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解不开的谜

  “百兽鸣语……”

  黎萱轻声的念出来,那是不是意味着,学会了这本卷册就可以与百兽对话?如果真是如此,那可就赚大发了。

  酷匠(●网Z首(M发

  黎萱暗暗惊喜着。生性聪慧的她,不需耗太多的精力,就可以研习常人需要花费很多时间的东西,真是天助我也。

  她抬眼看了看大鸟,它似乎也理解了她的意思,啾啾的欢叫着,似乎在说,这个世界上,能听懂他语言的人不多,他想要与人分享喜怒哀愁。

  “放心吧,小东西,很快我就可以和你作伴了。”

  说罢,黎萱拿出了卷册,认真的研读起来,上面用文言记载了口型和对应的意思。还好自己在大学时对文言略有兴趣,还能看懂。所以啊,当初学的看似没什么用的东西或许将来总有一刻会用上。而且,如果是危急的时候,那是用千金也难买的,俗称,垄断资产。

  时间一天又一天的过去,老妇人也不管黎萱的死活,不知她在做些什么。黎萱也偷偷的找到了一个密室,在暗中进行着研习。

  床边的花瓣血迹越来越浓,她预感到,那一天也快要来临。

  大鸟,我似乎明白了。

  她暗暗自语着,尝试着用鸟语交流。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老妇人是在用一种巫术,延续着女子的生命,却也在耗损自己的寿命,可是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书中的一部分内容,她始终没有参透。

  乖,她摸了摸大鸟的头,它听话的啾啾叫着,似乎在欢欣鼓舞。不久,就叼了熟透的果子过来。日久人心,经过这些日子相处,一人一鸟,俨然成了好朋友。

  “喂,死丫头,你到底什么时候走?”老妇人似乎带了怒气,没好气的问。

  “您不是说我想呆多久都可以的吗?”黎萱随意说道。

  “已经一个月了,我这可不是供你吃喝的地方,老身请你速速告辞,这个女人你是带不走的。”它言语犀利,充满了鄙薄。

  “可我偏要带走她。”黎萱语气中的确信让人无法忽视。

  老妇人愣了楞,刚想说什么。

  “咳咳……”鲜红的手帕上,浸满了血液。黎萱一瞬间清明了。

  “老婆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一直在用生命为她延续着寿命,如果是这样,您一定希望她幸福吧,何不让我带走她?”

  “呵,真是做梦,咳咳咳……”

  又是猩红的鲜血,触目惊心。

  紧接着,她再也控制不住,大口大口的喷着血。

  一旁的大鸟见状,惊慌失措,扑闪着翅膀。

  “鸟儿,你别怕,我知道,它照顾你很久。虽然做了很多坏事,可你还是舍不得,是吗?”

  鸟儿垂下头,似乎肯定了黎萱的话。眼神中,哀恸刺痛了人心。

  它轻轻的摸着他的头,“别怕,人总是有悲欢离合的,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

  “好一个多管闲事的女子,你竟然还偷学了兽语,既然如此——”

  “你屈膝盘坐,精气集中于丹田,准备好了吗?”

  黎萱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身体火辣辣的难受,似乎被注入了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很久很久……

  妇人“扑通”一声倒下——“喂,喂你怎么了?”黎萱赶忙上前,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身体被传入的能量是她从未有过的,似乎是一种好的,难以言喻。

  “老身寿命不长了,实话告诉你,我一直使用巫术,用鲜花做引,蒋精气注入到她的体内。她醒来之日,就是我蒋死之日,老身若是就这么死了,毕生的能力无人延续,我定蒋死不瞑目。所以,才穿给了你。你带她走吧,带她去颠覆这个世界吧,哈哈哈哈!!”

  “喂,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还没有说完,老妇人“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心跳骤停,没有了呼吸。

  “呜——”

  大鸟似乎在哀悼。黎萱第一次开始相信,动物有自己的生命感情和表达的方式。

  她轻抚着它的头,紧紧抱在一起。床塌上——花瓣一点一点的枯萎,整个冰床变成了粉红色。

  冰床上,女子苍白的容颜,一点一点的,变成了绯红。

  黎萱提起了心。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她一旦醒来,欧阳辰一定誓死和这名女子相随,再也不失去。因为尝试过别离,才知道那种深入五脏六腑的痛苦。

  而这个女子,如今,心中牵挂的又是谁?

  这个老妇人,究竟有何用心?

  一切一切的迷,藏在她的心里,又似乎,消散在风里,找寻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1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