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楚棣支支吾吾着回答不出来。路旁,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匆匆走过,没有留意旁边发生的一切。

  黎依眨了一下眼睛,调皮可爱,楚棣不禁入了迷。可眨眼间,女子就不在她的眼前。黎依来到了那名男子的面前,“公子,这些蜡烛为什么会发亮啊?很漂亮呢。”男子停下脚步,一阵惊慌,确定无误是在和他说话之后,转头看向这边的女子,一看眼睛都直了。是个美女,她是在和他搭讪吗?深夜?

  没想到桃花运这么快就到了,打量着黎依,脸蛋清秀,出尘的脸蛋让人移不开视线。身材?还没来得及仔细研究……楚棣走了过来,男子不怀好意的眼神楚棣尽收眼底。“不好意思,打扰您了。”说罢,拉着黎依就要走。

  “喂,你怎么这么不礼貌呢?”黎依嘟起了嘴,不满楚棣的态度,一边向男子赔礼道歉。

  男子随意应答着,眼神却是聚集在黎依的身上,一刻也不移动视线。黎依却是半分未觉。

  “公子,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黎依像往常一样,说话的语气听在对方的耳里却像是撒娇任性。男子看着黎依粉红色的唇瓣一开一合,终于是意识到她说了什么。

  回想起她说的问题,男子瞪大了眼睛,这?可一看到对方是个美女,他耐心温柔的解释着,“当然是运用电了啊。”“电?那是什么?”“我们生活的地方大都用电的啊。”他笑的很温柔。“比如说,屋子里的灯亮,美女,要不去我家坐坐,我好好讲给你听。”他一脸的无害,黎依差点就要相信。

  好啊好啊,话还没有说出口,楚棣把她拉到身后,“不用了。”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觉得碍眼,楚棣索性不再说话,男子似乎是觉得尴尬,悻悻的离去。临走时,还白了楚棣一眼。哼,有什么了不起,姑娘不还是没有鸟你么?要不是你,这个美女早就到手了。抹了抹嘴边的口水,不甘心的离去,临走时,向黎依抛了一个媚眼。黎依不明所以,天真的以为,对方是在表示友好,开心的回以真挚友好的微笑。

  “喂,你——”楚棣不知道怎么开口,不知道她是真傻还是假傻。

  “嗯?怎么了?”黎依不明所以,眨着无辜的大眼睛。

  “以后,”楚棣板正了她的头,“不要和陌生男子说话,除了我,其他都是坏人,你能靠近的,只有我,懂了没有?”他言语蛊惑,黎依入了迷,呆楞的点头,他的话,却一直回想在耳边,挥散不去……

  不管她是真傻还是假傻,只要在我的身边,就不能让她受到伤害,否则,和黎萱不好交代的,自己答应要好好照顾她了,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以这样的借口安慰自己不是真的关心她,楚棣倒也心安理得。

  天色,一点点暗了下来。喧嚣的人群散去,遗留下的,孤寂冷清多一点。黎依缩了缩脖子,似乎是觉得冷,她的小动作楚棣尽收眼底。“走。”黎依并不知道要去哪里,却放心的跟着楚棣。

  路上,所有的人家都大门紧闭。楚棣犹豫着,终是敲响了最近的一户人家。过了许久,久到他以为没有人开门——“吱——”门露出了一条缝隙。一个男子缓慢的走出来,腰间围了一条浴巾,黎依赶忙捂住了眼睛。

  “谁啊——”男子揉了揉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看到来人没见过的面孔,更是皱起了眉。“你们有什么事?”满怀警惕。

  “我们想知道,周围何处有客栈?”楚棣淡漠的说。“客栈?”男子楞了几秒。看到旁边的黎依,恍然大悟,一脸了然的模样,“噢噢,你说的是旅馆吧。”

  “嗯。”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旅馆是什么,不过应该是住的地方。

  }e更新~最快t:上D酷6匠l.网#

  “我跟你讲啊,”他拉住了楚棣,他轻轻的松开,男子不以为意,“从这里,向西直走,过两个红绿灯就是了。”又打量了一眼黎依。

  男子靠近楚棣,“你小子啊好福气哈哈,春宵一刻值千金,快去吧。”“嗯,谢谢。”楚棣不满他看向黎依的眼神,淡淡的道了谢,就想转身离去。

  猝不及防的,屋里穿来的声音让二人头皮一麻,娇滴滴的声音实在让人忽略不了,“老公~是谁啊……”

  黎依忍不住好奇,向屋里看过去,一个女人侧身躺在床上,腰间裹了条浴巾,露出白花花的大腿,非礼勿视!黎依的脑子里像是被雷劈一般,从小所受教育,三从四德,矜持淑女,这般暴露于众人眼下,黎依实在是无法接受。

  女子娇嗔的声音断断续续“老公,结束了没有啊~人家还在等着呢……”房间内好闻的香水味道乱了人的心智,说出的话更是让人浮想联翩。楚棣和黎依二人都红了脸,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哎,老婆,这就来——”男子像是打了鸡血,“你们没什么事的话早点去吧,我去陪老婆了。”临走时,拍了拍楚棣的肩,最后打量了一次黎依,露出赞赏的目光,“小伙子,晚上好好发挥啊。”随后,门“砰”的一声关上,没有任何犹豫和不舍,决绝的匪夷所思。

  楚棣虽然不明白旅馆是什么地方,可他毕竟是个聪明人,已经猜到了三四分。而一旁单纯的黎依还不知情。一脸迷惘的看着楚棣,“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啊?”

  “跟我走。”毫不犹豫的拉起了她的手,指尖的温暖一阵心颤。

  夜色已深,空寂的大街上,昏黄的路灯,照耀着二人的身影,落寞而美好。街上,大多店铺都关了门,二人来到了男子所说的地方,只这一家店闪着昏暗的灯光,仍然在营业。

  想必,这就是那人所说的“旅馆”了吧。走近,只有一位三四十岁的妇女坐在台上。“老板,来两间客房。”老板娘抬了头,忍不住的打哈欠,看到一男一女,不禁愣住了,两间客房?

  偷偷露出不为人知的微笑,“可是,我们只有一个房间了。”

  “只有一个房间?”“对,周围几里,只有我们这一个旅馆,你们……”

  她瞥了一眼二人,“看着办吧。”仿佛早已猜测到结局,索性不再多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