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上面的照片,韩诗雨甚至不舍得吹灭蜡烛,直到蜡烛只剩下很少的时候,她才许了个愿,然后轻轻地将蜡烛吹灭。

  吹灭蜡烛的同时,我们五个轻轻唱起生日歌,听着我们的歌声,韩诗雨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

  虽然失去了很多,但我们仍然幸福地活在这个世界上,这就是最幸运的事情,不是么?

  别管未来有多远,我们先过好现在的每一天,这是我们所有人该去向乐观者学习的东西。

  还没吃呢,这几个女的就商量着要来一场奶油大战,徐莉在旁边说道:“诗雨,罗阳表现的这么好,就把你那个小人给他吃了得了。”

  听到徐莉的话,我白了她一眼,这出的是哪门子馊主意,让我当着韩诗雨的面吃那个韩诗雨的小奶油人,就算是很想吃,我也不好意思吃呀。

  韩诗雨听到徐莉的话,脸红着问我:“罗阳,你要吃么?”在韩诗雨想来,反正也留不长时间,要是我想吃那就吃吧。

  “你就拿去吃吧……”我还没回答,徐莉拿起那个小版韩诗雨,直接糊到我嘴上。

  我一脸可惜地看着这个破碎的小人,然后拿起奶油,点在韩诗雨的鼻头上。

  这么一点,韩诗雨就像一只小猫咪一样可爱。

  我正在高兴间,后方一块大大的奶油直接糊在我脸上,当时我就啥也看不见了,只听到韩诗雅的声音,说小子手不要乱摸。

  我是服了,抹个奶油还能抹出仇恨来,我将眼睛周围的奶油清理后,抓起一团奶油,朝着韩诗雅脸上一抹,直接给她弄成大花脸,我看不到韩诗雅的表情,但我抹完感觉很爽,一股报仇的快感油然而生。

  我还没来得及高兴,韩诗雨拿着一团奶油就奔我而来,她步伐摇曳生姿,我看的呆了,直到一团奶油摸到脸上,我才反应过来。

  等我抄起奶油的时候,韩诗雨咯咯一笑早就跑来了,我拿着奶油去追她,她围着桌子跑,我见一时拿她没办法,直接将手里的奶油甩出去,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徐莉的脸上。

  我尴尬一笑,然后两手一摊,表示我不是故意的。

  结果韩诗雨表姐妹两个还有徐莉,三人一人一个方向,手里端着一团奶油,向我冲过来。

  当时的我,想要反击奈何手里面没有奶油,直接撒腿就跑,但我小看了她们三个,不对,准确说来是小看了这对表姐妹,她们俩可都是有些功夫底子的。

  很快我就被这对表姐妹给夹在中间,我被她们弄的躺倒在地上,徐莉也加入进来,一起往我脸上抹奶油。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只有经历过才会体会到其中的痛苦。

  期间,韩诗雅还一个劲地讽刺我,说道:“臭小子,你还有胆子往老娘脸上抹。”

  这是什么道理,她能往我脸上抹,我不能抹她,除了小姨,还没有别的女人敢对我这么霸道,我岂能惯着她。

  /酷9b匠Y~网as首发o

  等她们手上没有奶油后,韩诗雨替我将鼻孔处奶油擦掉,然后把我拉起来,三人里,还是属她最善良。

  站起身后,我还是有些不满韩诗雅的霸道,说道:“这位大娘,这是我们年轻人玩的游戏,你这么玩不怕闪了腰么?”

  果然,女人是最怕别人说她年纪大的,我曾经去交话费,对一个约摸三十岁左右的女接待员说了声阿姨,结果那个接待员直接把我忽略,直到我喊了几声“姐姐姐”后,她才不情愿地替我办理。

  此刻,韩诗雅听到我叫她老娘,当即火冒三丈,问我:“你叫谁大娘呢?”

  “谁自称老娘,我就叫谁。”除了小姨,霸道的女人我还真就不怕。

  见我还这么说,韩诗雅当即踢出一脚,直奔我的脑袋而来。

  也就是一个眨眼,她的脚就踢在我的面前,离我的脸只差不到两公分,她休闲鞋底的花纹我都看的一清二楚。

  她这一脚亮瞎我的狗眼,她的功夫底子很坚实,看来平时没少下功夫。韩诗雅踢完这一脚,腿并没有急着放下,而是摸了摸鼻头,一副炫耀的模样,但她有炫耀的资本,我的个头比她高出许多,她就这么撑着脚,身体一颤也不颤。

  韩诗雅穿着热裤,白白的大腿暴露在我眼前,我呢,开始是惊讶她的身手,后来眼神就不由自主地看向她的大腿内侧,想要验证有没有什么毛毛露出来。

  我的目光自然也被韩诗雅察觉了,只见她一脸鄙夷地看着我,然后直接一脚踩在我脸背上,她这一脚可没有留情,我捂着脚在原地蹦来蹦去,疼的龇牙咧嘴。

  韩诗雨并没有发觉我看韩诗雅的大腿,直接拦住韩诗雅,说道:“表姐,你干什么?”

  “你呀!”韩诗雅有在韩诗雨额头上点了一下,无奈说道:“真是无可救药了。”

  韩诗雨不满地嘟着嘴:“表姐……”

  “好好好,表姐怕你了。”韩诗雅看着韩诗雨摇摇头,说道。

  韩诗雨的撒娇对韩诗雅还是挺管用的,接下来韩诗雅也没再找我的麻烦,洗脸的时候,我趁着旁边没人,还好好调戏了韩诗雨一番。

  开玩笑,花那么多钱买个蛋糕,不占点便宜怎么行,不过令我意外的是,韩诗雨并不是很反感我的调戏。

  我就在猜测,难道现在她的心里,真的已经不讨厌我了么?

  我发觉自己真是有点贱,别人不讨厌还要想想,难道巴不得别人讨厌么。

  五个女人的饭量很小,我尽全力扒饭,还没吃饱她们就吃完了,然后韩诗雅提议大家到会所的主题包间里唱歌。

  韩诗雨听到后啊了一声,说:“表姐不要了吧,今天已经没少花钱了。”

  “怕什么,你可是姐的好表妹,破费点应该的。”韩诗雅虽然有些霸道,但对韩诗雨这个表妹是真的好。

  韩诗雅这么说完,韩诗雨就没说什么,徐莉几人也没有意见,反正也不是她们拿大头。

  商量好了之后,我们一起上了会所三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感谢多格0的解封,好像有些感冒,我一会儿去码下一章,怕不赶趟。说个事情,交话费的那个事情我真的经历过,哈哈哈,那个尴尬。我想对大家说,遇到真正心爱的女孩儿,可要真的放下脸皮不要脸一把,追求到了的话,很多年后你会觉得当年的不要脸会有多值,哈哈哈,题外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