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我早早吃了饭,然后出了门。

  上次和疯子一起吃饭的时候,疯子告诉我他和胖子现在在一家叫“西域风情”的酒吧看场子。

  我发扬了一把屌丝的风格,整整挤了半个小时公交车,才到达目的地。

  西域风情不在酒吧街,比起那边的喧哗,这边倒是安静不少,着实是个令人放松娱乐的好地方。

  进到大堂,内里的装饰同样显得别具一格,不同于一般的酒吧。

  “阳哥,你来了。”疯子正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猫着。

  我点点头,然后道:“疯子,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咱们聊聊。”

  疯子给我一个了解的眼神,然后安排其他人看着,带着我去了他和胖子的休息室。

  我们进去的时候,胖子正靠在沙发上睡觉,疯子刚要去叫醒他,我一把拉住他,摇摇头,示意不要打扰胖子,让他继续睡吧。

  坐下后,我没有犹豫,直接说出我想在边南立棍的想法。

  疯子听到我的话后,然后神色变了变,道:“阳哥,怎么这么急?”

  我将昨天发生在鼎亿会所的事情告诉疯子,询问他的意见。

  “如果那个李华诚心报复的话,那你的身份必然会暴露,到时候一定会在H市掀起一翻狂潮。”疯子仔细想了想,然后肯定地说道:“所以,现在最为正确的做法就是在H市立棍,有了自己的地盘,说话的底气才足。”

  “如果要立棍的话,边南确实是最容易插足的地方。”疯子补充道。

  我点点头,然后道:“我离开太久,对边南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你给我讲讲边南的势力分布,我们再确定对谁下手。”

  “边南势力纷杂,大小帮会繁多,但是拥有自己堂口的只有三家,分别是青木帮、天龙会和飞燕门,这三家帮会实力极强,我们现在人手不够,还不能和他们抗衡,只能从其他小帮会入手。”疯子详细地给我介绍。

  我沉思片刻,道:“如果我们直接从这三家下手,把握有多大?”

  “不足三成!”

  “如果联合其他帮会呢?”

  “五到六成。”

  “我是这么想的,如果我们在边南立棍后,没有自己的堂口,只是替别人看着场子,那将很受被动,到时候很快就会被排挤出去,不如搏一搏,将这三个帮会中任意一家挤出边南。”

  这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做的决定,这需要有冒险的勇气,还要承担冒险的后果,一个不慎我可能会带着这帮兄弟走进万劫不复的境地。

  疯子想了想,道:“阳哥,我想你心理学已经有想法了吧,要兄弟们怎么做,你说,疯子一定支持你到最后。”

  我让疯子将边南这三个拥有堂口的帮会的资料拿出来,资料很详细。

  这三家帮会实力伯仲之间,但给我感觉最危险的应该是天龙会,因为它是边南成立最早的一个大型帮会,底蕴想比其他两家帮会还要深厚。

  一番比较后,我做出了决定:“就从这个飞燕门下手,它的底蕴最为薄弱。”

  s^酷:1匠G网首S;发

  “这个恐怕不行。”疯子难为地看着我,道:“飞燕门的门主,你知道是谁吗?”

  “谁?”

  “燕燕。”

  “什么?”我大吃一惊,这是我回来后第一次听到燕燕的消息,难免有些激动,道:“徐燕她,没有离开H市?”

  “没有。”疯子面带苦色地摇了摇头。

  “我可以找她谈谈,让她帮助我们在边南立棍。”我道出我的想法,徐燕和我们几个都是发小,加上她性格豪爽,我们都是当哥们儿来处的。

  “恐怕她不会买你账的。”疯子若有所思地道。

  我拍拍疯子的肩膀,道:“不管她买不买我的账,我也得去找她一趟,只要她不落井下石,我们拿下青木帮还是有把握的。”

  “但愿吧!”

  “疯子。”我正色道:“我不相信燕燕真的能够抛开我们昔日的情分,真的不相信。”

  “老三老四不也……”

  疯子没说完,我就打断道:“他们不一样,他们从始至终都是为了利益和我们在一起的,而燕燕不一样,她和我们是有真感情在内的。”

  “……”

  顿了顿,我又道:“我一会儿去找她,你要不要去?”

  “我就算了,我想我们这帮人里她最不想见的人就是我了,我还是留下来准备人手吧。”

  我拍拍疯子,然后离开西域风情,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边南。

  ……

  边南,是H市秩序最为混乱的地方,这里三天两头都会引起骚动,警察来往更是频繁,这样的现状已经持续很久了,一直没有被打破。

  坦白说,边南这片地方,H市诸多势力都想插一手,但由于这些年来边南地区一直处于饱和状态,一旦有某个大势力想要插手边南,势必会引起边南势力的联合反扑。

  飞燕门,最近两年边南新崛起势力,在边南这片地方已经有了足够的话语权。

  如果说飞燕门的门主是徐燕的话,我一点不会意外,别人也许没有这个实力,但徐燕有。

  到了飞燕门所在的堂口,我告诉守卫的兄弟说想见你们的老大,可能见我谈吐不凡吧,守卫弟兄并没有赶我走,而是进去通报去了。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黑色皮衣的女人缓缓走出来,当她看到我的那一刻时,脸上写满了吃惊,然后又归于平静,语气冷冷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燕燕。”我语气哽咽道:“你憔悴了不少?”

  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身体明显抖了一下,但她还是忍住了,道:“你来这里,并不是和我说这些的吧?”

  我尴尬笑笑,道:“还是你了解我,可以行个方便吗,我想和你聊聊。”

  “嗯。”徐燕点点头,然后带着我去了客厅。

  到了客厅后,徐燕让其他人全部离开,只剩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她才开口,语气稍有缓和:“罗阳哥,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有一段时间了,但却不知道你还在H市。”对于徐燕,我没有什么了隐瞒的,如实说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