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萱萱,你在哪儿啊?”太监王公公扯着已经嘶哑了的嗓子,尖锐的声音穿透了整个树林。

  “这个小姑娘,刚来没几天,就出了事,都怪我啊,不该让他出去的,她一个女孩子多危险啊。想我王富贵在宫里这么多年了,没遇过几个知心的,这小丫头是个好人,菩萨大帝保佑我的萱萱平安无事啊。”王富贵一边念叨着,一边流下了泪,他拿出手帕,偷偷的抹掉。

  “干爹啊,您别太难过,萱儿姐姐一定会没事的。不过她也真是,出来瞎溜达个什么劲啊,这宫里多好,要吃的有吃的,要喝的有喝的。”

  小贵子一双眼睛滴溜溜的转,他就是不甘心,哼,凭什么这个叫黎萱的女人才来了几天,干爹就对她这么好,自己可是从小在宫里长大,陪了干爹十几年,也没见干爹为他掉过眼泪。小贵子已经在心里暗暗地记下了这笔账,脸上不动声色,关怀问切。

  “孩子,你还小,你是不知道啊。我在宫里生活了这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我只要和他们说上这么一两句话,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这么多年了,见惯了尔虞我诈,勾心斗角,每个人或多或少的藏着心机。有人因此成就了一番大事,坐上了高官爵位,从此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在这繁华,令人艳羡的背后,却依然有数不尽的忧愁和惶恐。多少人虎视眈眈,多少人争先恐后,多少人唯恐天下不乱。人啊,担子越大,责任就越重。”王公公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似乎是谓叹,又似乎,是说不清的融入了,深深地,复杂的,人性的感慨。

  “有的人啊,一着不慎,满盘皆输。都说人生是棋局,何尝不是呢?有时候,看似山穷水尽,实际上,柳暗花明又一村。偏偏有时候,成功近在眼前,对方打你个措手不及。谁又能说清其中的利弊善恶呢?我只是一个陪在皇上身边几十年的老人家,岁数也是一大把了,能多活几年那都是老天的赏赐,平时见多了大人物,有文豪,商贾,将军,妃嫔,自然见的多也就识广了。我呀,从来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有时候,都不会被人注意到,这皇宫,是蜜糖,也是毒药。”老人家似乎是累了,眼神充满了饱含世事的沧桑。继而微笑。

  “小贵子,你不用明白这么多,只要知道,皇宫虽有奸诈唯利是图的坏人,可也有善良助人的好人,就像你的萱儿姐姐。”

  小贵子睁着大眼睛,听的一愣一愣的,转而,露出了微笑。

  “我知道了,干爹,我会像萱儿姐姐好好学习的。”

  “好,这才是好孩子。”欣慰的笑容在老人家的脸上洋溢开来。

  “咳,咳咳~”他掏出手帕,用力的咳嗽,悄无声息的把被血染红的手帕塞进腰包。

  “哎呀!真是好重!”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抱了一大捆树枝,距离在了勉强找着的空地上。看来,得用最原始的方式了。黎萱微微一笑,眼神散发出的坚定和自信让人移不开视线。

  “喂!大家快看啊!那边好像有人!”不知是哪个护卫大声的呼喊,大家的目光集聚在了东方。

  “快,搜!”一群队伍浩荡匆忙的,向着黎萱燃起的火走过去。

  “喂!我在这,我在这!”看着一群拿着火把的人,黎萱惊喜的喊道。

  “让主子受惊了,请随我们回宫。”为首的人恭恭敬敬。

  “哎,我没事,不过你们怎么这么久啊,我都被蛇咬了呢。”黎萱瘪了瘪嘴。

  “什么?被蛇咬了?”王富贵颤抖着奔向黎萱。

  “有没有事啊,孩子?是毒蛇吗,啊!这可不得了啊,赶快回宫吧,让太医瞧瞧。”

  “我没事啦,王公公。”想着刚刚发生的场景,黎萱避过了这个话题,心里却对这个如此关怀自己的老人家多了一分好感。

  毕竟来到这个世界不久,人心险恶,有这么善良的老人对自己关怀,以后自己一定要好好报答他。

  队伍回京,一时无话。

  “什么?她竟然回来了。”听着小丫头的汇报,黎诺愤愤的咬着牙。

  8_酷k匠IA网永l。久免W)费e:看小说q

  死丫头,这次算你运气好,下次可就没这么容易了。美丽的脸庞上,阴狠的眼神显得尤其不协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