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一张张照片,开始几张感觉还挺清纯的,看到后来又忍不住破口大骂,里面还有许多风骚露骨的照片,也就是现在俗称的“不雅照”。

  看来外表即便再青涩,也抵挡不住内心的放荡。我承认汤贝贝化淡妆的时候的确很清丽,但却想不到她是这种女人。

  “咦?”

  我翻到一张两人合影的照片,其中一个是汤贝贝,另一个靓妹想必是她的闺蜜,看两人这亲密程度,她应该也不是什么好鸟,但是长得还不错。

  毕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长得漂亮容易走在一起,性格相似的也容易聚到一堆。

  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我要是用这些照片反威胁她,那我就可以不被她使唤来使唤去了吗?

  仔细想想,这个确实可行,毕竟,这些照片当中有部分是极为暴露的,其中一张汤贝贝甚至只穿了开裆丝袜。每个女人都不希望自己的人生有污点,我相信她汤贝贝也一样,不可能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只要这些照片在手,我就一定能够逼她就范。

  尽管心里很厌恶,但看着这些香艳的画面,我竟然可耻的有了感觉,最后实在憋的难受,我就下床躲到洗手间里自己解决去了。

  ……

  周五下午只有一节课,然后就放假了,周日晚上开学,这是我们三中的假日安排。

  我下午刚进教室,李斌带着一大帮子在等我,看到我就嚷嚷道:“罗阳,有没有胆子放学干一架?”

  我以为搞出这么大阵仗要干嘛,感情是向我下战书来了,我不由得在心底鄙视了李斌一番,下个战书带这么大一帮子人,难道是怕一言不合我会揍他。

  “怎么样?罗阳,你要是害怕不敢应战,现在跪在地上给我道个歉,这个事情就算过去了。”李斌见我不说话,以为我被他的阵仗唬住了,瞬间变得气势凌人起来。

  我双手一摊,轻声道:“随便,你要干咱就干。”

  “好,放学后你给我等着。”李斌恶狠狠地对我说道,好像这次他占尽了上风一般。

  我没有任何表情,好像这件事根本不被我放在心上,地瓜就着急了,刚刚坐下就对我说:“罗阳,下课后你跳墙跑吧。”

  “出息!”我踢了地瓜一脚:“既然他李斌想干,那咱就给他点深刻教训,要让他明白在三中这一块并不是他能够只手遮天的。”

  “可是李斌家里背景硬,能喊来社会上的人,咱一帮学生未必斗得过他们,何况咱现在连人手都没有。”地瓜一脸担忧道。

  “难道只有他能喊来社会上的人吗?”

  “你是说……”

  “嗯,我在社会上也有几个朋友,一会儿下课我先跟李斌他们走,你拿钱去买两条玉溪,咱不能白白用人,晚上再招呼他们几个好好吃一顿,以后咱在H市里有点磕磕碰碰都可以找他们出面。”

  说完我递给地瓜五百块钱,地瓜坚决不拿,说不就是五百块钱吗兄弟给你掏了,我还是将钱硬塞给他,说那钱你留着早晚有用处,这是我的事情哪里轮得到你掏钱?地瓜家里并不富裕,他有这份心我已经很感动了,哪能再要他的钱。

  最后一节课是数学,我听着无趣,就给我的好兄弟疯子发了条短信,问他现在在哪里发展。

  我也不确定他们还在不在H市,我只是在赌,当然即便没有他们,我也不会怕李斌,哪怕李斌带来再多的人,我也不屑一顾。

  “我还在H市没走,怎么了阳哥,有事吗?”很快疯子就回复我了。

  我:他们几个现在怎么样了?

  疯子:老五和我一块,老二和老四各奔前程去了。

  我:呵呵,物是人非,该变的终究会变,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疯子:哥,你怎么感叹上了?

  我:疯子,我回来了。

  疯子:什么?哥,你没有骗我吧?

  我短信还没发出去,疯子电话已经打过来了,我也不管上不上课,直接接通,对面传来疯子激动到近乎颤抖的声音:“哥,你真的回来了吗?”

  我有些哽咽:“嗯。对了,一会儿你带人来三中一趟吧。”

  疯子嘿嘿一笑,道:“哥,还有你解决不了的事情吗?”

  “我只是想给对方留点深刻记忆,顺便在三中立下威。”我笑嘻嘻地道:“对了,记得带上老五,咱哥几个得好好聚一聚。”

  “嗯。”

  挂断电话,我感慨时间不等人,一晃眼我和疯子也有几年没见面了,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福?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老五肯定还是胖嘟嘟的,他是我们兄弟几个中最能吃的一个,也是最憨厚的一个,没有一丁点的心机。

  下课铃刚响,李斌就按捺不住了,眼神一个劲地挑衅我,数学老师前脚刚走他就带着那帮狗腿子来到我身边。而让我意外的是,于馨竟然也冲我走来,直接无视李斌对我说:“罗阳,你要小心。”

  “嗯。”我微笑着点头,看来于馨也对李斌的背景有些了解的,知道一般人惹不起李斌,所以才过来告诫我。

  “走吧,还有闲心谈情说爱呢,先想想怎么自保吧。”

  “该想想的是你。”

  “但愿吧。”

  李斌满脸讥笑,然后对我做了个请的手势,我也不矫情,当即迈步率先离去,走的时候我还冲于馨笑笑,示意她放心。

  酷匠nc网永Sc久、免费看7b小说

  出来的时候,地瓜拿着两条玉溪在校门口等着,李斌看着我:“罗阳,你说去哪里吧?”

  李斌说话的时候,一大帮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朝着我们这里走来,为首的那个络腮胡男人我没有见过,想必这帮人都是李斌叫来的,对于别人来说这阵仗确实吓人,难怪李斌能够在三中混的风生水起。果然,络腮胡男带着人来到李斌身边,一脸轻蔑地看着我。

  我回头看着学校马路对面,一辆奔驰停在那里,车门上靠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十分英俊,唯一瑕疵就是脸上那道淡淡的刀疤印,而另一个身材臃肿,手里拿着一根雪糕,就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