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个和出生早晚没什么关系。”我不认同火狼说的,虽然他说的是实情,确实在如今水涨船高的H市里,要想搏的那一丝利益实在太难。

  火狼看了我一眼,摇头笑笑,然后提出告辞。

  疯子拦住火狼的去路,询问我的意思,我起身拿出一张纸,上面写下我的电话,然后递给火狼,示意疯子让他离开。

  “阳哥,我们好不容易才抓住他的,不能让他就这么轻易地走了。”疯子还是坚持不让火狼离开。

  我冲着疯子摇摇头,对火狼说道:“你可以回去想一想,最好仔细想一想,如果愿意和我蹚这趟浑水的话,上面有我的电话,如果不愿意,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你是在向我抛出橄榄枝?”火狼举起手中的字条,问道。

  我不可置否地笑笑,说道:“你可以这么认为。”

  在我凌厉的目光下,疯子最终让开路,火狼离开的时候,还回头看了我一眼。

  “阳哥,为什么要放了他,咱们今天晚上做的一切不白费了吗?”火狼离开后,疯子还是有些不解,问道。

  我看着疯子,解释道:“疯子,你说我们现在最缺什么?”

  “人手……”

  “那不就得了,坦白说,如果今天我们见到的火狼不是这个火狼,我会一刀结果掉他的性命,我之所以留下他,一是有惜才之心,二是我在他眼里看到了不甘,就在他闭眼等死的那一刻,我改变主意了,我们现在缺的,就是像火狼这样可以独当一面的人才,若是他能够加入我们,那是最好,若是他不肯,那下一次见面就是结果他的时候,为了这么一个人才,值得我们赌上一赌。”

  每一个成功的势力背后,都有不少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才,这么说吧,就是千兵易得一将难求。

  我们今晚行动能够如此顺利,完全是因为有疯子和胖子在,而对方只有火狼一个高手,所以被我们很轻易的击溃。

  我正琢磨明天该做什么的时候,小姨电话就来了。

  接通后,电话那边传来小姨焦急的声音,她问我有没有受伤,我心中一暖,告诉她我没事,今天晚上就不回去了。

  小姨霸道地警告我,说她可以不干预我想做的事情,但学必须地上,听到我再三保证后小姨才把电话挂了。

  现在就是她不让我上学,我也得好好争取一下,好不容易才求得韩大校花每周约会一次,不去岂不是很可惜?

  一夜无事,次日,边南进入严打状态,又等了一日,还是严打。

  最后,迫不得已我带着疯子他们离开边南,这么大一帮子人开销太大,我们现在没有来钱的路子,根本耗不起,第一次进入边南,就这样草草收尾了。

  酷匠+网s唯一C正版,Mm其/他都是!盗!版^0

  我在等一个电话,但不确定他会不会打给我,一旦他打给我,我们插足边南的事情就敲定了。

  这两天汤贝贝倒是给我打了电话,反正她给我打电话除了搬东西还是搬东西,我就没接。见我不加电话,她就添加我的微信,那个时候我在通讯录里查过她,一直犹豫要不要添加她好友,没想到现在竟然是她主动加我,我当然是勉为其难地同意了。

  刚刚同意没一会儿,汤贝贝就给我发来消息,问我在哪里怎么不去上课,我告诉她在忙事情没空上学。

  汤贝贝又问我为啥不请假呢,我说怕她不给我假,她就问我在我眼里她像是那种人吗,我说我看像,汤贝贝就给我发过来一排句号,然后又给我发了个怒火的表情,我给她回了个委屈的表情,然后告诉她我明天就回学校上课,她给我回了个祈福平安的表情,我问她这是什么意思,她对我说是为我的明天祈福。

  ……

  看到她的回应我蔫了,本来我还打算晚自习去给她个惊喜的,今天周二,正好是她的晚自习,看她的态度,我去了她会给我个惊吓的。

  我想,我可以让她先得意一阵,我在想汤贝贝知道我手里有她的艳照后,她的表情会有多精彩,想想我都感觉痛快,一股报复的快感油然而生。

  等哪天我实在受不了的时候,我就把艳照给她微信发过去,给她一个大大的“惊吓”。

  后来我看了看汤贝贝的微信朋友圈和相册,里面多是唯美的自拍,女人天生都是爱美的,吃个饭睡个觉都得自拍几张,要不然心里难受。

  其中有一张汤贝贝嘟着小嘴的照片,我看着看着竟然忍不住,情不自禁地一口吻在手机屏幕上,正好被一个小姑娘给看见了,后来小姑娘的表情,别提有多尴尬了。

  回到三中已经是下午六点了,我上食堂吃了个饭然后悄悄跑回宿舍,进屋后我跳在床上就开始呼呼大睡,这两天可算把我累坏了,整天躲在那个破旧的厂房,睡觉都睡不好。

  经过鼎亿会所和边南发生的事情后,很多双眼睛已经盯在我身上了,不过他们大多是保持着观望的态度,暂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他们想看看我到底能在H市掀起多大的浪花。

  ……

  晚自习下了后,汤贝贝竟然跟着来查宿舍,可怜的我根本没机会逃跑就被抓住了,我衣服都没脱,汤贝贝进揪着我的耳朵就要往宿舍外拉。我被她突然弄醒,心情正烦着她就来我耳朵,当即火气就上来了,一把推向她。

  汤贝贝穿着高跟鞋,被我这么一推,她尖叫一声直接坐在地上,但她穿着牛仔裤,当然没有任何风光可看。

  然后我就看见她那杀人的眼神,刚刚匆匆一推,我都不知道到底推在哪里,反正感觉凸凸软软的。

  宿舍特别安静,静得仿佛掉根针都能听到声一般,地瓜他们都被我的行为惊呆了,说重了这可是打老师,就看汤贝贝追不追究,毕竟我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啊!”汤贝贝挣扎着站起身,还没站稳又一屁股坐在地上,她坐地声音很响,我听着都有些疼,然后就见她额头上有细汗冒出,双手抱着左脚,显然刚刚被我一推扭到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