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汤贝贝一路都在加速,但在主干道上还是堵车了,磨磨蹭蹭半个小时,才到了目的地。

  “花城尚府”,这可是本市有名的小区,听说里面的房子一平米卖到好几万呢,看来汤贝贝不仅仅混到了车子,连房子都混到了,人比人得死啊。

  “下车。”汤贝贝见我一脸疑惑,对我说道。

  我点点头,然后跟着汤贝贝上了楼。

  进了屋,看着汤贝贝堆得犹如小山包的东西,我瞬间头大了,不就是住个教师公寓,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吗?汤贝贝整理出来的东西,用她那辆宝马,就是再使劲往里塞都得搬两趟。

  我一脸不情愿地看着她,道:“东西这么多,怎么不叫搬家公司。”

  “我这些都是衣服和鞋子,还有一些平时的生活用品,叫搬家公司有点大材小用,自己搬就好。再说了,这不正是你表现的好机会,如果你表现令我满意的话,那你先前猥亵老师的事情就可以暂时告一段落了。”汤贝贝一脸认真,没有一丁点开玩笑的意思。

  告一段落?为啥不直接说一笔勾销呢?她这话说的模棱两可的,明显就是把我当奴才使唤了。即便我想要摆脱这被奴役的命运,现在也只能先按照她说的来做。

  我捧起一个箱子就往外走,汤贝贝两手空空地跟过来,我蛮不爽地问道:“汤老师,你不会是想让我自己一个人把这些东西全部搬下去吧?”

  汤贝贝白了我一眼,然后屁颠儿屁颠儿地走过去端个小箱子,道:“这下平衡了吧。”

  “……”

  好吧,和女人真的没有什么道理可言。

  汤贝贝住在七楼,整整一个小时,在我感觉电梯都要被我们使坏了的时候,第一趟搬运工作终于告罄,但看着她屋里剩下的另一半东西时,还是感觉有些怯意。

  当然,给我小姨搬东西我还是挺乐意的,就算小姨的东西比汤贝贝的东西多十倍,我也不会喊累,因为一个是发自内心的自愿,而另一个完全就是被逼无奈。

  “汤老师,我得去上课了,不然会被任课老师拉进黑名单里去。”帮汤贝贝把东西送上教师公寓后,我开口说道。

  汤贝贝冲我笑笑,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轻声道:“罗阳,今天上午你就好好帮老师搬东西,任课老师那里我会帮你打招呼,不用担心上不上黑名单的事情。”

  “……”

  再次来到花城尚府,我将剩下的东西硬塞进去,塞的时候,汤贝贝在后边踹了我一脚,告诉我轻点别把她的衣服和包包弄出褶子,我直接回了她一句多事,但最后还是轻轻地摆好。

  一直忙到十一点,才将所有东西搬到教师公寓,今天我光上楼下楼都快吐了。

  “罗阳,你帮老师把电脑装在这个桌子上。”我还没缓过气来,汤贝贝指着那张办公桌对我下命令,也不等我同意,拉着她的箱子进了卧室。

  刚刚来去匆忙,没仔细看,这老师住的地方是不一样,一个卧室一个客厅,还有一个独立卫浴,哪像我们学生宿舍,六个人挤在一起,洗个脸还得到公寓楼中间的洗漱间。

  我找到放电脑的箱子,感情她拿的是台式电脑,怪不得这么重。我就纳闷了,你说这汤贝贝这么有钱,买台配置高点的笔记本不行吗?非得搬着主机满天跑,累不累?

  装电脑是我的拿手活,分分钟的事情,装好之后汤贝贝还在卧室没出来,我闲着无事就把电脑打开,想看看有没有好玩的游戏。

  电脑打开后,桌面壁纸亮瞎了我的双眼,这是一张汤贝贝躺在床上的自拍,左手将头发搂起,露出洁白无瑕的额头,这和我平时见的她不同,如果单看照片的话,一定会认为她是个清纯的妹子,而不是像现在一般。

  当然照片里的汤贝贝很美,但其本人更美,这是我有必要承认的一点,但我还是喜欢照片里她那清纯的气质,很讨厌她平时那种骚浪气质。

  酷3匠网/“首^t发

  不知为什么,看着这张照片我心里很不爽,感觉这个世界上好白菜都让猪滚了,汤贝贝生的这么清纯靓丽,怎么就能看得上那种脑满肠肥的人呢?

  我挨个图标往下看,想找一款我会玩的游戏,找了好一会也没有找到一个游戏,这么好的游戏如果不玩游戏真是白白浪费了。

  等等,我突然看到一个被命名为“相册”的文件夹,然后目光就移不开了,我在犹豫要不要点进去。

  刚看完汤贝贝那张清纯照片,被她气质惊艳的同时我还想看到她更为漂亮的一面。我回头看看她还没有从卧室里面出来,然后点击鼠标左键,打开文件夹。

  相册里面的照片很多,一时半会根本看不完,我当即在汤贝贝电脑上登录QQ,还好腾讯比较发达,可以在线文件共享,我将里面照片一张不落地传过来,然后点击下线并将电脑上的登录记录清除。

  做完这一切后我回头看看她还没有出来,然后悄悄将电脑关机。可能是心里有鬼吧,关掉电脑后我站的远远的,生怕站的太近被汤贝贝看出些什么来。

  汤贝贝出了卧室,擦了擦满是香汗的额头,要留下我一起吃饭。

  我心想得了吧,你这地方堆得满是东西,收拾完都下午了吧,还哪有时间吃饭,但嘴上不是这么说的,只道:“老师,我去挤食堂就行,不打扰您了。”

  说完就心虚地告辞离开,我怕再待下去会被汤贝贝看出什么来,毕竟这个女人精明地很,从她给我冠以“猥亵”之名威胁我就可以得知。

  我不知道的是,在我离开之后汤贝贝看着电脑若有所思。

  离开教师公寓,我匆匆跑到食堂吃了几口饭,说实话搬一上午东西也有些饿,狼吞虎咽地解决了战斗,然后回到公寓。

  刚进宿舍地瓜就问我一上午不见跑哪去了,我说出去上网,他们也都没有怀疑什么。

  这个中午,我很少见地盖上被子午睡,倒是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地瓜一个劲地问我是不是追求韩诗雨碰了钉子,我懒得理他,头蒙在被子里面研究我的“伟大事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