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闭眼间感觉有人在推搡我,我并没有睡着,只是在想事情,所以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

  睁开眼,就看到一张十分不愿看见的脸庞,然后不耐烦地闭上眼。

  “罗阳,你这是什么意思,老师在你眼里就这么烦人吗?”汤贝贝不乐意地说道,本来听地瓜说我病了之后,她好不容易说通宿管来看我,没想到我非但不感激还一脸不情愿。

  即便她这么说,还是伸出手摸摸我的额头,想要看看我有没有发烧。

  一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就来气,伸出手抓着她的胳膊,然后用力甩向一边。

  “你是不是吃枪药了?”汤贝贝揉着手腕,刚刚我用了很大的力气,她的手腕都红了。

  我转了个身,不想去看她装可怜这出。

  汤贝贝冲着我吼道:“罗阳,老师可是听说你病了,好心好意来看看你病的严不严重,你一点情不领也就罢了,这么凶我干嘛?”

  “这是谁对谁凶?”我倏地坐起身,反问道。

  不坐起来还好,一坐起来汤贝贝走过来拉着我的胳膊,说道:“你这不是挺精神的么,走,给我滚去上课。”

  “不去!”我不耐烦地推开她。

  “听着,你今天要是不去上课,我就上报学校,说你猥亵老师,还动手打老师,我要让学校开除你。”汤贝贝是真的生气了,情绪激动地说道。

  “你要是敢这么做,我就把你的艳照上传贴吧,甚至是整个网络,我要让你这辈子抬不起头来做人。”我特别反感这种威胁,说道。

  “我的艳照?”汤贝贝一副看白痴的表情,说道:“你不是逗我吧,你想发,那你得有才行。”

  “你咋就这么肯定我没有呢?”我不屑地笑笑,然后将手机开机,翻出存储的照片,放到她面前。

  当我将照片放到她眼前的那一刻时,汤贝贝明显慌了,脸瞬间通红,指着我不可思议地说道:“你,你竟然动我的电脑?”

  “动不动的又能怎样?”我没否认,继续说道:“再说了,你拍这些不就是给人看的么,我可以代劳,将它们免费发到网络上。”

  我说话的时候,汤贝贝一把抢走我的手机,开始删除上面的照片,我感到很可笑,说道:“汤老师,不用费劲了,我可是有备份的。”

  、更新+最快n%上2*酷匠i:网Oq

  “罗阳,老师恳求你,不要发到网络上好不好?”汤贝贝满脸乞求之色,恳求道。

  看着她求我的样子,我感觉心里的气总算出了一些,就说:“要想照片传不出去,也可以,不过,你以后得乖乖听我话,我说什么你就得做什么,一旦你不听话了,我立马就把照片放到网上。”

  汤贝贝听我这么说完,脸上显出迟疑之色,似乎是在考虑,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只要不是那方面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

  她还挺精明,知道加个条件,其实我想问问她,除了那方面,我还有什么地方能用到她?

  当然,我可没这么说,我说:“汤老师,你的想法是不是有些天真?”

  “罗阳,老师真的没有那方面的经历,求你了!”汤贝贝带着哭腔说道。

  “少他娘在这里装清纯。”我不耐烦地说道:“昨天晚上我都看见了,风骚地勾搭小白脸呢,你还真是不要脸呢。”

  “昨天晚上?”汤贝贝先是一愣,后来才想明白,脸色都变了:“你跟踪我?”

  “我才没那闲心呢。”

  “罗阳,你真的误会了,昨天晚上老师的……”

  “别说了,我不想听!”汤贝贝试图解释,却被我给打断了。

  我看看她今天的打扮,穿着短碎花裙,正好方便办正事,就对她说:“把门插上,别想着逃跑,只要你一离开这间屋子,我就将你的照片发布到网上。”

  汤贝贝缓缓走过去,将门插好,然后掉回头来,再次乞求道:“罗阳,放过老师好么?”

  “不好。”这不是白痴问的问题么,哪个男人会说好。

  “过来用嘴帮我爽。”我用命令的口气说道,然后躺在床上等着。

  过了一分钟,汤贝贝还站在那里,并没有要过来的打算,我就纳闷了,她跟别人咋就那么来劲呢,一到我这里就和换了个人似的,当即气愤地吼道:“滚过来!”说着我拿出手机,打开数据连接,大有她不过来我就上传照片的意思。

  “别。”汤贝贝见我来真格的,赶紧走过来,把我手机拿走放在一边,然后掀开我的被子,露出我只穿着内裤的下身。

  被子被掀开的一瞬间,她的眼泪哗哗地留下来,滴在我的身上,然后闭着眼要脱我的内裤。

  她手抓着我内裤的那一刻,我一把按住她的手,骂道:“滚吧,老子可不想被你的眼泪淹死,等你做好准备再说吧。”

  听到我的话,汤贝贝如获大释,然后捂着嘴打开门头也不回地跑了。

  真的弄成这样,心里舒服吗?我试着问自己,却找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中午地瓜给我从食堂带的饭,我吃了几口,然后就没心思吃了。

  汤贝贝带我们班的英语课,下午正好有一节,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很想去看看她,看着她哭着离开,我竟然有些心疼。

  下午,英语课。

  汤贝贝果然没来上课,整个课堂静悄悄的,越静,我的心里就越乱,自从李斌被我打了以后,我在班里的威信瞬间上去了,没有不开眼的敢来招惹我。

  整整一节课,汤贝贝都没有出现,我就给她发了微信,说她要是不想看见我可以明说,不至于耽误整个班级的学习时间吧?

  她没回我,下节课是语文课,正好我也不想听,就偷偷溜走了,趁着大部分老师都在上课,我悄悄溜到教师公寓,走到汤贝贝宿舍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我不确定她到底在没在,就伏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什么都听不到,我又用力敲了敲。

  “谁呀?”里面传来汤贝贝的说话声,还有她走动的脚步声。

  我当然不敢回答,我怕说是我后她连门都不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今晚还有一更,算是之前的补更。我见很多读者说更新慢,我会慢慢努力的,今后只会一天比一天多(除特殊情况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