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打开那一瞬间,我看到汤贝贝哭红的眼睛以及苍白的脸庞呆住了,让我意外的是,她看到我在门外,竟然没有急着关门,而是直接转身朝卧室走去。

  我将门关好,跟着她进了卧室,她不理我,直接趴在床上,头埋在被子里。

  我尽力保持着语气平静,说道:“老师,你不给大家上课,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吧。咱们俩之间的事情可以私下谈,没必要整得满城皆知吧?”

  “谁要整得满城皆知了?”汤贝贝捂着脑袋,嘶吼道,声音还带着哭腔。

  她这么一整,给我整得有些不自信了,我真想去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到底差在哪里,别人给她搂了她还能笑嘻嘻的,到我这,我啥都没干呢,她就哭的死去活来的。

  这未免有些太气人了吧。我真想把她揪起来,好好问个清楚。

  “那你怎么不去上课?”我的语气有些严肃,就好像审问犯人似的。

  “我告诉你罗阳,我再怎么着还用不到你这个小屁孩来教我怎么做。”汤贝贝终于把她那个脑袋从被子里拿出来,吼道。

  “我哪里小了?”我非常不满地问她,很讨厌别人说我小屁孩。

  “你哪里都小。”汤贝贝情绪激动地说道。

  汤贝贝这句话真的给我说急了,我真想就这么将腰带解开,把裤子脱了,让她好好看看,到底小不小。

  想了想,觉得还是算了吧,就对她说:“小不小的,你过来摸摸才知道。”

  “拜托你能不能要点脸?”汤贝贝十分反感地看着我,然后又拿被子将头闷起来。

  我最不愿看见她这一出,直接一屁股坐在床上,然后想揪开她闷头的被子。

  没想到根本不用我去揪,她自己就出来了,直接向我扑来,要把我推离她的床,嘴里骂道:“你给我滚下去。”

  她哪里有我力气大,她要我下去,我偏不下去,和她杠上了,汤贝贝急了,直接一口朝我肩膀上咬来。

  “你是属狗的吧?”我痛的直吸凉气,然后一把推开她。

  不说还好,一说她更来劲了,咬不到就伸出双手一通乱挠,我的脸一不小心被她挠了一道血痕。

  我将她的双手控制住,她就张嘴冲我咬来,我一看这个娘们今天是彻底疯了,直接把鞋脱掉,把她扑倒在床上。

  被我扑倒后,她的双腿不停乱蹬,但还是摆脱不了我的束缚,她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很熟悉,也很香,闻着并不会难受。

  我贪婪地享受着她身上的香味,然后情不自禁地对着她的小嘴,吻了下去。

  “啵~”清脆的声音响起,情急之下汤贝贝将她的脸侧过来,我直接吻在她的脸上。

  这么一整我就有些欲火焚身,想要寻求发泄,一只手控制住她两只手,然后空出一只手将她的头掰过来,吻了上去。

  “唔~”汤贝贝想要躲开,但哪里能够躲开,只能紧紧地闭着嘴。

  她穿着薄睡衣,是那种清凉款的,我见她死活不让我的舌头伸进去,就狠狠享受她的薄唇,汤贝贝如遭似的一颤,不知是不是应激反应,直接一口咬在我的嘴上。

  %酷匠4☆网`正|版{首发uz

  她这一口直接给我的嘴唇咬破了,我当时心里涌起一股无名怒火,伸出巴掌,狠狠地瞪着她。

  “打啊,你要是不打你都不算个爷们。”汤贝贝俏脸一扬,啐道。

  我怒气冲冲地将手朝她脸上甩去,汤贝贝认命般地闭上双眼,就在我手划过她的发梢的时候,停下来了,静静地看着她,试图平静我自己的情绪。

  “我真没说错,你骨子里就不是个爷们!”汤贝贝嘲讽地看着我,说道。

  我说是不是的,那得试过才知道。

  我说话的时候,她正好轻哼出声,我就问她,是不是很想爽,想爽的话我可以帮忙,就当是做义务劳动了。

  结果汤贝贝直接冲我吐了口吐沫,不偏不倚,正巧吐在我脸上,当时我整个人都愣住了,她竟然吐我一脸口水。

  不过还好,不是那种浓痰,像她这样的女人也吐不出浓痰,充其量是点口水和津液罢了。

  但就是这样,也让脸火辣辣地红起来,对一个人讨厌成什么样子,才会对他吐口水,我当即低头,拉起她的被子,狠狠蹭了蹭脸,试图蹭掉脸上的口水。

  “你给我滚下去!”汤贝贝激烈地反抗,想要挣扎出来。

  我死死把住她的双手,不让她逃脱,闹腾了有一阵,她也累了,消停地躺在哪里,两行清泪从脸上划过,撕心裂肺地冲我吼道:“罗阳,有本事你就一辈子控制我,只要你松开,我就上报学校,开除你这种人渣,社会的败类。”

  “人渣,败类?”我气急反笑,说道:“我再人渣,再败类,也比你这个被潜过的强。”

  “你胡说,你这是诽谤,我要去法院告你!”

  我说随便你怎么去告,这么一直抓着她的手我也有些累,索性就放开她,我正想伸展一下身体,汤贝贝直接坐起来,一把把我退下床。

  猝不及防我被她推得重重摔在地上,等我站起来,汤贝贝手里竟然多了一把水果刀,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拿出来的,一脸警惕地看着我。

  我苦笑着摇摇头,说道:“姓汤的,你就等着你的艳照传遍整个网络吧。”

  “那你就等着法院传票吧。”汤贝贝冷冷的说道。

  当时我气坏了,甚至都想拿出手机,当着她的面将艳照上传,但看着她那张臭脸,说了声臭婊子,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

  等我将她房门关上后,还听见里面摔东西的声音,不过我没有理会,径直离开。

  想起她挽着别的男人那股骚样,我就气不打一处来,巴不得立马将她丑恶的嘴脸公之于众,让她永远低着头做人,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