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一切都准备好了。”王富贵尖锐的声音直入耳膜。

  “好,出发。”面无表情的站立着,仿佛天生的王者。或许,不是仿佛,而是一种无法改变的事实。

  “喳。”王富贵恭敬的颔首,拍了拍袖子,喜笑颜开。

  一路上,百姓纷纷探出头观望,好奇心盈满了心头。这是谁家的公子?这么大的气派。

  有谁会想到,这是当今的皇上,九五至尊。此番微服出巡瞒过了众多人,但仍有心机叵测的大臣安置了眼线。

  “楚棣,这次微服出巡你可要好好带我领略民间风情。朕平日在宫中见多了繁文缛节,处理大小事务,都没有好好的放松身心。你常年在民间游走,见多识广。一切交给你了。”

  “皇上言重了。微臣无所事事,得皇上庇佑,在宫中可自由出入。微臣必当不辱使命,鞠躬尽瘁。”

  “哎哎,这才是言重了。朕只是想去见见那些美景美人,什么鞠躬尽瘁,哈哈哈哈,真是可爱。”说罢,打开了折扇,微风轻拂,撩动人心。

  在京城百姓的心中,当今圣上,一定是位难以接近的人,试想一国之君,整日批阅奏折,倾听大臣意见,劳心劳肺,怎能不脾气暴躁?

  论谁也不会想到,这位九五至尊,私下和一品带刀侍卫是好兄弟,两人饮酒下棋,好不快活。

  有时,人就是这么奇怪,性格相似的人常常走不到一起,甚至越来越远。而风格迥异的人有时却能相谈甚欢,甚至成为知己。

  或许,人生就是这样,平淡中透着惊喜。你不知道未来的样子,也无法去描摹,但它遥远却璀璨。身边的人,时时刻刻,都会成为另一番模样。

  “皇上,您还有什么需要的吗?”王富贵早已备好了糕点和各类生活用具。

  kx酷nm匠网4‘永:'久《b免!¤费看%:小F~说0“

  “没有了,退下吧。”

  “喳。”

  “等等。从现在起,不必称呼朕为皇上,就叫朕——四公子吧。”

  “喳,皇~噢不,四公子。”王公公匆忙的退下,头上冒出了豆大的汗珠,生怕说错了话。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自己跟了皇上也有五年了,却始终没能摸清秉性。或许因为,是皇上吧,注定不同于常人的。人尚有七情六欲,而比这更复杂的,自己一个老人怎能彻悟呢?

  “欢儿,我们这是做什么呀。”

  “小姐,您不是被选为秀女了嘛,这次皇上微服出巡,指明要您也跟随呢。”

  “我?我有什么好去的,我不去。”

  “小姐,您怎么能这样说呢?不去?不去可是抗旨啊。那我们这一家上至老,下至小,都会被问罪的啊。”

  “想想我今年才18岁,还没来得及嫁人,父母都七十多了,也没有好好报答,早知道,我就该多陪陪他们的,呜~呜呜呜呜…”

  “哎,行了行了,别哭了。我去,去还不行嘛。”看着一旁水灵的丫头哭的梨花带雨,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黎萱打心眼里佩服,这丫头是真笨还是真笨呢?哎~“欢儿,别哭啦,你随我一起去吧。”

  “真的吗,真的吗,小姐,我也可以去吗?”小丫头嘴角上扬,微笑仿佛明媚的太阳,眼角还挂着泪珠,让人心生怜爱。

  “当然是真的喽,你啊,整天在院子里,一定闷透了,我呢,正好也缺个伴,一起去出游喽。”

  “小姐,小姐你真好。欢儿一定誓死追随小姐,永不分离。”

  小小的人还不会许誓,她只知道,这个主子对自己好,殊不知,将来有一天,自己也会变,变得违反誓言,变得单纯不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