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一个装扮的非常精致的婚房里,我穿着复古式的新郎装在喝酒一个穿着新娘装的女人坐在床上盖着红盖头,我掀开她的盖头,却看不清她的容颜,感觉她很像是汤贝贝,但又飘忽不定。

  然而画面突转,原本属于我的她,竟然出现在别的男人的婚礼上,我无助彷徨,想要挽回她,可我们却渐行渐远,我想在那场欧式婚礼上抢婚,却被她给无视了,我想要嘶喊,却没有声音,想要带她走,却伸不出手。

  我绝望了,眼睁睁看着她和别的男人成婚,一瞬间,感觉呼吸都好难受。

  “不要,别离开我。”再次睁开眼,我手里抓着一双青葱似的玉手,绵绵的。

  “罗阳,你醒了,岚岚快去叫医生。”这双手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小姨。

  此刻她焦急地看着我,满脸心疼之色,我想坐起来,才发现想要活动是多么的艰难,想说话,嘴巴干的说不出来,我朝小姨身后看了看,除了刚刚离开的秦岚,没有别人,顿时眼底闪过一丝失望之色。

  小姨看到我的眼神,问我:“怎么,要找你那漂亮的班主任么?”

  我尴尬地看着小姨,暗道她怎么知道的,难不成汤贝贝来看过我不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和汤贝贝好像接吻了,她吻的动作很生涩,并不像一个经常接吻的人。

  我艰难地开口问小姨:“小姨,我昏迷几天了?”

  “三天。”小姨没好气地说道:“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逞这个能,差点就把命丢了。”

  我刚想说话,发现我手还握着小姨的手,当即不好意思的抽回来,试探着问她这几天有没有别人来看过我,小姨说没有,听到她的回答,我更加失望了。

  不会我刚刚救了她,她就和别的男人幽会去了吧?当时我那个难受呀,咋想都觉的委屈,小姨看着我别扭的表情,直接说道:“你的班主任现在也在病房呢。”

  “什么?”我大惊之下想要起身,非但没起来,还捎带着拉动伤口,痛的连连倒吸凉气。小姨按着我,幽怨着说道:“看你那样,小姨有事也没见你这么着急过。”

  `o酷",匠f网(正jG版f首e$发@%

  我没时间闲扯,急忙问道:“小姨,她怎么样了?”

  “别急,她倒是没有什么大碍,早就清醒过来了,只是她脚不利索,不能过来看你。”小姨给我解释着。

  “她脚怎么了?”不解释还好,一听说汤贝贝脚不利索,我更加着急了。

  小姨说:“听医生说,你的班主任是光着脚把你背进医院的,刚交给医生就虚脱的昏过去了,她的脚也因为走了太多的路磨破了,我去看了看,太惨了,那双美脚都不成样子了呢。”小姨着重突出“美脚”二字,意味深长。

  “我想去看看她,好么?”我乞求地看着小姨,说道。

  “不行。”小姨直接拒绝,指着我说道:“你先好好看看自己,都被包成木乃伊了,怎么还有功夫关心别人呢?”

  听到小姨的话,我脸一红,说道:“要不是她把我背回来,我早就去见阎王了……”话还没说完,小姨就插嘴道:“你要不去救她,也就不会受伤了不是么?”

  “额……”我说不过小姨,只能躺在床上干着急。

  “行了,小姨替你过去看看她,回来再告诉你她的情况,好么?”小姨见我着急也不是个办法,说道。

  我像小鸡啄米般的点了点头,然后拜托小姨赶快去,小姨骂我死样儿,然后去看汤贝贝去了。

  一会儿秦岚带着医生进来了,她见小姨不在表现的有些不自然,我则冲她一笑,喊了一声岚姐,秦岚冲我点点头,问我小姨哪去了,我说去看我的班主任了。

  秦岚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说:“罗阳,你班主任真的好美。”

  我听不出来她想表达什么,干笑一声说道:“在我眼里,秦岚姐是最漂亮的。”

  “是么?”秦岚露出惊喜的表情,然后问我:“罗阳,你真的认为姐姐最漂亮,比你小姨还漂亮么?”

  “真的,比珍珠还真,岚姐你绝对是最漂亮的,哪像我小姨,成天在家里扮嫩。”

  见我又强调一遍,秦岚笑的更开心了,还给我来了个大大的飞吻,把我那个激动呀,可就是动不了,不然的话我肯定得回她个更大的飞吻。

  “你们聊什么呢聊的这么开心?”突然冒进来一句话,给我吓得打了个嘚瑟,是小姨回来了。

  “没,没什么。”我赶忙解释着,要是小姨知道我背后偷偷说她坏话,指不定怎么整我呢,平复了下心绪,又问小姨:“汤老师,她还好么?”

  “挺好的,恢复的挺快,再过两天就可以下地,但走不了太多路,等彻底恢复后才可以正常行走。”小姨将她刚刚打听到的消息说给我听。

  一听说汤贝贝已无大碍,我悬着的心彻底放下来了,满脸轻松。小姨看着我的模样,说道:“德行,人家有很多人关心着,还用不着你记挂。”

  “什么意思?”小姨这句话说的打有深意,我弄不清楚她想要表达什么。

  “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小姨又丢给我这么一句话,说完就像医生询问我的状况,听到医生说已无大碍后,带着秦岚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小姨没鸟我,但是秦岚对我抛了一个大大的媚眼,整得我的小心脏,跳的扑通扑通的。

  我一直在思考小姨刚刚那句话的含义,用不着我记挂,就是说有人在照顾汤贝贝,那到底是男是女呢,小姨不说清楚,搞得我又是一阵犯愁。我无法想象别的男人握着汤贝贝手的样子,更无法想象她和别的男人亲密的样子,一想起这些我心里就一阵阵难受。

  小姨这么无头无脑丢给我一句话,让我猜忌起来,本来听说汤贝贝无大碍后我挺高兴的,这么一整让我那点小开心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想过去看看,但起不了身,只是在这里一个劲地瞎猜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感谢钟医生的解封,和木力易的打赏以及挖挖,大家每天记得签到,投挖挖,有恶魔果实的投一投,这个对宝宝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