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的阳光洒在床上,揉了揉微痛的脑门,然后起床。

  看了看手机,还好,小姨并没有走,我还得朝她要点钱,不然恐怕连个蛋糕钱都付不起,还能在唐朝会所消费得起么?

  出了卧室,就听到厨房里响起熟悉的声音,小姨又在做早餐。

  我赶忙进去打下手,帮小姨拿各类调料,已经给她擦汗,小姨就奇怪地看着我,问道:“有什么事情要求小姨呀?”

  “我没钱花了,你给我点钱花。”我是鼓起好大勇气才对小姨说出口。

  “不给,给你的钱你都拿去喝酒了。”小姨直接摇摇头说道,然后继续认真地做饭。

  “冤枉啊!”当时的我,感觉六月都要飞雪了,可怜巴巴说道:“小姨,今天同学过生日,你不给我点钱我都不好意去了。”

  “不好意思,你啥时候不好意思过?”小姨仿佛听到天底下最好的笑话,问我:“同学过生日,男同学还是女同学?”

  “女同学,她们定在唐朝会所,你想呀,唐朝会所消费多高呢,我要是不带钱的话,今天还真就不好意去了。”我故意加重语气说道。

  “女同学的话可以给,等吃完早饭再说。”小姨点了点头,若有所思地说道。这是哪门子逻辑?

  “耶!”我激动地跳过去,对着小姨的脸蛋“啵”地亲了一口,连连说道小姨最好了。

  小姨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然后拿起毛巾擦了擦脸蛋,说道:“蹬鼻子上脸,要帮忙好好帮,不帮就到外面等着。”

  我悻悻地站在旁边,认真地打着下手,不敢再生一点坏主意。

  吃过早饭后,小姨啪地往桌子上摔了一张卡,说道:“拿去用。”

  “额?”我看着桌子上那张漂亮的水晶卡,这也不是银行卡呀,就问道:“小姨,你是不是拿错了?”

  “没有呀。”小姨一脸认真,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小姨,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我以后不敢了好么,但是你不能这样惩罚我呀!”我一脸委屈地看着小姨,说道。

  小姨收拾好东西,回头对我说道:“我去上班了,这张卡别的地方不好使,但在唐朝会所绝对好使,小姨绝对不会骗你的。”说着,她还冲我眨了眨眼睛。

  我看着这张精致的卡,怎么也提不起信心,如果去了不管用可就丢大人了,我可不想在韩诗雨面前丢人,小姨也没有再做解释,匆匆离开了。

  !更zU新最.快{上酷5i匠。网

  算了,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用就罢了,我身上还有些钱,蛋糕还是能买起的,跟小姨要钱,只是为了缓解我的窘况而已。

  我将客厅还有厨房收拾完毕后,就开始找衣服,今天,我总得穿的干净立整一些,毕竟今天也是个正经的日子,我总不能像平时那样邋遢吧,恐怕那样会搞得大家吃不进饭去。

  我对着镜子,换了一套又一套,换了一身礼服,我看了看,卖相不错,可惜就是有些太正式了。

  挑来挑去,最后选了一身休闲装,站在镜子前瞅来瞅去,最后才满意地定下来。

  在家里闲坐一会儿,上午十点钟,我给蛋糕房打电话,问蛋糕做好了没有,蛋糕房说只等派送了,我为他们的服务点个赞,然后告诉他们十二点左右送到唐朝会所,我会在那里等着。

  协商好后,我给徐莉发了个微信,问她们什么时候出发,徐莉说现在在打扮,估计十一点左右就会去唐朝会所。

  我问她们房间订好了没,她说定好了,在二楼,到时候她会悄悄出来告诉我的,然后问我什么时候到,我说大概饭点的时候,徐莉说好,到时候保持联系。

  有徐莉在韩诗雨身边,我几乎每时每刻都能掌握关于韩诗雨的一手消息,说到这里,我得找个时间犒劳犒劳徐莉,不能让她白白为我服务,最低得请她吃碗麻辣烫。

  感觉时间差不多了,我就出去挤公交去了,开玩笑,都啥时候了,还打车,万一打完车蛋糕钱不够呢?

  我都被我自个儿这个扣劲给折服了,也真是没谁了。

  我到唐朝会所的时候,将近十一点半,然后通知蛋糕房将蛋糕送来,拿到蛋糕后,我先带着蛋糕一个劲乱窜,生怕被韩诗雨撞见,无意中我竟然遇到一个从洗手间出来的厨师,我生了个主意,想去和厨师借个帽子,这样一会儿我端着蛋糕进去的时候,戴着帽子韩诗雨不容易认出来。

  当时我就迎面走向那个厨师,我很客气地对他说想买他头上那顶帽子,直接给厨师干懵逼了,警惕地看着我,还以为我要揍他似的。

  我只好客气地给他解释说一会儿想要给朋友个惊喜,问他借帽子,也不算借,我会给他钱。

  厨师摇了摇头,说不行,不管我怎么劝说,他都说不行,我感觉我好话都快说尽了,最后只好红着脸拿出小姨给我的那张水晶卡,希望真如小姨所说的那样管用吧。

  接下来的一幕惊呆了我,只见厨师恭敬地将帽子摘下来递给我,还给我大大鞠了一躬。

  我心里那个美感,当即傻呵呵一笑,心说小姨果真没骗人,这卡还真管用。既然这么管用,我真得好好利用,就问厨师有没有推蛋糕的车车,有的话陪我去找,厨师连忙说有有有,屁颠儿屁颠儿地带我去找。

  找到小车后,我推着蛋糕上了二楼,然后拿出手机,微了徐莉一下,刚好韩诗雨也给我打开消息,问我什么时候到,我说有事情忙走不开,祝她生日快乐,韩诗雨发了个遗憾的表情,就没在说什么。

  这个时候,我刚好看到徐莉从包厢里面出来,她指了指包厢然后低声对我说道:“一会儿我会在微信晃你一下子,你到时候推着蛋糕进去,一定会给诗雨一个大大的惊喜的。”

  说完她还调侃说我这帽子哪里买的,还挺专业的,我说是厨师送的,徐莉瞅瞅我说不吹牛能死呀,我说我又没吹,又扯了几句她就进包厢了,怕出来太久韩诗雨也会跟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感谢孤狼a819’ Bbbbbbb0e8a两位的解封。昨天有个读者告诉我说,我设的加更条件不好,要不是我被累死,要不就是我实现不了,我仔细想想还真是,为了码这一更,我昨晚熬夜到一点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