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我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来电显示是汤贝贝,我不耐烦地接通电话,说道:“大早上的你发什么神经呀?”

  “喂,是罗阳么?”对面传来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让我的心里一突。

  但同时又让我很愤怒,她竟然把手机给陌生男人,还要和我对话,这是在向我宣布她有男人么?

  我语气很不好地说了句:“我是罗阳,你又是哪位?”

  “你的班主任现在在我们手上,想要她活命你按着我们的指示一个人前来来。”电话那边的男子毫无感情地说道。

  “绑架?”要不要这么逗,这是要跟我搞恶作剧么?我不耐烦地说道:“你告诉汤贝贝,别整这一套的,我罗阳才不上她的当。”

  听我这么说,对面一下子没声了,只听到呼呼的声音,没一会儿,对面男人说道:“小子,既然你不相信,那我就给你证实一下。兄弟们,让这个娘们发出点声音给这小子听听。”他后半句应该是对他身边的人说的。

  然后电话那边又静下来,过了很一会儿才传来啪的一声,但并没有女人的尖叫声,我哈哈一笑,说:“兄弟,大早上的不要撩人,今天也不是愚人节。”

  我刚说完这句话,对面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你们干什么,不要碰我。”

  听到这句话,我拿着的手机啪的掉在床上,因为刚刚那个尖叫声,我很熟悉,是汤贝贝无疑。再听说话,明显不是装出来的,应该是有人在对她不利,当时我就急了,拿起手机问道:“你们在干什么,我警告你们,千万不要碰她。”

  “这个不是我们能决定的,要看罗兄弟守不守规矩,只要你肯来,我们是绝对不会伤害她的。”电话那边的男人说道。

  我很着急,根本来不及细想,就问道:“要我怎么做?”

  “你一个人来合华废弃厂,记住,只要你自己一个人,如果发现你带了别人,那对不起,你只能和你的班主任再见了。”对面男人警告意味很足地说道。

  “好,我去。但记住,你们要是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我会让你们不得好死。”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汤贝贝听说我要来,大喊着不要,只可惜挂断电话的我并没有听到她的话,她刚喊两句,脸上又被打了一巴掌,她的俏脸也有些微微发肿,可想而知对方到底用了多大的力道。

  今天是周一,汤贝贝本来是要去学校的,半路上她的车被不知名车辆挡道,她想下去理论,但被一群黑衣人直接架走,连宝马车都被丢在半道上。

  小姨以为我要去上课,就没做早饭,她老早就离开了,窗外飘着绵绵小雨,我撑着雨伞离开蓝堡小区,打车直奔合华废弃厂。

  我一路上催着司机,让他快点,终于在二十分钟后赶到,直接丢给司机一张一百,顶着雨伞往废弃厂里跑去。

  这个废弃的厂房总共有两层,走进去我就看见汤贝贝被绑在二楼的石柱上,嘴里还被塞着东西,最可恨的是她的脸还青一块肿一块的,这个时候,我心里突然生起一股无名怒火,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娇滴滴的汤贝贝么,此刻她竟然被人折磨成这个样子。

  然而,此刻的她竟然还在艰难的冲我摇头,想要告诉我有危险。

  会有危险我早就想到了,我心疼地看着她,然后冲着厂房里面喊道:“我来了,有什么招亮出来吧。”

  “哈哈哈,罗兄弟果然勇气可嘉,我很佩服你。”这个时候捆着汤贝贝的石柱后面,突然走出一个中年人,说道。

  我并不认识这个陌生的中年人,但我可以猜出他大概是哪些势力派来的。毕竟,想要我命的也就当年那帮家伙。

  我看着中年人,大声喊道:“你该死,我不是说过你不准动她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青筋暴起,他们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令人愤怒。

  “罗兄弟说笑了,这个女人你应该很了解吧,我们如果不这么做的话,她是不会乖乖听话的。”中年人顿了顿,又说:“但是,我又很羡慕你,刚开始不管这么打这个女人,她都一生不坑,要不是恐吓说脱她衣服,她是不会吭声让你来犯险的。”

  “傻女人。”我看着汤贝贝低声呢喃,然后双拳紧握。确实,汤贝贝是一个很犟的女人,有的时候她认准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同样她也是个要强的女人,我每回推倒她想要扶的时候,她总是一把退开我,大骂着让我滚。我看着中年人,说道:“我已经来了,你应该遵守承诺放她走。”

  中年人呵呵一笑,说道:“罗兄弟放心,我承诺的就一定会做到。但是在放她离开的时候,我会让她好好看看你的表演。”说着他啪啪啪拍了拍手掌。

  中年人拍手掌的时候,一楼厂房里涌出黑乎乎一片的人影,至少得有五十人以上,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根木棍,我看他们步伐沉稳,显然平时很注重锻炼身体。

  g酷√匠I%网xE唯c一t正版,xL其$他{都是u盗//版2

  “小子,看你表演了。”中年人说着揪开汤贝贝嘴上的遮挡物,刚揪开就听到汤贝贝冲我喊道:“罗阳,你就是个大傻逼。”

  我笑笑回应她:“你不也一样么?”她宁可被人掌掴也不肯吭一声,只是为了不让我犯险,她都能为我这么做,我为她犯点险又算的了什么。

  这个时候,中年男人命令道:“动手。”

  一声令下,我对面黑压压的人影齐刷刷向我涌来,我狂笑一声,然后直接将雨伞撇掉,将身子暴露在雨中。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不喜欢被动,喜欢占据主动权,不论是打斗还是对女人,都一样。

  我狂吼一声,然后直接奔着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冲去,速度越来越快。

  “不要!”汤贝贝看着我犹如飞蛾扑火般冲向人群的动作,大声喊道,声音中还带着哭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大家理解下吧,真心难受不行了,今天就到这,我好好睡一觉明天努力更新,感谢 好了伤疤忘了疼f7ab的解封,帅比鹏宝宝的打赏,和杨付荣的挖掘机,真心感谢各位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