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蓝堡小区,已经是七点多了。

  我刚刚打开房门,小姨就迎了上来,拉着我问有没有伤到哪,看着她关切的脸庞,我轻声说道:“小姨,只是一些皮外伤。”

  “就爱逞强,你这点毛病可从来没有改过。”小姨手指在我额头点了一下,说道。

  听着她的话,我感觉再听下去眼泪就忍不住了,赶忙打断道:“小姨,你给我做什么好吃的了?”

  “你喜欢吃的都有。”小姨吸了下鼻子,笑着说道。

  我说我饿了咱们吃饭吧,小姨嗯了一声,然后到厨房端饭,我跟着她走进去,看着厨房里面弄得保温设置,我问小姨这顿饭什么时候做好的,小姨说刚刚做好。

  我帮着小姨把菜端饭客厅,放到桌上,我早就饿了,直接开扒,小姨看我吃得香,就托着香腮看我,并没有动筷子。

  对面坐着个大美女看着你吃饭,你是什么感觉,要是换个人坐在这里也罢,唯独小姨往那里一座,我吃个饭都不自在。

  “罗阳,你有什么话要说么?”小姨自然也看出我的不自在,问道。

  我能直说么,只好委婉地表达:“那个,小姨,你难道不饿么?”

  “不饿。”小姨一脸认真地说道:“小姨看着你吃就好。”

  “……”我尴尬地说道:“小姨,你不吃,我也吃不下。”

  “死出!”小姨白了我一眼,说道:“好好好,小姨陪着你吃。”

  我哈哈一笑,然后继续扒饭。

  饭后,小姨让我脱光了趴在沙发上,我说要干嘛,直接给小姨问了个大红脸,不过她很快就恢复过来,踢了我一脚,说要给我上药。

  我说我咋也没咋地,干嘛要给我上药?我上楼前就把药藏了,她哪里看出来的?

  小姨白了我一眼,说道:“你自己去镜子面前瞅瞅看,人都快虚脱了,你是不是当小姨好骗?”

  我还真就走到镜子面前,整了整短发,说道:“挺白的么,以前我黑的时候,你老讨厌我了,现在白了不是挺好的么?”

  结果小姨直接用行动回答我,走到茶几那拿起剪刀,咔嚓咔嚓比划了两下。

  只记得当时我应该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以最快的速度趴在沙发上,还把上身的衣服脱掉了。

  “对,这才乖么。”小姨轻轻地将剪刀放下,然后到卧室里面拿出小药箱。

  我静静地趴着,不敢去回答。

  “还有裤子,也脱掉。”小姨把药箱打开,说道。

  “小姨,我腿上没有伤。”我自认为表情很严肃,很认真地说道。

  “少来了。”小姨眼睛忽闪两下,笑眯眯说道:“你就说你全身上下,小姨哪里没有见过?快脱……”

  额,小姨你要不要说的这么直接,我起身把裤子脱掉,然后再次趴下。

  “装啊?”小姨瞪了我一眼,说道:“再装那,再装下去人什么时候废的都不知道。”

  我干笑两声,说这就是点皮外伤,过几天就会好的。

  小姨没有回答,专心替我处理身上淤肿的地方。

  “罗阳,小姨不在你身边的这些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小姨很是心疼地问道。

  不用说,她肯定是看到我身上的伤疤了。

  “……”我想开口对她说说这些年的经历,但又害怕在她面前展现出脆弱的一面,硬生生忍住了。

  小姨用毛巾替我擦拭全身,然后拿出药摸在有淤青的地方,她做的很是认真,生怕把我弄疼了。

  要是,有一个这样的媳妇儿该多好呀,我可耻的想到。

  有一个在你受伤和难过的时候,陪你一起舔舐伤口的媳妇,人生还有何求?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睡在沙发上,期间没有感到任何的疼痛,直到我想要起身的时候,才感觉到身上那火辣辣的疼痛。

  我龇牙咧嘴地将衣服穿好,然后下了地,听到厨房有动静,我就走过去,小姨正在做早餐,我悄悄伏在窗口,看着她认真做早饭的样子。

  女人认真起来的时候,是最美的。

  小姨冲我莞尔一笑,说:“起来了。”

  "1酷匠网:首“^发!

  我嗯了一声,点点头。

  小姨我去客厅等着,说饭马上就好,比起汤贝贝做的面包牛奶,我更喜欢吃些平常的杂粮。华夏传承数千年之久,唯有粗谷杂粮最养人,不得不承认,有些时候,糟糠之物吃着才最健康。

  以前我们在乡下的时候,小姨也去过,她见过那里的人是怎么做饭,所以她最清楚我的口味,这几年尽管生活在大城市,我最喜欢的还是农家院里做出来的家常菜。

  可能是我命贱,享受不了高档的生活吧。

  我说我喜欢看你做饭的样子。

  小姨哎哟了一声,问我是不是在调戏她,我说,我哪里敢呀,您老在我这里就是如来佛,而我就是那只怎么跳也没用的孙猴子。

  小姨嘻嘻一笑,说喜欢我这个比喻。

  我心里想说这比喻还不是最贴切的,最贴切的是红太狼和灰太狼,但我怕她打我,就没说出来。

  吃完早饭,小姨就去上班了,具体是干什么我也不清楚,只知道她每天很忙,有的时候要忙到很晚回来。

  我一个人闲着无聊,就翻起手机来,先在贴吧溜达一圈,那些喷子还在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看了两眼就不想看了,就打开微信。

  汤贝贝给我发了一条消息,说昨天她帮忙出主意完全是为了帮韩诗雨,跟我没有半分关系。

  我说我懂你的意思,没必要解释的这么清楚。

  这是周六,估计汤贝贝也是闲待着,就给我回复了个懂你妹。

  我说我没有妹妹,不懂。汤贝贝回我个去死。

  我打了一排句号过去,她没有回复我。

  过了一会儿,徐莉给我发来一段语音,她的声音很清脆悦耳,告诉我明天是韩诗雨的生日,问我去不去,我说我去合适么,徐莉说不去怎么能知道合不合适,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就问她生日在哪里过,她说唐朝会所,我说行啊,挺上档次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感谢xinyou的解封,偏将军的打赏,以及魏9fe4和王光福两位哥哥的挖掘机(我在赶车,8点半才下车,可能今天加不了更,但两天内一定加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