舍不得她走。

  汤贝贝没说话,但也没喊汤林,看来她是默认了。

  “贝贝,那个……”

  “你不要这么叫。”

  “为啥?”

  “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你这么一叫就恶心。”

  “……”

  我都快哭了,本来我就在想,我们两个亲都亲了,不如叫的亲切些,没想到她竟然能这么说,我想找个数学好的同学帮我求求此刻我的心理阴影面积。

  “汤老师,你不在这几天,咱们班学生的英语不都落下了么?”突然间发现,剩下我们两人的时候,我竟然有些尴尬,想找个话题,却不知该说点什么好。

  可能是由于我俩的关系比较特殊吧,吵过闹过还亲过,前不久还吵的非常激烈,现在又能心平气和地坐在一起,让我一时反应不过来。

  “我不想讨论学校的事情,我们说点别的好么?”汤贝贝也感觉气氛不对,说道。

  “汤老师,照片的事情,我想当面和你说声对不起,不过你放心,我肯定不会发的,只会留着孤芳自赏。”我想把我们以前的事情做个了结,说道。

  “随便你,这个我也不想听。”听到我说“孤芳自赏”的时候,她脸红了一下说道。

  “那个,你脚好些了没有?”既然她都不想听,我就扯回正题。

  说起脚的时候,我才看向她的脚,现在还裹着纱布,明显上的不亲,我温柔的说道:“你真傻,我脚上不是有鞋么,你不会穿上再走么?”

  “谁知道你会不会有脚气。”汤贝贝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说道。

  “冤枉啊!”我看着她一脸无辜地说道:“我还在你公寓里睡过一觉,你闻到我的脚臭味了么?”

  “你还提呢,你走之后我用空气清新剂喷了整整三天。”

  “……”她的神回复让我自卑的不要不要的,我想我要是能动的话肯定会质疑地抱起脚闻一闻,甚至还能让她闻闻,以证明我的清白。

  见我不说话了,汤贝贝才说:“骗你的啦,当时我根本没想到你脚上有双鞋,想到的话肯定会穿的,只是可怜我这双脚了,以后会很难看的。”对于汤贝贝来说,即便有一点瑕疵她都会觉得不完美。

  我拉起她的手,说道:“不要去想,你的脚是我见过的,天底下最美的脚。”

  “少来了,男人都一个样,有疤了谁都会厌恶。”汤贝贝像是看透般说道。

  “我和他们不一样,我……”

  更新最Z快+上.b酷匠)网T

  “你比他们更过分!”

  “……”

  什么啊,还能不能愉快地聊天了,我不满地看着她,她的屡屡刺激让我很伤心,我罗阳不是这样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感谢日明的解封,以及自由人326c的打赏。大家有恶魔果实的投一投,这个对我很重要,别忘了签到投挖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