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贝贝这么一摔把我给摔清醒了,我看着她难受的样子,紧张地问道:“汤老师,你没事吧?”

  “滚!”汤贝贝一把将我推开,然后还想挣扎着站起来,我哪里管她推不推我,直接一个漂亮的公主抱将她抱起,向公寓外面走去。

  被我抱起来后,汤贝贝先是一通挣扎,最后挣脱不开只好乖乖地靠在我怀里,我拉风地走出男生公寓,抱着她往教师公寓走去。

  汤贝贝很轻,看她的身材,我总以为她挺重的,但现在感觉她也就一百斤多一点,很多人就说了,女生超过一百斤就算是胖的,汤贝贝明显不是,她个子挺高,踩着高跟鞋得有一米七五。

  将她抱到宿舍门口,我示意她开门,并没有将她放下。

  汤贝贝小心地扫视四周,低声对我说道:“你先将老师放下来。”

  “不放。”

  “让别人看到不好,会被说闲话的。”

  “爱咋说咋说,我就不放。”我心想你还害怕被说闲话,你的闲话还少吗?

  “……”

  汤贝贝知道我向来脸皮厚,赶紧拿出钥匙打开门,怕再在外面多待上一刻就会被人发现。

  进屋后,我直接将汤贝贝放在沙发上,然后把她左脚的高跟鞋脱掉,脱掉后我傻眼了,很漂亮的一对小脚丫,上面套着肉色的短丝袜。

  我经常观察她,看她的高跟鞋就知道她的脚应该很漂亮,但却不知道有这么漂亮。一时心血来潮我就这么把玩起来,都忘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

  “你干嘛?”汤贝贝见我端着她的脚左瞅瞅右瞅瞅,耳根闪过一丝红晕。

  我情不自禁地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脚丫!”真的,我没说假话,我小姨的脚丫也很漂亮,但汤贝贝的脚丫和我小姨的想比不分上下。

  “你还要不要脸?”听到我如此赤裸的话,汤贝贝的脸涨得通红。

  “……”还好,她脚扭得不是很厉害,但是她的牛仔裤是紧身瘦腿的,推拿很不得劲,我就说道:“汤老师,麻烦你把裤子脱了?”

  汤贝贝没有回答,而是一脸鄙夷地看着我。

  “老师,你这是啥表情嘛?”我解释道:“你把裤子脱掉,我好给你推拿,这样你会好的快点。”

  ‘}更x新34最$Y快上u,酷j匠%?网_¤

  “推拿这么有正义的一件事情,我才不相信你这么猥琐的一个人会做。”汤贝贝说的“义正言辞”,脸上仿佛写满了不相信这三个大字。

  “老师,那你就是鱼眼看人了。”我得意一笑,说道:“今天就给你见识见识,我真正的拿手绝活。快,到卧室换个短裤,我给你好好推上一推。”

  “……”汤贝贝听着我这句像是要给她推油的话,看着我的目光简直就是鄙视了。

  “我真的没闹!”我拿出自认为最严肃的表情,问道:“老师,你这里有云南白药吗?”

  汤贝贝摇摇头,总算是回应我了,我说我去买你去换衣服,然后拿着她的钥匙离开。

  三中这一块挺偏僻的,附近连个药房都没有,我连跑了三条街,才买到云南白药。我买了两款,一款是喷的,一款是贴的,两款搭配着使效果会好点,我都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对汤贝贝的事情这么伤心,买药又花了几十块钱。

  回到三中教师公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我拿出钥匙打开门,然后张大嘴巴看着眼前的一幕,汤贝贝穿着一套棉睡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好像要防狼似的。

  “汤老师,你穿这么多没感觉到热吗?”我是认真的,毕竟H市现在大街上还随处可见穿短裙热裤的少女,还没到变天气的时候呢。

  “不热。”从我进屋的一刻起,汤贝贝就一直红着脸,就像个娇羞的小娘子。

  在我认为,这个天底下谁都会害羞,唯独她汤贝贝不会呀,她应该是那种不知羞耻的人才对,我生起了捉弄她的念头,调侃道:“老师,多么正常的一件事情,你害的什么臊呀?”

  我这么一说,汤贝贝立马脸色就变了,瞪着我,说道:“你能不能做,不能的话赶紧滚。”

  “能能能……”我一脸谄媚之色,就算是摸摸脚丫我就已经心满意足,至于能不能看到腿都无所谓了。

  我将汤贝贝的裤腿撩起,拿出云南白药喷雾在上面喷了几下,然后轻轻地揉捏脚踝,绵绵的,摸上去就像摸在光滑的绸缎之上。

  我突然想起有人对我说过,说想看一个女人对你有没有意思就捏捏她的脚,看看她什么反应,要是她不拒绝的话就说明对你有好感。

  看着这只漂亮的玉足,我情不自禁地将手从脚踝处挪到脚心,轻轻地捏了一下,然后抬头去看汤贝贝的表情,想看看她是接受还是抗拒。

  “啊!”我抬头的瞬间,手中的脚突然划出手心,不知她这是自然反应还是故意的,脚直接踢在我的脸上,然后就听汤贝贝尖叫道:“流氓,你要干什么?”

  这一脚直接把我的眼泪给蹬出来,我刚想骂娘,两道鼻血留到嘴角,我匆忙跑到卫生间,用凉水清洗鼻子,还好用力不大,不然我这鼻梁可就废了。

  我清洗的时候,汤贝贝进了卫生间,满脸愧疚地对我说道:“罗阳,老师不是有意的,是老师的脚太敏感……”

  “敏感?”我仿佛听到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一样,忘记了鼻子上的痛楚,故作可怜说道:“你就是报复,我真是好心没得到好报。”

  “你少给我来这套,你要是不捏我脚能有这事吗?”汤贝贝根本不吃我这一套,刚刚一点愧疚之色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

  这一回我安分了许多,不敢再去捏她的脚掌,仔细替她将脚踝推拿完毕,然后拿出一张云南白药膏药贴,用力拍在她的脚踝。

  “你轻点……”汤贝贝吃痛地轻呼着,然后将裤脚放下来,生怕我多看到她一块肉似的。

  我心想,要看的话我早就看完了,每天穿的那么开放,跟我面前演清纯玉女呢。

  终于捞回一成,我的心情大好,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嘴里还时不时哼着小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