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刚想招呼他俩,接着人群再次涌动,又一群黑衣人出现,带头的是一个穿着运动劲装的男子,当他出现的那一刻,我的眼神眯了起来,这绝对是个练家子,从他走路的样子可以看出,只见那男子目光扫了一圈,然后带着人朝我和李斌走了过来。

  这倒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难道李斌叫了两帮人?原来是有备而来,怪不得这家伙这么嚣张。

  我回头看着李斌,李斌也是满脸疑惑,面色阴晴不定,难道这帮人不是他叫来的吗?

  “谁是罗阳?”带头的运动劲装男子开口问道。

  嗯?难不成不只李斌,还有别人要整我?

  难道我的人品,就真的这么差劲吗?

  “我是。”我疑惑地看着他,道。

  “我们家小姐叫我来的,让我送你安全离开。”劲装男“嗯?”

  劲装男说完这句话,我的表情亮了,我就说嘛,我的人品哪有哪里有那么不堪。

  听到劲装男的话后,李斌很不甘还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说:“罗阳,我倒是没有发现,你竟然是个凤凰男。”

  我无所谓地笑笑,反正和他这种人也没必要太较真,然后问劲装男:“你家小姐叫什么名字?”

  其实,我也在在疑惑,到底是谁在背后帮我?

  我有那么一瞬间以为是小姨叫人来帮我的,但小姨一向是不管我这些破事的,她应该被排除在外。

  “这个,小姐让我保密。”劲装男子笑呵呵地说道。

  我客气地回道:“替我谢谢你家小姐,她的好意我心领了,你们回去吧。”

  “什么?”

  其实,刚刚劲装男说要帮我们的时候,拿出烟正要往下派,一听我说不用帮顿时急了,拉着我的胳膊满是不解。

  李斌听到我的回答先是疑惑,然后便是满脸得意之色,他估计以为我中了他的激将法吧。

  听到我的话,劲装男倒是没有任何质疑,反而对我笑笑说:“罗兄弟不是一般人,看来小姐是多虑了,告辞。”

  说完劲装男就转身离开,没有半点拖沓,我想他一定也看出我是个练家子,即便李斌叫再多的小混混也为难不了我,但我还是注视着他的背影,心里满是疑问。

  我不知道的是,此刻远处正有一道靓丽的身影,看到劲装男离开后着急的连连跺脚。

  “疯子,胖子。”我冲着马路对面靠在奔驰车上那两个人大喊,声音有些颤抖。

  “阳哥。”

  接下来的一幕震惊了所有人,一个肉团从马路对面奔来,那一刻,我都感觉地有些震,我欣慰地笑笑,然后张开双臂,迎向他人眼中的肉团我眼中的兄弟。

  我们紧紧相拥,互相凝视,有好多话想说,却说不出口,是有多大的缘分,能让我们再次相会。

  “变态!”

  “什么玩意儿!”

  “死胖子,不要出来吓人!”

  “……”

  过往的人众说纷纭,我们却毫不在意,因为他们不懂,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感情。

  “嗨,松手吧,再抱下去这里就成车祸现场了。”疯子伸手捶在我胸口,我松开胖子和他也来了个大大的拥抱。

  “你们有完没完,到底要不要打?”拖来拖去李斌等的不耐烦了,嚷嚷道。

  我和疯子相视一笑,然后耸耸肩说:“既然李少等不及了,就把兄弟们叫过来吧。”

  疯子冲着对面马路打了一声口哨,接着就见一帮马仔从对面走来,我数了数约摸二十多人,虽然人数上气势上比不过李斌带的那帮人,但我相信动起真格来,就算是我们三人不出手,对方那帮人也招架不住。

  “走吧,小崽子。”疯子看了李斌一眼,笑意更浓了。

  我们一起走到学校西边的空地,然后分开两边对峙,我呼吸一口空气,对疯子道:“好怀念这种感觉。”

  “我也是,好怀念你在的感觉。”

  “吩咐兄弟们,动手吧,不要留情但也不能要人命。”我不想事情闹大,叮嘱疯子。

  “兄弟们,给我砍死他!”

  随着李斌声音的落下,那伙黑衣人直接朝着我们这边冲来,我不耐烦地摆摆手,示意疯子他们动手。

  接着两伙人就交汇在一块,李斌带那伙又是刀又是棍的,而疯子带的人拿着清一色的甩棍。

  “罗阳,我要你死。”李斌拿着一把刀气势汹汹地向我冲来,向来娇生惯养的他何曾受过那么大的委屈,心底已经恨死我了。

  “哼!”我轻哼一声,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脚下一个移步,躲开一刀,接着一拳迎上李斌混鼻梁,咔嚓一声,鼻梁骨断裂的声音传来,而李斌身子直直的飞了出去。身子还没落地,我已经连连闪动,速度快到其他人根本做不出反应,接着一脚踢在李斌小腹上,李斌已经被我打的没有还手之力,只能发出阵阵哀嚎。

  最多两分钟的时间,李斌带来的人全部躺在了地上,有的抱着自己的大腿,有的抱着自己的手臂,口中发出痛苦的嚎叫。反观疯子带来的人,只有少数几人挂彩,一两人重伤而已。

  我没有看错疯子,他带出的兄弟都很疯很狂,没有一个胆小懦弱之辈。

  _酷匠《)网I正版、首"%发1'

  看着躺在地上哀嚎的李斌,我揪着他的衣领将他从地上拖起来,轻声说:“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胆敢在招惹我一次我会让你见不到这个世界上的太阳。”

  李斌此刻冷汗直冒,没有人能够体会他此时的心情,一个眼神,仅仅一个眼神就让他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恐惧?

  人为何会有那么犀利的眼神?李斌的心中一阵惊惧,浑然忘记了一切,忘记了疼痛,惊吓之余赶忙点头。他相信眼前之人说到就一定会做到,他怕了,他正值大好年华,家里有钱能让他大把挥霍,他还没有享受够,还不想死,他只能懦弱的服软,因为他明白,眼前的人惹不起。

  听到警车的鸣笛声,我告诉疯子和胖子一会儿老地方见,让他们带着兄弟分开跑,被抓进去免不了要蹲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