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火狼看来,他经营火狼帮这么多年,一直不温不火,没有取得显著的成效,也没有太大的起落,原因就在于他的谋略不够。

  上次被我们打的一塌糊涂后,他回来仔细反思了一下自身的不足,他觉得是时候带着火狼帮的众兄弟归顺一个既有谋略胆识,又善待兄弟的人。

  他给我的这个考验也是挺全面的,假如我今天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着大帮的弟兄前来,他会觉得我做事莽撞,不顾兄弟生死,毕竟我们曾经是仇敌,很有可能我就会带着兄弟们走进万劫不复之地,那样,他就是死也不会带着兄弟投奔我们。

  还有如果我进来后被他搞得阵仗吓到后,他也不会带着兄弟跟我,他会觉得我没有胆识。

  我就问他从哪里看出我的谋略的,他说我能出其不意快速拿下他火狼帮所有帮众,这就是谋略的展现。

  胆识,谋略和胸襟,火狼说这是一个枭雄所必备的基本条件。

  我赞赏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说你这个考验也太难过了。

  火狼哈哈一笑,说你不是已经过了么。

  我看着火狼,说道:“你为什么要起火狼这个名字,你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吧?”

  火狼看着我,慢慢陷入沉默,许久他才抬起头,看了我一眼,说道:“可以,但我要你帮我杀一个人,他叫龙天,这也是我投靠你的唯一一个自私的要求。”

  火狼说他原名叫沈全,本来是个打工族,每天挣着工资,那时候他爱上一个女孩儿,想着这辈子就为她奋斗,两人相识到相爱,一切都走在正轨上。

  可是有一天,女孩儿受到别人的凌辱,他为了心爱的女孩儿,可以不去在意这些,但女孩儿一心想要寻死,受不了清白被玷污。

  他最后用女孩儿的父母威胁女孩儿,说女孩儿死了后没人替她照顾父母,女孩儿才放弃轻生的念头,但同时,他们的爱情之路也走到了尽头。

  伤心绝望以及愤怒加身的他,将这些仇恨全部全在凌辱女孩儿的人的身上,那个混账叫龙天,是天龙会主。

  从此,沈全便以龙天为目标在边南奋斗,想着将来将龙天踩在脚下,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但是越奋斗越发现,对方是那么遥不可及,这么多年来他仍然只是望其项背,这就有了我先前见到他的那副模样,失望落魄又不甘心。

  他说着说着就哭了,哭的像个小孩儿,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因为你没有到伤心的时候。

  听完他的故事,我十分感慨,如果换成我我一定会再去追求那个女孩儿,因为听他说他们非常相爱,为了挚爱的人,什么都可以看开。

  同样的,我又同情他的遭遇,起身拍拍他的肩膀说,如果我们有一天将龙天踩在脚下,我会让他来亲手解决。

  这是我对他的承诺,同样也是对龙天这种人渣的憎恨。

  我此生最讨厌恃强凌弱、欺男霸女之辈,就算没有沈全的这件事情,将来我踩倒龙天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之“挫骨扬灰”。

  沈全擦干净眼泪,对我说道:“明天,让你的兄弟过来接手吧,我就当个打下手的。”

  我看着他,冷声道:“在我看来,你也是我的兄弟。”

  谈妥后,我和沈全两人一起吃了午饭,饭桌上,我们又没少喝酒,沈全正值伤心之际,更是喝的酩酊大醉。

  下午,我在伯爵酒吧休息,直到快晚上的时候,我才晃悠悠地拦了辆出租车,要回蓝堡小区。

  进屋后,见小姨没有回来,我就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那种感觉,就像是从来没有睡过觉一般。

  酷'p匠S网}R首p“发

  也不知睡了多久,才感觉有人在推搡我,我睁开眼,看到小姨严肃的面庞。

  “你给我起来。”小姨冷冷看着我,吼道。

  “干什么呀,小姨。”我揉了揉被震的发响的耳朵,撒娇着说道。

  “你伤还没好利索,又跑去乱喝酒,你这幅样子,跟街边上的流氓混混简直没什么两样。”小姨揪着我的耳朵,想要把我拉起来。

  这要是汤贝贝,我早就推开她了,可现在是小姨,我要是把她推倒,我想怕是我下面那玩意儿立马就被咔嚓剪掉了。

  “没有,我是去边南谈事情,和一个朋友谈正事。”我急忙解释着,不想小姨把我当街上的小流氓对待,我可是超级有正事的。

  “鬼才信。”小姨语气轻了不少,但明显还是不相信。

  “小姨,我从小到大什么时候骗过你,你应该相信我。”我眼巴巴地看着小姨,说道。

  “少来了。”小姨非常不满地敲敲我的额头,说:“这句话应该这么说,从小到大你什么时候没骗过小姨?”

  “……”

  我扮出一副可怜的模样,嘟着嘴,没有回答小姨的问题,因为在斗嘴方面我从来没有赢过小姨。

  在别人眼中,男人是强者,女人是弱势群体,但要是把这个理念搬到我和小姨身上,就一点都不合适。

  因为我们两个人中,我才是弱势群体。

  “你少装可怜,我是不会对你心软的。”小姨白了我一眼,说道。

  她嘴上说着不会心软,但说话的语气,已经恢复正常,明显还是心软了。

  “小姨,我真的是去谈正事了。”我认真地说道,绝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再犯,绝不轻饶你。”小姨有拿手指戳了戳我的额头,说道。

  我像小鸡啄米一样连连点头,如果再给我个尾巴,我相信当时我都能摇起来。

  “来,衣服脱了。”小姨帮着我把上衣脱掉,过程当中我打了个酒嗝,把小姨恶心完了,她白了我一眼,然后端着水盆去打水。

  不一会儿,她就拿着毛巾替我擦拭上身,不放过一点一滴,我感觉旮旯处她都替我擦干净了,然后把我扶进卧室,替我盖好被子,这才放松地出了口气。

  小姨要离开的时候,我直接拉着她的手,喃喃道:“小姨,你真好。”

  迷糊的我记不住她说了什么,只记得她精致的脸蛋好像红了,像是红透的苹果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还好赶上了,惊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