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伤还没好利索,所以跑的并不是很快,临近人群的时候,我纵身一跳,两脚重重地踏在两个人的胸脯上。

  二人向后摔去的同时,连带着拉到好几个人,我落地的同时发出一声闷哼,显然这个动作已经用去了我很多力量。

  我相信,如果没有周五那场截杀,我可以好好和他们一战,但现在,恐怕只有遭罪的份儿了。

  我又打出两拳,干倒两人后,后背就被重重摔了一棍,这一棍,直接打的我身体一个踉跄,后背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我倒吸几口凉气,反身一脚踹在打我的那人身上,两分钟时间,我总共干倒五个人,而站在我面前的,依旧是黑压压的一片人影。

  我笑了笑,然后再次冲进人群,接着打出两拳,直接干在两人的鼻子上,让他们一时之间生不出还手的力气,就在我突进人群的时候,腿上又被狠狠扫了一棍。

  我径直摔倒在地上,发出很响的声音,同时伴随着汤贝贝的尖叫声。

  我躺在地上连连打滚,脚不停地乱蹬,不让人靠近我,即便这么做,我还是很快就被围住,他们围成一个圈,把我围在圈中间。

  “留他一口气,但得让他好好长点记性。”这个时候,上面的中年人发话了,说完他就将捆着汤贝贝的绳子解开。

  ^a看c正版-T章节L"上6d酷)匠|网2f

  “罗阳!”汤贝贝呼喊着向楼下跑来,刚跑几步她就被绊倒重重摔在地上,她闷哼一声,然后脱掉高跟鞋继续向楼下跑。

  我正躺在地上打滚,这样他们就很难打中我,同样的我也没有机会反击。这个时候,汤贝贝突然冲进人群,嘶吼着扒开挡在身前的黑衣人,然后冲进圈中,拉住一个正要动手打我的黑衣人,上去就要挠,结果她这个动作惹怒了对方,被狠狠打了一个嘴巴。

  雨下的越来越大,地上很湿滑,汤贝贝被一个嘴巴子扇倒在地,她的嘴角有鲜血溢出,但她还不肯放弃,站起来又向那个黑衣人冲过去。

  “如果那个女人再碍事,连她一起打。”楼上的中年人不耐烦地命令道。

  中年人的命令刚下达,汤贝贝就被一脚踹倒在地,踹倒她的那个黑衣人同时举起了手中的木棍。

  “不要!”当时整个世界仿佛静止了,我眼中只有她被踹倒的身影,我用尽全部力气向她冲去,把她扑倒压在身下。

  木棍重重砸在我身上,当时我喉咙一热,一口鲜血喷出,喷洒在汤贝贝的衣服上,汤贝贝激烈地挣扎,哭喊着想要从我身底下出来。

  我紧紧地抱着她,一动也不动,等待着命运的裁决,汤贝贝见挣扎不出来,急哭了,她双手锤打着我的胸脯,吼道:“罗阳,不要管我了,快跑,你会死的。”

  “你不是一直说我不够男人么?”我替她捋了捋秀发,摸着她微肿的脸旁,那一刻我的心是有多疼。

  生又何欢,死有何惧?如果让我死在她的怀里,我想做鬼我也会是个开心鬼。

  雨下的越发的大了,我们两个全身都被淋透,就这样,在雨中紧紧相拥。

  棍子一根一根敲打在我的背上,每打一下,我都会闷哼一声,但我不会让自己表现出痛苦之色,微笑着看着她的眼睛。汤贝贝也注视着我,眼角不断有泪水划过,她的模样是那么的凄美,但她还是一眼不眨地看着我,仿佛要把我现在的模样镂刻在心房。

  我看着她诱人的香唇,直接吻了上去,她也激烈地回应我。这是头一次,她正面回应我,不管我嘴里有多少血,她依旧伸出舌头,和我湿吻。那种感觉,太美了,我忽然感觉我身上的伤,不再那么疼痛。

  吻着吻着,我喉咙又一热,赶忙和她分开,头偏向一边吐出一口鲜血。我感觉意识在逐渐消散,眼前越来越黑,我竟然看不清她的脸了,我伸出双手,摸着她的脸,想要凭这感觉,在心里勾勒出她的美丽。

  “罗阳,你怎么了?”看出我的不对劲,汤贝贝哭着问道。

  我想回答却无力说出口,最后眼一黑头直接沉了下来,摸着她脸的双手也渐渐松开。

  “你们这群狗娘养的,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汤贝贝哭着嘶吼道,但她的手却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庞。

  直到这时,那帮黑衣人才停手,然后在中年人的示意下离开废弃厂房。

  汤贝贝艰难地从我身下翻出来,从我兜里摸出手机,她的手机还落在宝马车里,我的破手机被雨水这么一淋竟然不好使了。她焦急地起身,朝着厂房外面蹒跚而去,她的脚已经破了,还是坚持走着,她想拦一辆出租车,她需要一辆出租车,带着我去医院。

  她失望了,这里太偏僻,偏僻到连过往的行人都没有,更别说车了。她无助地跪在路边,无力地嘶喊,想要寻求帮助。

  最后,就在她绝望到要回去陪我等死的时候,一辆拖拉机出现在她面前,绝望中来临的一丝希望,她跪在沮路旁,不停地冲着拖拉机司机招手。

  也是命好,开拖拉机的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听汤贝贝说完情况后,进去帮忙把我抬上车,汤贝贝抱着我坐在后面,她怕我再受颠簸,紧紧地抱着我。

  到了人多的地方,汤贝贝谢过拖拉机师傅后,带着我乘上出租车,直奔本市内著名外科医院。

  在奔波的过程中,她一直是光着脚,纤小瘦弱的她,同样早已经忘了疼痛。

  直到帮我安排好一切,她还没坐下休息,直接就晕了过去,然后被医生抬进病房。

  在心忧我安全的时候,她早已经操劳过度,坚持着替我办理了住院手续,这才放松,刚放松下来,由于自身疲惫不堪,这才晕了过去。

  可怜的我们,被双双送入病房。

  医生从我兜里摸出手机,然后将手机风干后给让陪同护士打给我的家人,我的情况有些棘手,得不到监护人签字他不敢轻易治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感谢伤痛忘不了的解封,感谢。大家仔细阅读下我置顶的萌,一定要仔细哟,重要的事情说三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