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不知道我给韩诗雨带来了这么大的困扰。

  走到宿舍门口的时候,发觉宿舍很安静,我还以为是少了我这个话唠的缘故,就推门而入。

  “兄弟们,看看我……”

  我当时想说兄弟们你们看我多牛B打完架连个惩罚都没有,但看到我床铺上坐着的人时,硬生生咽回去了。

  我睡在一进门的下铺,而此刻我的床上正坐着我的班主任。

  靠,这又是闹哪样?

  我的本能反应当然是尽快离开,但汤贝贝已经看出我的小心思,对我说:“罗阳,你要敢跑我就去找你的监护人谈话。”

  “……”

  汤贝贝一说监护人,我的脑海当中不由自主浮现出小姨双手叉腰的姿态。我叹了口气,然后一脸哭丧地退回来,我人生中最怕的两个人,一个是我爸,另一个就是我小姨。

  “你跟我来。”

  我跟着汤贝贝,一直出了公寓楼,走到操场上,她看着我目光闪烁,然后慢悠悠地说:“这会儿怎么消停了呢?”

  我拿出自认为最迷人的笑容,然后说:“汤老师,我错了!”

  “严肃点!你知不知道你笑起来真的好恶心……”

  “……”

  这话说的也太打击人了,我被呛的哑口无言。

  汤贝贝让我绕着操场蛙跳两圈,然后回去写个检查这件事就算过去了,我心想这惩罚并不算重,还打算谢谢她,哪想到她又来了句:“但你猥亵老师的事情,没完!”

  “咳……咳咳……老师,那个,哪能算猥亵呢?”

  “话语调戏,也算猥亵。你到底跳不跳,再墨迹打架这个事情也不会这么轻易解决。”

  我心想你是镶金了还是镶银了,说都说不得一句吗?但还是点点头,我把双手背在身后,然后说:“老师,今天太阳好大,你赶快回去歇着吧,免得被晒得中暑了。”

  汤贝贝哪里不知道我心里打的什么小九九,当即从手提包里拿出一个袖珍版的雨伞,撑开顶在头上:“快跳!”

  “……”

  接下来就是我悲催的时候了,我们学校的操场是六百米一圈的,加上又是中午,一圈下来我就热的受不了,经过汤贝贝身边的时候,我谄媚一笑,希望可以博得她的同情,哪想到她无动于衷,表情自然地站在那里看着我蛙跳。

  第二圈跑完的时候,我感觉双腿都快软了,慢悠悠走到汤贝贝身边,擦一把汗然后说:“汤老师,我跳完了。”

  “再蛙跳十圈,算是对你猥亵老师的惩罚。”

  “什么?”

  “老师,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还能再跳十圈吗?”

  “小样!”不知为什么,我听到汤贝贝这么说竟然感觉有些暧昧。

  我一脸诧异地看着她,她说:“你先回去吧,你猥亵老师的事情,咱们明天再算账。”

  我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在忐忑,汤贝贝明天会怎么惩罚我呢?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得找点她的把柄攥在手里,不然这三年下来我会让这个“婊子”整死。我下意识地想到拍裸照,这个确实可行,但机会不大,毕竟我连她平时出行都不了解。

  知己知彼,要想打败一个人就要试着接近他,窥探到他的弱点,这样你的胜算就会大大增加。

  回到宿舍,我拿出手机一看,贴吧火了,都快嗨翻全场了,都在议论韩大校花穿热裤的事情,还有不少人已经在贴吧扬言,一定要把韩诗雨追到手。

  我就在想,这个韩诗雨到底有什么魔力,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这件事情的热度已经快盖过评选新晋校花的热度了。

  三中的宿舍建制,每个宿舍六个人,我就问他们:“你们说这个韩诗雨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V√看‘:正#版3C章d+节sX上mV酷匠网%

  刘明是个小灵通,一说到韩诗雨他也激动了,给我们讲道:“韩诗雨,是三中公认的校花之首。”

  “据说当年她刚刚被评选为新晋校花后,一度蛰伏,但后来因其在社团的优异表现,再加上她的颜值,很快就被大家注意到,最后凭借票数碾压对手的优势,被评为校花之首。以我看来,我们这一届的新晋校花,也未必比得上她。”

  “而最重要的是,韩诗雨一直被追求,却从未有人得手过。”

  刘明说的头头是道,但他了解的也相对有限。

  我点点头,然后问:“这韩诗雨不过就是穿条热裤而已,至于引起这么大的轰动吗?”

  “当然了!要知道,韩诗雨可是从来没有穿过短裤,更何况是这种超短热裤了。她这么一穿,本来在她面前吃扁的那些追求者,都燃起重新追求她的勇气,所以贴吧才会疯狂议论。”刘明耐心地给我们解释着,没想到这个家伙平时看着不起眼,对这些东西竟然这么感兴趣。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为啥我将热裤递给她的时候她那么生气了。

  我脑海中不自觉浮现出那道妙曼的身影,嘀咕道:“你们说,要是把这大家公认的女神追到手,会不会羡煞旁人呢?”

  “就凭你?”

  刘明还没说话,地瓜就插嘴道:“罗阳,不是兄弟打击你,对于韩诗雨,你想想就算了。多少帅哥在她面前吃了亏,你去就是个炮灰而已。”

  我撇了地瓜一眼,道:“地瓜,你丫也别太小瞧人,我就追一个给你看看。”

  对于韩诗雨这种要颜值有颜值要身材有身材的女生,哪个男人能不喜欢?

  地瓜一脸讥笑:“那我就等着看你吃扁了!”

  “去你丫的,你敢不敢和我赌一赌?”

  “赌什么?”

  “你说,我奉陪!”

  “那我赌两袋辣条。”

  “……”

  我都有种一脚踩在地瓜脸上的冲动了,这货真是从骨子里瞧不起我呀,然后问刘明:“韩诗雨都报了哪几个社团?”

  “K歌社团和武术社团。对了,她还是K歌社的社长。”

  武术社团?

  不得不说,这个韩诗雨真的很另类。一个女生,参加K歌社就不说了,竟然还加入了武术社。哦,这样那天她那凌空一脚也就说的过去了,人家是有功底的。

  “这两个社团,你打算报哪个?”地瓜一脸挑衅地问我。

  “两个我都报!”

  别的社团我可能考虑考虑,这两个社团我还应付得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伯爵说:

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