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早上起来我还是双眼犯困,就在宿舍睡回笼觉,没有去上早自习。

  我睡得正香的时候,感觉鼻子痒痒的,伸出手挠了挠,然后耳朵一阵剧痛刺激我的神经,我倏地睁开眼,看到汤贝贝正狠狠地瞪着我,她的手还抓着我的耳朵没放开。

  “嗯?”

  8酷s1匠#网,唯一《正版)),其◇m他rU都l=是#盗pL版》

  我闭眼打算翻个身,汤贝贝揪着我的耳朵要把我拽起来。

  “别闹,我还没睡够呢。”我拍拍她抓着我耳朵的手,轻声说道。

  汤贝贝见我这么赖皮,然后松开我的耳朵,在我床前来回踱步,边走边嘀咕:“你说要是我将你猥亵老师的事情上报给学校,会发生什么呢?”

  好吧,虽然我知道她这话是故意说给我听的,但我还是不得不着道,一脚把被子蹬开。

  由于是刚刚睡醒,再加上闻着班主任身上那高级女士香水的味道,我竟然有了感觉。我掀开被子的瞬间,班主任俏脸刷地涨红,然后头扭向一边,转身背对着我,啐道:“罗阳,你没穿衣服就不能事先告诉老师吗?”

  “我这不是穿着呢吗?”我无语看了看短裤,心想她汤贝贝这种场面应该见惯不惯了吧,就回呛她:“汤老师,没啥可害臊的,你又不是没有见过?”

  汤贝贝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语气很不好地问道:“罗阳,你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懂。”

  可能这句话给汤贝贝说急了吧,她蹭地转过身来,然后又红着脸转过去,说:“罗阳,话不能乱说,老师还是单身,当然没有这方面的经历。”

  装,使劲装!

  这是汤贝贝说完我心里的第一反应,毕竟她那点烂事在学校已经是满城风雨,我打死也不相信她没有一丁点这方面的经历。

  汤贝贝今天穿着修身T恤、牛仔花边裙和黑色裤袜,脚底蹬着一双白色帆布鞋,这一身搭配将她完美的身段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唯一的遗憾就是看不到那白嫩的大腿,但这样穿对男人更具诱惑力。

  看着汤贝贝这一身办嫩的打扮,我套了半天裤子套不上去,最后无奈对她说:“那个,汤老师你能出去一下子吗?”

  “什么?”

  “咳咳……你站在这里,我裤子穿不上。”

  “……”

  汤贝贝出去后,我喝了一杯凉水,等小罗阳安静下来后,穿好裤子出了宿舍。

  “穿个衣服这么墨迹!”等我出了宿舍,汤贝贝给我一个大白眼。

  我冲她吐了吐舌头,然后问:“汤老师,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来找你算账。”

  “什么账?”

  “算你猥亵老师的帐。”

  “……”

  汤贝贝这么一说我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感情她来宿舍找我是这么回事,早知道的话我就在宿舍装死不起来了。

  汤贝贝瞅我不说话,就问:“怎么,心虚了。”

  “……”

  “嘻嘻。”汤贝贝看着我吃扁的样子很开心,“逗你玩啦,H市的交通越来越堵,老师想搬到教师公寓去住,今天找你是想让你帮老师搬东西的。”

  “原来是这样,那账还算吗?”我松了一口气,然后笑眯眯地问道。

  “当然要算。”

  看着一脸认真的汤贝贝,我的笑容瞬间僵住,然后一脸委屈地看着她。

  汤贝贝盯着我,略带笑意的说道:“当然,这要看你以的表现,表现令我满意这件事情就此打住,一旦你表现差的话,老师会直接上报学校。”

  我苦笑着点点头,汤贝贝这几句话看似说的大义凛然,但实际上是要把我圈进去,什么叫表现令她满意就算了,我相信到时候不管我表现多么好,一旦得罪了她还是讨不到好果子吃,坦白地说,我现在已经被汤贝贝拿的死死的。

  说实在的,就算汤贝贝上报学校,给任何处分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但学校要是找我小姨谈话,我的下场将会很惨。

  我之所以害怕小姨知道这件事,是因为六年前发生的事情,我至今仍记忆犹新。

  那年夏天,我偷窥邻居家的小妹妹洗澡,还将人家的内衣偷走,当时我爸妈不在家,家里只有小姨和我,以小姨那妖孽般的智商,很快就发现事有蹊跷。

  当她发现我枕头下藏着的内裤时,大发雷霆,她倒是没有打我,而是拿出剪刀要将我剪掉。

  我开始以为她只是想吓吓我罢了,哪想到她真的拿来剪刀,当剪刀卡在小罗阳上的那一刻,我由于极度恐惧晕了过去。

  那天之后,我足足躲了小姨半个月。也就是这件事后,我人生中最害怕的人又多了一位,就是小姨。

  地下停车场,看着汤贝贝缓缓走向她那辆红色的宝马x6时,我不屑地吐了口口水,这辆车我见过几次,估计是她哪个情人买给她的吧。这也不是我凭空捏造的,毕竟她还这么年轻,也没听说过她有什么背景,一个普通人奋斗十年都买不起这样一辆车。

  想到这里,我不禁为那些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的人抱不平,凭啥汤贝贝能开宝马,而他们只能挤公交?当然,在这个金钱利益为上的年代,像汤贝贝这种靠美色赚钱的人遍地可见,说白了,这种事情也没有对与错,只是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罢了。

  坦白说,人家当事人都没觉得可耻,你又有何资格去做评论?

  想到这里,我在心里狠狠骂了几句贱货。

  “能不能快点?”汤贝贝见我站着不动,催促道:“一会儿就是出行高峰期,路上很堵的。”

  我吐了吐舌头,然后坐上车,汤贝贝的车里很香,和她身上的香味很相似。

  小姨也是,车里总是香喷喷的。但小姨和汤贝贝都是那种注重质量的人,她们用的都是那种昂贵的高级香水,并不是几十块钱的地摊货,所以给人的感觉很舒适。

  我就纳闷了,你说这女人为啥要喷香水,保持原滋原味不好吗?还是因为有狐臭?

  当然了,如果女人的想法都和我一样,那法国的GDP会下滑成什么样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