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她发了个拜拜的表情,然后退出微信。

  然后又想给韩诗雨发个微信询问情况,现在贴吧将这件事情炒的这么火,我不知道她一个女孩儿能不能承受,反正我是脸皮死厚,怎么说都无所谓。

  刚刚发了个在么过去,就提示我对方开启了好友验证。

  完了,这是给我拉黑的节奏。

  我还是有些不甘心,继续发着消息,还是提示我对方开启了好友验证。

  我不知道最后是怎么把手机关机的,只知道我一夜辗转难眠,直到眼皮困得不要不要的才睡下。

  l\更》新!@最快;X上v…酷%匠r网

  翌日,我早上没起床,猫在床上补觉。

  十点钟的时候,我打开手机,看了几眼贴吧,对我和韩诗雨的热议还在持续。

  我想用不了多久,恐怕学校就会找我和韩诗雨谈话,这种早恋的现象学校坚决杜绝。

  如果说,我们的事情没有被炒的这么火的话,那学校或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这种局面,真的是一发不可收拾。

  我突然有种感觉,感觉最近心烦的事情老往身上撞,想躲都躲不开。

  正心烦间,小姨给我打来电话,我接通后,对面传来小姨焦急的声音:“罗阳,最近有很多势力都在打探你的背景,我怕他们会对你动手。”

  听到小姨的提醒,我心里一暖,眼泪不自觉地充盈在眼眶,但我忍着不让他流出来,说道:“小姨,我知道了,你做好晚饭,等我回家。”

  “要听小姨的话,千万不要逞强,好么?”小姨还是放心不下,连说话都有些激动。

  “嗯,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后,我起床去上课,李斌还没有来上课,估计现在正在医院里面治疗呢吧。

  正好是下课时间,我直接走回座位,于馨还冲着我笑了笑。

  坐下后,我问地瓜早自习班主任来了没有,地瓜说来了,不过戴着墨镜,来教室待了一小会儿就离开了。

  戴墨镜?

  也对,昨天她的眼睛都哭肿了,不戴墨镜会被大家看出来的。每当一想起她那哭肿的眼睛,我就会心软,拿出手机给她发了个微信,说对不起,昨天的事情是我做错了。

  当然,她没有立即回复我。

  我又给徐莉发了个消息,问她韩诗雨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反常的地方。

  徐莉问我不好好上课玩手机干什么,我说你不一样也在玩么,她给我回了个白眼的表情,说韩诗雨早上就被她们班主任叫去谈话,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一听是班主任找谈话,我就急了,问徐莉说不会开除吧,徐莉说应该不会,韩诗雨在学校的表现良好,成绩也很好,学校不会轻易放弃这样的种子选手,毕竟还得为升学率考虑。

  正想继续聊会,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响起,我抬起头看着门外,只见汤贝贝戴着墨镜站在门口,并没有要进来的打算。

  她的墨镜很厚,我甚至看不到她的瞳孔,只听她冷冷的说道:“罗阳,跟我到办公室一趟。”

  我告诉徐莉我们班主任找我谈话了,先不说了,徐莉回了我个祝你好运。

  我忐忑地往教室外面走去,于馨仿佛了解情况似的对我伸了伸小拳头,给我加油打气,我对她微微一笑,示意她放心。

  出了教室,汤贝贝自顾自地走在前面,根本不回头看我,我自嘲地笑笑,然后跟着她去了办公室。

  到了办公室后,汤贝贝直接坐在办公椅上,并没有摘掉墨镜的打算,而是直接对我说道:“罗阳,你可以卷着铺盖卷滚蛋了。”

  “啥?”我不满地看着她,问道:“为什么?”

  “早恋,猥亵老师,打老师。”汤贝贝二话没说,给我扣了一顶又一顶大帽子。

  “早恋?”我十分好奇地问道:“我哪里早恋了?”别的我就不说了,那些帽子她老早就给我扣上了。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装蒜,韩诗雨已经被学校记过处分了,你还在和我闲扯,看来我真的没看错,你根本就不是个爷们,敢做不敢当。”从汤贝贝的半张脸上,我都能想到她此刻对我的鄙视和不屑。

  “韩诗雨怎么说?”我着急的询问道。

  “她当然和你一样,死不承认了呗。”汤贝贝面无表情地说道。

  “不承认就对了,因为这事情根本就不存在。”我满脸嘲讽地说道:“如果学校这么不分青红皂白,还没问清情况就给韩诗雨同学记过处分,那么这种学校不待也罢。”说着,我就要转身离开。

  “你要干什么?”汤贝贝直接冲我吼道:“你给我站住!”

  “我要去找校长,看看他是怎么处理学校事物的,还是说他根本就是个酒囊饭袋。”情急之下,我有些口不择言,然后直接离开汤贝贝的办公室。

  还没走远,就听汤贝贝在我身后喊道:“就你这种态度,去了只会加重对韩诗雨同学的处罚,剩下的什么也解决不了。”

  听到她的话,我说道:“我还真就不相信,本来子虚乌有的事情,还能被硬生生加上去不成?我要去找他们理论,凡事都要讲道理。”

  “讲道理?”汤贝贝呵呵一笑,说道:“你认为你去了他们就会和你讲道理吗?这个世界上,占优势的从来不会对弱势的去讲道理,你现在冲动地去找他们理论,只会加重对你和韩诗雨的惩罚。你快回来,老师会想办法的。”

  听到汤贝贝的话,我原本迈着的脚步停下来,刚刚我情绪太激动,根本没有去考虑后果。

  我缓缓走回来,看着汤贝贝,客急忙问道:“汤老师,那我该怎么办?”

  “你先别急。”汤贝贝对我说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件事情,在我看来,是舆论把这件本来很小的事情给放大了,你应该也知道吧,现在贴吧天天在讨论你们俩的事情,学校不得不做出回应,否则就会有家长质疑学校的教学态度。仔细想想,这件事情还真的挺棘手的,要想挽回,还得从贴吧下手。”

  我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问道:“你的意思,是要我在贴吧解释这件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我给大家解释一下,并不是我不想快点更新,我电脑是个手残,只能用手机来更新,写三更得5~6个小时,可能你们看一会儿就没了,希望大家理解下,从昨天开始,我就是三更一天,以后都会是,当然如果时间真的允许,我肯定给大家加更,真心感谢大家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