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让叶薰帮我种海棠,但我知道叶薰没有空,所以,我就趁着叶薰不在的时候拖着叶繁帮我一起把它给种上了。

  因为在我的手上能活下来的植物着实不多,所以,在我偷偷为七株一人高的小树苗每一颗都浇上一大桶水以后,我被逮住我的叶繁强制性的胁迫着答应,将这七株小树苗的养育权转交给家里的园艺阿姨。

  我记得当时被叶繁叫过来的园艺阿姨看着我一脸慈祥的问:“二小姐,请问您刚刚浇了多少水了?”

  我回答:“每株一桶吧……”

  然后,我发誓我真的看到园艺阿姨的脸僵了五秒钟,最后……那七株小树苗被人连根拔起,在我的欲哭无泪反抗无效后,被转移到院子的另外一个地儿去了。

  也就是说,我连它的种植权都被生生的剥夺了……

  ……

  因为被迫交出了海棠树的种植权和全权养育权,我很是不开心的蹲在被转移了地方的那几棵小海棠树苗前,盯着它们被埋在土里的部分一直的看。

  叶繁笑着蹲到我身旁对我说“如果你想要它活的好好的,就别不开心了,园艺阿姨很厉害的。”

  对于叶繁这个罪魁祸首,我没什么好说的,更不会告诉他其实我蹲在这里完全是因为,我原本是在纠结要不要干一次把它们偷偷拔起来再种回去的勾当的,可后来看到它们如今的状况很是不错,所以纠结了半天还是决定不那么干的时候,悲催的我发现我好像蹲的太久,所以起不来了。

  “洛洛,蹲这儿干嘛呢?看蚂蚁?”就在我沉默的时候,身边又多了一个人。转头看去,那个人正偏头看着我,一双好看的长眸里带着笑意。

  抖了抖睫毛,我觉得,对比这个人和叶繁,我还是比较喜欢依靠叶繁,所以,我转头看着叶繁跟他说:“繁繁,扶姐姐一把,姐姐起不来了……”

  叶繁在外人面前从来不会不给我台阶下,所以他憋着笑,低头将我扶了起来。

  “洛洛,我特地来找你的,你怎么不开心的回应我一下呢?”上官珏也随着我起身,转过身来看着我,笑的很随性。

  “我不认识你。”我转过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

  “上官家大少爷来叶家做什么?”叶繁扶着我的肩膀,随意的问。可是我听着他的语气,却隐隐的带着一些剑拔弩张的感觉。

  叶繁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好像不太看好上官家的人,年纪又小,所以难免有些不愿意隐忍。

  “哦,这个嘛,我来追求你家姐姐。”上官珏看着叶繁笑着说。

  “开什么玩笑,上官珏,别忘了当初是谁推开了我的姐姐,看着她跟上官烨订婚的。”叶繁握着我肩膀的手紧了紧,我抬头想要看看他,却被他抬手捂住了眼睛。

  “上官珏,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你们家没有一个好人,从来都是失去了以后才懂得珍惜。你是不是因为姐姐即使忘记了一切,也依然爱上了她被你推开后温暖了她的上官烨,反而忘记了带给她伤害的你,所以觉得很奇怪呢?”

  叶繁的声音里带着几分隐忍的怒气,我被他遮着眼睛,所以看不见。

  但我可以想象到叶繁会是多么生气的表情。

  “确实,你们的那段过往,姐姐埋的很深,谁也不知道,可我去了国外,知道了一切。”叶繁轻轻叹了口气,“你在国外逍遥快活的时候,可曾知道我二姐回到家里时是怎样一幅模样?说的这么多,也不过是想让你放过我姐姐罢了,我不希望再见到她第二次那副模样,不想让她受到那样大的伤害了。所以,这一次,算我求你,求你放过我姐姐……”

  叶繁说完,松开了捂着我眼睛的手,我睁开眼睛看着站在我对面的上官珏,眼睛还有些模糊。

  “你不明白那个时候我的处境。”上官珏这一次也没有笑,脸上是难得的正经。他低头看了我一眼,然后目光上移看向我身后扶着我的叶繁:“我从没想到我会失去的那样快……当初是我伤害了她,那是事实,我也不想去多解释些什么,因为即使解释了,也没有什么用处。不过……这一次,我只是想要努力的补偿些什么,用我仅有的这一点能力,请你相信我一次,叶繁……你应该最清楚不过,除了你们叶家,在世家里的所有人的命运都会被提前安排好……而作为世家里的一个小辈,我们也只能无力的做些没有意义的挣扎罢了……”

  “感情其实很脆弱。”我看着上官珏眼睛里的那抹悲伤,忍不住的开口,“有些时候,明明是说好了的海誓山盟,坚定不移,到最后仅仅是几个误会便能将原本好好的两个人拆散。”

  院子里的桂花树每月都会开花,此刻正好开了花,有风吹来,还能带起阵阵的花香。我转过头去看着它随风摇摆的枝叶,淡淡的说:“我大概能猜到你的意思。有些时候,是这样的,就像古代被迫和亲的公主,明明不喜欢,但她的父王怎么安排,她就必须要怎么做,这就是权势力量的差距。”就像我前生的二皇姐晓云公主一样。

  说到这里,我回了头,对上上官珏的眼睛:“可失去了,便追不回来了,你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想要补偿呢?是不是,还在期待着能再次找回自己失去的?”

  我能感觉到身后扶着我的叶繁怔了怔,站在我身前的上官珏也低头看着我,一双跟七哥十分相似的眼眸里划过几分震惊。

  s◇更dh新最快&上◎酷{匠KE网y

  “洛洛,你……还记得么?”上官珏看了我许久,敛下长睫问我。

  “不是啊。”我举起手中的手机晃了晃“只是最近小说看多了,有一篇大概就是讲小攻被家族逼迫被迫放下小受,小受受到伤害所以跟另外一个人在一起了的故事,虽然我不明白按照你的说法,在你们家族人的眼里,“以前的我”嫁给你和嫁给烨有什么区别,但你说的那些,我不记得的那些,对于我来说,也不过是像是听着别人的故事一样的感觉罢了……”

  “小攻,小受?天!二姐……你最近都在看些什么!”叶繁单手捂着脸,已经出戏了。

  “我知道了……”上官珏低头看着我,好看的长眸里,眸色深深,“洛洛,假如你受到伤害了,到我这里来,我会尽自己的能力,保护你的。”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