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的日子真是百无聊赖,已经在房间呆了三天了,尽管好吃好喝,这样下去还是会闷死人的啊。

  不行,我得想个办法。

  黎萱暗自思忖着。

  “这位大哥,我肚子痛,想出去方便一下。”

  黎萱捂着肚子,那模样真像是受了天大的痛楚。

  “嗯,你去吧,可别耍什么花样。”侍卫显得很好说话。

  “哎,好,谢谢大哥。”黎萱一边拱手作揖,一边千谢万谢,终于要脱离苦海,恢复自由身了,喜悦之情却不能流露。

  “王婆,你和她一起去。”侍卫又加了一句。

  突然间,仿佛五雷轰顶。

  “哪个王婆?”黎萱张大了嘴。惊愕溢于言表。

  “主子特意为你安排,怕你有什么不便,我们两个粗枝大叶的男人照顾不了你,就找了王婆。”侍卫还算耐心的解释着。

  黎萱的脑子里却是一团乱。这个男人,还真是小看了他。恨的咬牙切齿,却不能暴露。还是,再找机会吧。

  “姑娘,老身陪你一起去吧,就离这儿不远。”一个佝偻着身躯的妇人,虽是满脸皱纹,仍面带笑容。

  “哎,好,王婆,谢谢你。”

  “不用客气,姑娘,这是老身应该做的。”老妇人瞬间对这个有礼貌的姑娘有了好感。

  “王婆,您知道,你们这个主子是什么来历吗?”

  路上,黎萱不忘打探男人的底细。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知己而不知彼,一胜一败。不知己而不知彼,每战必败。

  “这个啊,老身也不清楚,我啊,也是受人所托,老身说实话,他们就是不能让你逃走,呆在屋子里。”妇人弯着身子,咳咳的说。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黎萱心里装满了疑惑。

  “这些大人物的心思,老身也猜不透,不过姑娘,你应该算幸运的,毕竟,他们没有把你关在木屋之类,根本不能住人的地方,您每天还有好吃好喝的,就算是坐牢,也是值了。”王婆半真半假的开玩笑道。

  黎萱也知道,这是个善良的老人家,一时不再说什么。

  “王婆,谢谢您告诉我这些,不过,我终有一日是要离开的,如果有缘再见,我一定会报答您。”黎萱语气中的诚恳显而易见。

  “姑娘,您可别这样说,折煞老身了。”老妇人向后退了退,缓缓说道,“老身活了60多岁,儿子战死,已经无人养老,只求多活一日是一日。这次的事情,是因为这个主子曾经帮过老身,老身才替他做事,陪着姑娘。只求姑娘不要怨恨老身,就心满意足了,咳咳咳……”

  她一边用手帕捂着嘴,一边用力的咳嗽,断断续续的说道。

  “好了,王婆,我们不说这个了,我怎么会怪你呢,我们走吧。”黎萱微笑着拉王婆的手,两人的亲密无间宛若母女。

  这个善意礼貌的姑娘没有心机,待人处事处处宽容,日后或许会有一番作为啊。活了大半辈子,看了人人生的王婆心里暗自想道。

  “最近怎么样?”男子随意的翘着腿,环胸问,仿佛在问,今天天气怎么样。

  “拜你所赐,我过得很好。”

  黎萱没好气的说。

  “噢噢,那看来就是不好了。”肯定又散漫的语气听到黎萱的耳里就是很不舒服。

  “你什么意思?”

  P最0新章》节s+上!b酷S_匠%网b

  “女人一般都是口是心非的。”

  他不在意的说,不知怎的,黎萱忽然就来了气。

  “那你是接触过很多女人吗?”

  冲口而出的话让两人都愣了一下。

  随即,男子噙上了笑,靠近黎萱,“你这是,在吃醋吗?”

  吃你个头啊,吃醋,老娘只是更加觉得你玩世不恭不可靠了而已。

  面上不动声色,“是啊,我吃醋了,所以你可以看在我吃醋了的份上放了我吗?”

  男子哈哈大笑,“女人嘛,还是乖点的好。”那表露出的成就感就像是坐拥了山河。

  随后一滞,语气一改,“不过,这天下,为我欧阳辰吃醋的女人多的是,从不缺你一个。”

  “我又凭什么放了你?”

  “你,你说话不算话……”黎萱已经气的瞠目结舌。

  “我从来说到做到。”他笃定的说。

  “那你为什么要关着我?”一时间,黎萱情绪复杂,冲着他问道。

  “我说,不想你和他呆在一起,信吗?”男子沉默了许久,开口。

  黎萱睁大了双眼。

  “哈哈哈,骗你的,怎么可能,我的身边从不缺女人。”说完,起身离开。砰的一声关上了门,又仿佛在极力掩饰着什么了,留下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黎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