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风尘仆仆,二人片刻不曾停歇,来到了五十里开外。,入目之处一片郁郁葱葱。这才是真正的隐士吧,黎萱不禁暗自想。

  “想什么呢?还不下马?”男子漠然的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她瘪了瘪嘴,不去看他。

  这个地方应该不会错了。二人来到了老人的门前,咚咚咚——门被轻扣,却不见来人。她转而把视线转向楚棣,似乎在征询他的意见。

  一旁的男人,环抱着胸,似乎什么都没发生,不为所动。正当她苦恼的时候。

  哐当——一声,只见门被大力的踹开,他惊愕的看着身边的男子,没想到他会这么做。随即,又是一惊。

  他们要找的人,那个白发苍苍的老者,正安详的坐在屋子里,悠闲的品茶。一时间,涌上来气愤。

  “老人家,既然在家,为何不开门呢?”黎萱出言便是不客气。

  老人一句话不说,似乎不以为意,仍在悠闲的品着茶。楚棣撇了一眼黎萱,不要忘记了我们为何而来。

  她一瞬间恍然大悟的抓了抓脑袋,然后低下了头“老人家,实不相瞒,我们此行前来,是有事相求。”

  “我已经知道了你们的来意。”

  “那?”她迫不及待的问。

  老人家走到了门外,步履蹒跚。一片郁郁葱葱的花草树木,可接下来说的话可就不美丽了。至少,黎萱是这样想的。

  “把门口的杂草清理了吧。”说完,就转身离去,潇洒自如,仿佛,天地之间,任我往来。

  你确定真的不是开玩笑吗?黎萱的心里已经策马奔腾。无奈有求于人,妹妹的生命危在旦夕,她一刻也耽误不得。

  二人拿起了锄子,就开始清理起花园的杂草。偌大的屋子,黄昏下,显得十分美好。各怀心事,一时无话。时光似乎流逝的特别快,指缝尖间错落的,抓不住。老人家不知何时,不经意走到了他们的面前。此时花园已经清理的很干净。

  黎萱微笑着,刚刚一直在想,自己的态度似乎不好,她默默反思着自己,这个没有心机的单纯丫头,总是把心事不会巧妙隐藏,总是把错误归咎于自己。

  “老人家,我们已经把花园打扫好了。”一脸的开心,似乎在做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打扫自己家的屋子一般。“我们要的东西呢?”她天真的笑着。“东西,什么东西?”老人仿佛一头雾水,什么都不知道。

  K‘酷匠网#唯uj一'正版}7,其(他a都-b是IL盗qD版

  他一定是故意的!黎萱快要委屈复杂的哭了。

  “老人家,不要开玩笑了,小女的妹妹生了重病,听闻您有方法可以救她,特来求见。况且,我们方才帮你清理了花园,能否给我们药?若是帮了小女的妹妹,黎萱必当感激不尽。”

  “呵,又是一个白来的。”他摇了摇折扇,说出的话却是残忍,“你要的药我没有,你们回去吧。”

  “你说什么?”楚棣一把剑瞬间拔出,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小伙子不要冲动。”他缓缓的用手移开了剑,似乎丝毫不惧怕。“你们要的药,可有也可无。关键是看你们如何选择了。”

  “什么意思?有话直说。”他淡漠的开口,视线不离。“这世上,所有的东西都是等价交换的不是吗?这几粒药,既是救人,既然不可用寻常金银珠宝来论定价钱,所以,能交换的,只有,你的命。”

  他的声音蓦然落地,黎萱瞪大了双眼,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别无选择了是吗?”他开口,漫天的风,笑容可媲美落英夕阳。

  “是。”一个字,缓缓落地,铿锵有力,却不经意扰乱了人的心。“等一等!”黎萱开口打破了诡异的静,诡异的夜。“老人家,或许,他不是非死不可。等价的东西,除了生命,还有自由。我愿意以十七年的自由换他一命。”“哦?是吗?你真的愿意,可是,为何呢?”他噙着笑,似乎看穿了一切。

  “他是我的朋友,更是妹妹喜欢的人。我希望,可以保护好我的丫头,有人可以陪她一生。”“所以,不惜牺牲自由?”黎萱不再说话。

  “别为我做了傻事,我还不需要一个女人为我牺牲。”他不屑的向远方看去,似乎在掩饰着什么。“你一定要信守承诺,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他淡淡的丢下这一句,拿起了剑,仰头再看了一眼人世,这些美好,触不可及的未曾拥有的,都不会再来了,就闭了眼。〔本章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爱幻想的哒哒女主说:

多多支持喔,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