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市一处不起眼的夜市,我带着地瓜来到一家烧烤店,名叫“三棵树”。

  这就是我和疯子他们说的老地方,这里留下了我们许多回忆,那时候疯子不叫疯子,胖子也不叫胖子,老三、老四还有燕燕,我们都还在。

  没一会儿,疯子和胖子就到了,我路上给疯子发了短信,告诉他带胖子来就行,给其他小弟把烟派完全部打发走,他明白我这么做的意思。

  “阳哥,刚开始我和胖子还以为你骗我们呢,没想到你真回来了。”疯子人没进来,声音倒是先传进来了。

  疯子和胖子刚进门,店里的老板娘就认出来了,道:“哎哟,是你们几个,今儿个怎么这么清闲?”

  “潘姨。”疯子笑嘻嘻地打着招呼,道:“是阳哥回来了,我们来这里聚聚。”

  “什么?小罗阳回来了,在哪里?”

  听到老板娘雷人的话,我尴尬地摸摸鼻头,道:“潘姨,我进来有一阵了,你都没认出我来。”

  潘姨走到我身边,仔细瞅着我,缓缓道:“哎哟喂,真是没看出来,几年没见小阳你白了不少,还挺有气质的。”

  听到潘姨的话,我比较得意地道:“那是,还是潘姨您有眼光。”

  “你那会儿黑的就和炭块似的,现在是比以前好看多了。”

  听到潘姨的后半句话,我汗颜。

  潘姨见我尴尬的模样,笑笑说:“逗你的,你那会儿虽然黑了点,但还是能看的下去的。”

  得,这句话还不如不说呢,什么叫还能看的下去,我有那么不堪吗?

  疯子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对潘姨道:“潘姨,上点烤串,再拿一件雪花。”

  “好嘞!”潘姨到后面去帮忙了,只剩下我们几人。

  今天干仗的时候地瓜就在一旁,他是亲眼见识了胖子和疯子的彪悍,坐在桌子上不敢说话,搞得疯子连连拍他,让他放开点,我也告诉他不要拘束,地瓜这才勉强放开,和我们几个聊在一起。

  撸串,喝啤酒,划拳,这是一种洒脱的活法,有人说它是放纵,我却认为这是快意人生。

  我也记不清喝了多少,只记得吐了一次又一次,地瓜是半道离开的,他爸妈催促他回家,我和疯子还有胖子,我们和地瓜比起来就像孤魂野鬼,没有人担心,也没有人记挂。

  Nq最新d章h节W上b酷匠O网=l

  直到潘姨提醒我们她要关门的时候,我才意识到真的很晚了,和潘姨说了句抱歉,然后从兜里掏出钱,递给潘姨,道:“潘姨,不用找了。”

  潘姨却将我拿钱的手推回来,道:“不用给了,看你们哥几个喝的开心,这顿就算我请了。”

  “那怎么行?”我还是坚决要把钱给她。

  “我最困难的时候,身边没人帮我,那时候我这里的生意惨淡,如果不是你们几个小娃子常来光顾生意,我可能连小颖的学费都凑不齐,一直没机会谢谢你们,这顿就算阿姨请你们的。”潘姨说到最后,竟然有些哽咽。

  “那好,潘姨我也不勉强了,反正我们以后会常来的,对了,小颖也应该长大了吧,她怎么不来帮忙?”潘姨不说,我都有些忘了潘姨还有个女儿,记忆中那是个哪怕点着煤油灯也要学习的女孩儿,比起我们可强太多了。

  潘姨看着我们,脸上慢慢露出欣慰的笑容,道:“这种地方乱糟糟的,一般情况下我是不会让她来这里的,小颖学习很努力,靠着自学跳级,现在已经在市一中读高二了。”

  “高二?”我惊讶的合不拢嘴,有些难以置信,如果单论年级的话,小颖都能当我的学姐了,我不禁感叹时过境迁,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现在都上高中了,而最为可笑的事情,我竟然在读高一。

  告别潘姨后,我先将疯子和胖子送上出租车,等他们离开后,我才拦住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去“蓝堡”小区,然后昏昏睡去。

  到达后,司机将昏睡中的我叫醒,我付了钱然后慢悠悠地往家里走,抬头看了看,屋里灯还亮着,我揉了揉眼睛确定没有看错,难道小姨还没有睡吗?

  打开门后,入眼的便是小姨靠在沙发上睡着的身影,怀里抱着阿狸的抱枕,我关门的声音惊动了她,她缓缓睁开眼,轻声道:“回来了。”

  “嗯。”我点点头,然后换上拖鞋准备去洗澡。

  “回来这么晚,就没有什么话要对小姨讲吗?”小姨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还是说,你又到哪里鬼混去了?”小姨说完“啪”的一声,将一物件拍在茶桌上,当我看清楚那物件是什么时,手下意识地捂着裆部,她拍在茶桌上的是一把剪刀。

  “小姨。”我一脸哭腔:“我就是去见了疯子和胖子,其它什么也没干呀。”

  “你说的是实话?”

  “千真万确,小姨你还不知道我嘛,你就是再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对你说谎。”

  小姨一脸鄙夷地看着我,道:“怂货,一点儿也不像个男人。”

  我也想在你面前男人一点,你这动不动就要拿剪刀咔嚓掉男人那玩意儿,又有哪个男的敢在你面前造次?

  我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当然不敢这么说,只能默不作声。对于小姨我有一条准则,那就是她说我的时候我听着,她打我的时候我受着,这样我以后的日子会好过一点,要是将她彻底得罪死,我真怕一觉醒来那玩意儿不翼而飞。

  “你是喝了多少酒,满身酒味。”小姨捏着鼻子,不满地看着我:“去洗澡吧,但记住,以后再这么晚的时候给小姨打个电话,不要像今天一样不接小姨电话,若有下次,你就为你那玩意儿祈祷吧。”

  我连连点头,就像小鸡啄米一样,乖得不成样子。

  我不知道的是,在我进了浴室后,小姨揉着太阳穴满脸纠结,轻吟道:“看来你还是决定走这条路了,希望你不要和你爸落得同一个下场,但放心,无论怎样小姨会永远站在你身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