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爹,你回来啦!”

  老丞相一入家门,就被甜美的蜜糖般的声音,化了心。

  “哎!”

  他轻快的笑着,似乎每次只要回到家,看到这个小女儿,无论在外多大的风雨苦痛,都能神奇的,瞬间消逝不见。

  他情不自禁的,绽开了灿烂的微笑。

  “爹地,今天累不累啊?”

  黎依蹦蹦跳跳的,远远的向思念已久的爹爹跑来。明明是半天未见到爹地,却像是隔了一个世纪。

  “不累,爹地最近要出一趟远门。你啊,在家要好好照顾自己。”

  他轻抚着小女儿的头,像是摩挲世间最珍贵的宝贝。如今,萱儿进了皇宫,只有这个小女儿一直陪着老头子,女大不中留啊,他不禁感叹。

  “出远门?”

  “那很好玩吗?爹地,我也想去。我可以帮你忙的。”

  一旁的小姑娘满眼的期待。

  “孩子,你不能去。爹地是去执行公务。你会妨碍爹地办公的。”他轻笑着拒绝,不忍心伤了女儿家的心,极力委婉的向她道明。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去。”

  她任性的拉扯着老人家的袖子。

  天知道,一个刚满16岁的小女孩,多么渴望外面的世界啊。

  “不准。”

  眼见劝说无效,他残忍的甩开了女儿的袖子,老丞相大步离去,不管其他。

  哼,爹地不让我去,我偏要去的。她暗下决心。

  画面转入,黎萱优雅的侧卧在床上。

  “欢儿啊,这是什么茶,可比我们那的好喝多了。”

  自从从那里来,黎萱便逐步适应了这里的生活,不再受拘束,亦不再无所适从。人,总是要时间来适应环境的吧。

  她喟叹着,满足的伸了懒腰。

  欢儿在一旁轻轻的笑,“小姐,这是吐番国家进贡的茶叶,皇上,也是舍得给小姐,噢!不,过段时间,该改称娘娘了。”

  “死丫头,竟敢打趣我!”

  两人嬉笑着,完全不似主仆,倒像是相处多年的好姐妹在打闹。

  屋内的灯光明黄色,忽明忽暗,忽远又忽近,远处的人儿,轻轻的,踏着尘土而来。

  嬉笑声透过窗外,暖了人的心。

  “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黑色的大衣随意放下,似乎这就是他的家,亦或,本来就是。

  “皇……皇上——您怎么会来?”黎萱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参见皇上。”还是小丫头反应快,连忙跪下行礼,一边不住的向一旁的娘娘使着眼色。

  她浑然不觉,看着对面陌生又熟悉的男子。

  这么晚,他不会是?

  “皇上,不知您深夜来此,有何贵干呢?”

  她轻轻的笑着,掩饰着心虚。

  “放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里是朕的地方,为何不能来?”

  “况且,你是朕的妃子,不要忘记了身份。”邪魅一笑,似乎扰乱了人的心。

  “是,民女谨记。”

  尽管心中乱成了麻线,她仍是淡定不动声色。似乎此时,愈是静,愈能赢。

  “好了,快去沐浴更衣吧。”

  随意的说着,又脱下了一件衣物。

  “启禀皇上,不凑巧,小女今日身子不适,不便侍寝,唯恐损了圣上威严。”尽量的,让自己语调看上去steady,黎萱轻轻的微笑,言语波澜不惊,似在陈述一件事实。

  许久,二人无话。

  他看了她久久,似要看穿她的心和不明就里的情绪。

  “既是如此,那就早些休息。”

  眼眸深深得,似乎望穿了一切,又似因在暗夜,隐藏起了情绪。

  他起身拿起外衣,潇洒的走出门外,孤寂的背影却让人不禁想挽留。

  ☆看*正#版w*章节EQ上酷A$匠网:

  临别时,轻轻的话,震透了二人的耳膜。

  “过几日,老丞相前往西部治理灾患,你等同去。”

  这,是惩罚吗?黎萱忍不住惊慌。毕竟是皇上,不是常人可以糊弄的,他一定是看出来了。

  懊悔又庆幸着,黎萱一头栽在床上,嘟起了嘴。

  远方的身影渐行渐远,雾气笼罩着,似乎与黑夜融为了一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