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外,一片青色。雨淋刷过的大地拂去了人内心的尘埃,似乎更加带来好心情。

  黎萱走到了老人的门前,缓缓思索,他会答应她救妹妹吗?任何真心的人都会不舍看到相爱的人无法长相厮守的,毕竟经历过的痛何苦又要别人再来承受呢?

  正仰头看着天空,老人走出了房间,黎萱缓步走向前,“我求求你,救救他们。老人家,你任是那么善良,最深爱的人失去,那种痛,是会让人崩溃的。”黎萱期望,真心可以打动这个老人,她愿意相信善良的感化可以换来妹妹的性命。

  对方仍是无动于衷,向前走去。“你等等!芸落是为什么死的你不记得了吗?”颤抖着喊出来,似乎心都跟随着颤动。因为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你住口!别说了别说了!”他几近崩溃,黎萱不忍心再逼这个无助的老人,可是……

  “你研习医术不就是为了救更多的人吗?否则——”黎萱还没说完话,“不,谁说我是为了救更多的人?我要更多的人死,让他们知道在他们的面前明明有人可以救他,却没有办法的样子,我要让活着的和死了的,一样的备受煎熬。”

  “那种心爱的人死在眼前的样子,我不会只让自己一个人经历。”他颤抖着说完,眼含愤怒。

  “不,你在撒谎。”黎萱平静的说。“你不是这样的人,为何要口是心非呢?若你真的是这样,第一次也不会帮我们。”

  “我……不,我就是如此,就像你说的,是我害了黎依,我想让你们在满怀期望的时候再愿望破碎。我就是这样,哈哈哈哈——”笑声张狂,狂的要刺破天际,却隐藏着一丝不为人知的凄凉。

  “别说了!你骗自己骗得还不够吗?你明明是爱她的啊——”

  “我,我……”老人声泪俱下,终于是坚持不住,抱着头痛哭,记忆的阀门一下子打开。

  夜市,“吴奈,这些都是为我做的吗?”女子脸上露出的微笑,让他的心中的雾霾全都驱散了,近来的不愉快,都化作了浮云。

  “是啊,落儿,你看,这些花灯,都是我亲手为你做的。”“谢谢你。”女子羞红了脸。他带她来到一盏花灯下,锦鲤状的花灯,映衬着她的脸庞,灯美人更美。没有什么,比此情此景,更能让人为之动容了。他俯下身,在她的额上,轻轻印下一吻。

  “喜欢吗?”“喜欢。”“喜欢花灯还是喜欢我?”他忍不住的就想调侃这个初涉人世的小丫头。“喜欢你!”她大胆的讲出来。对方一愣,随即弯了嘴角。

  “落儿,我现在给不了你太多。我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再过几年,家里裁缝的生意好一点,我一定备好嫁妆,八抬大轿来迎娶你。”河边的游船上,抱着身旁的女子,他许下誓言。

  “好,我等你,只要你一直在,我便一直爱。”她温顺的靠在他的怀里,像极了小猫。他的心里甜的像是化开的蜜,然而,好景终是不长。

  Q更新:z最oh快上A酷U%匠#。网\◎

  “说!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真是越来越长出息了,你看我不打死你!”一旁的父亲气急败坏的拿着木棍。“常德,家法伺候。”一旁的仆人战战兢兢,小姐一直对他不薄,这……“还愣着干什么?这个家到底是谁做主,要弄清了!”他已经气急败坏,失去了理智。“是,老爷,这就来。”选了一根最细的棍子,一下下的,打着小姐,也鞭笞着自己的心,何苦呢?

  “你打吧,打死我也不会说的!我和谁在一起是我的自由,你们凭什么管我?”“是不是那个裁缝家的臭小子,早就发现你们关系不正常,我还一直不相信,现在,哼!”

  女子的隆起的肚子,忽然就有了血迹,“啊!求求你们不要再打了,我的孩子!”“孽种!”“常德,让开!”“孩子,爹这是为你好,打掉了孩子,就不会有人知道。爹再给你许配个好人家。”“不,不要,求求你们了——”老父亲皱着眉,像是下定了决心,向着女子的肚子上重力的击打。“啊!——”

  她终是承受不住,晕厥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