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回到王府

  黎萱劳累的伸了懒腰,一夜未睡,真的好累。

  她轻拍了拍手,起身准备离开,回去补觉,暗自欣喜着。

  冷不防的,手被抓住了,床榻上的人似在喃喃自语着,“不要走——”流露出的哀伤和不舍任何人见了,都是不舍的离去的吧。

  “算了,看你是个病人的份上,我再陪你一会。”

  男子似乎听懂了她的话,微笑着,眉头不再紧皱。

  “表哥——”

  “表哥,你在哪额,你怎么了?”远处,传来少女的焦急的声音。

  唐雪儿刚在花园赏花,品尝着糕点,突然间听说表哥受了伤,匆匆赶来,焦急的寻找着心心念念的身影。

  黎萱还没有反应过来,女子大力的冲进了房间,看到床上躺着的身影,用力的摇晃着。

  “表哥,表哥,你怎么了?呜呜呜……表哥,你死了,我可怎么办啊?”

  男子因为被大力的摇晃,再次皱起了眉头,黎萱实在看不下去了。

  “别摇了,他还没死。再用力晃,淤血过多,可能就一命呜呼了。”

  黎萱站在一侧,把位置空了出来,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丫头。

  这时,唐雪儿似乎才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人,一见她和自己的表哥待在一起,瞬间,怒火就上来了。

  “你是什么人?说,是不是你害他成这样的?”口气没有丝毫的客气。

  黎萱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翻了翻白眼,不去看她。

  “若是我害了他,又怎么会用衣裳给他包扎呢?”

  女子顺着黎萱的视线望去,表哥的手臂上,果真缠着黎萱的衣裳,惊愕之情溢于言表。

  平日,表哥可是最讨厌别人碰他的呀,这个该死的女人,到底和表哥做了什么?要是和她争,她一定要她好看,咬了咬嘴唇,复杂的表情对面的人儿尽收眼底。

  “若是,你觉得我害了他,那我何不再害一次?”说罢,玩味的偷偷一笑,就要去解楚棣手臂上缠着的衣裳。

  “你等等,”女子惊呼着,她是疯了吗?这个时候,解开缠着的布带,是会血流不止的呀——到时候,表哥无药可救,自己可就一个人孤苦伶仃了。

  p最新C章~节#H上|Y酷)#匠|(网88

  语气不禁缓和了下来,“好,我知道,你不是伤他的人,那,你可以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吗?”

  “我凭什么要告诉你,本小姐不高兴了。”

  黎萱傲娇的撇了头,不去看她,以为自己是好欺负的吗?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她是不懂这些大小姐,可她有自己的性格。

  “你,你——”

  气愤的说不出话来,“大夫来了——”

  管家的出现打破了这一份尴尬,“好,快给表哥看看吧。”女子似乎瞬间忘记了不快,仿佛,在她的心里,她的心心念念的人比一切都珍贵和重要。

  黎萱让了路。

  “没什么大碍,还好止血及时,再开几副药,内外调理,过几日,便可行动自如。”

  古时的中药真是见效快啊,真是圣贤辈出,黎萱不禁暗自感叹。

  “好,有劳大夫了。”

  “姑娘严重了。”

  几次来回,大夫背上医箱,起身离去。

  这大家的寻医问诊,果真不同寻常,倍感有面子,人人对你尊敬有加,大夫在门外咧着嘴。

  “既然没什么事了,本姑娘就先走了。”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说给两人听的。

  “你走吧,这里不欢迎你。”

  黎萱也不再说什么,潇洒离去。

  “皇上,近日探听得到黎姑娘消息,说是——”

  侍卫犹豫着,不知如何开口。

  “但说无妨。”

  “是。”侍卫恭敬的抱拳。

  “据可靠消息,黎姑娘最近消失不见,是由于掉落悬崖底部,最后一次见她——是在楚公子家门口。”

  皇上缓缓的握紧了拳头,朕整日国务繁忙,她竟惹是生非。

  看着皇上似是阴雨连绵的表情,侍卫暗叫不好。想必这次,黎萱姑娘是难逃惩处了。

  这姑娘平日对下属客客气气,毫不矫揉造作,不论皇上定了什么处分,自己定会为她求情。暗自思忖着,便听到威慑的声音传来,“下去吧。”

  “是。”

  王富贵在一旁干着急,这个死丫头,又惹出了什么事?这回可怎么收场?唉,怎么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