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女选拔的决赛,由皇上亲自评定,一经选拔上,可进到宫里,进一步学习宫廷礼仪,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各位,好好表现。”

  “是,公公。”

  知了不住的叫着,让人心生厌烦和杂乱。此时,黎萱的心中却是一片澄明。

  那么多大风大浪都挺过去了,不在乎选拔决赛,冥冥之中,上天自有安排,就像他穿越到这个王朝,随他去吧。船到桥头自然直。

  “这最后一关,我们考取的,是诗词和对联。规则大家都听清楚了吧,下面,比赛开始——”又是惊动天地的锣鼓声“第一位,杜彩卓小姐。”

  “小女不才,带来诗歌一首,对联一副”说罢,欠了欠身,柔弱的似杨柳,随风而倒,让人不禁想扶一把。

  “汲来江水烹新茗,买尽青山当画屏。独览梅花扫腊雪,细睨山势舞流溪。”诗歌身临其境,意境非凡。

   她羞怯的神态像极了画中的仙,自记事以来,彩卓便被灌输理念,一定要成为皇上的妃,自然,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绿绿红红处处莺莺燕燕,花花草草年年暮暮朝朝。”

  “好!”

  “真是好作啊!”在场的人无不频频赞叹。点头拍手,互相议论。

  果真是有才,黎萱心想。

  “下一位,黎萱姑娘。”

  “君子兰花,朝白,午红,暮紫。虞美人草,春青,夏绿,秋黄”不急不慢,一字一句,像是看透了这世间浮华。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好!哈哈,原来才女一直藏于民间,是老朽眼拙,今日当真对两位姑娘刮目相看啊。”

  “将军过奖了。”黎萱不卑不亢,轻轻低头,微笑着作揖。

  “二小姐,三小姐好像比从前更有才了呢。”

  “你这死丫头,竟敢胳膊肘向外拐,我白养你了。”

  “不不,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她变得比原来聪明,我们再去治她,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喜儿暗暗心惊,生怕说错了什么话。

  “哼,就算是这样,她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恨恨的咬着牙,这黎萱几次三番抢了她的风头,这件事,不会就这么过去,阴冷的目光一闪而过,极其不易被察觉。

  这宫里的礼仪真是繁冗复杂,才进来两天,就让人吃不消。黎萱无奈的揉着腿,清秀的小脸皱在了一起,让人看了颇为心疼。

  “哎呦,王公公,你就让我出去吧,你看我都学了两天了,宫里太无聊了,我会闷坏的,王公公,好不好嘛。”可怜巴巴的小脸我见犹怜。

  “姑娘,真不是我不让你出去,是皇宫有规定啊,秀女成为妃子之前是不可以出去的,在这期间,有逾矩的都有可能被淘汰,我说,你怎么不怕被淘汰,当不了王妃呢?这来到皇宫的姑娘们,可没有一个不想着飞上枝头当凤凰,更何况,姑娘的身世更是优人一等。”

  “哎呦,公公,您快别说了,我就出去一小会还不行嘛,很快就回来。放心吧,啊,好不好?”眨巴着大眼睛,一副期待的模样。

  “哎,好吧,那你可要早去早回,这要出了什么事,老奴可担当不起。”耐不住黎萱的软磨硬泡,只得无奈的答应了,不然,这姑娘估计得折腾一天。

  想他王富贵九岁便进宫当了太监,如今到了不惑之年,什么样的主子没见过,偏偏头一次遇上这么个姑娘,不想当王妃,整天的想着玩,天真任性,真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二小姐,刚刚得到消息,三小姐偷偷溜出了宫门。”喜儿在黎诺耳边轻声说道。

  酷匠w网r永l/久免Z费_看小a*说

  “好,是她自己找上门的,这可怪不得我了。”阴冷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算计。

  “喜儿,你派人好好跟着她,按照我说的做,像这样……”

  “可是,小姐,这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有什么事我负责。”

  “是,小姐。”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喜儿领命去了。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今天是个好日子,千年的光阴不能等…”

  黎萱愉快地哼着歌,心情前所未有的美丽,就像笼中的鸟,收获了自由,是嘛,她本来就不属于这个时代。就这么想着,一路欢笑着向前。

  猛然间,不知从哪窜出来一条蛇。

  “啊!”

  来不及反应,她飞奔着向前,跑了许久,累的跑不动了,担忧着向身后看去,终于安全了吧。

  不过,这里是哪里?周围都是树,荒无人烟,刚刚一心躲避毒蛇,没有记得来时的路,委屈的泪水不禁流下,自己怎么办,难道要死在这里了?没有人来救她,天色已晚。

  想了许久,禁不住睡意,终于累了,沉沉睡去。

  “皇上,奴才刚想给黎萱姑娘送去晚膳,发现她,她……”太监支支吾吾。

  “她怎么了,说!朕赦你无罪。”

  “皇上,黎萱姑娘她不在房间里,唉。”无奈的叹着气,摇了摇头。

  “速速派人去找,方圆十里,一家家仔细查,出了什么事,小心你的脑袋!找不到就别回来!”

  “是,皇上,奴才遵命。”匆匆忙忙的告退,鲜少见皇上情绪波动如此,莫非,是对那黎萱姑娘动了心?来不及细想,连忙差人去找,他可不想因此受到牵连,甚至于丢了脑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