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看到的是跟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呆的地方很相似的另外一个地方。

  四周的墙被刷的很白,就连窗帘和被子都是白色的。

  我低眸看了看自己贴着止血胶的手背,再抬眼看了看四周,然后小心的坐起了身。

  “洛洛~感觉怎么样啊?”上官珏从门外开门进来,正好看到我起身,自然的走进来拉开一把椅子坐下,他单手撑着床沿,笑着看着我问。

  “托教官的福,之前不太好,现在貌似好了。”我从来只说大实话。

  “真是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他笑着抬起手,把我的长发揉成了鸡窝。

  不过好在头发很顺滑,只以鸡窝形态存在了一会儿就又恢复了原先的模样。

  抬头看了他一眼,充分的表示完我对他这种小孩子的报复根本不在乎之后,我问他:“这是哪里?”

  “十三区专属的医院呗。”他单手撑着下巴,手肘撑在床铺边上,看着我漫不经心的回答。

  我低头看了看他撑着下巴的那只手,修长白皙,骨骼分明,也是很好看的一双手。

  “大哥。”门被人随意的敲了敲,七哥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个塑料袋,走过来把装着皮蛋瘦肉粥的塑料袋放在我身旁的桌子上,伸出手来放在我额头上探了探,“已经退烧了。”收回手,他低头看着我问:“饿么?”

  我看着他的眼睛,摇了摇头。

  “话说,你们不要忽视我啊,我还在呢,别当着我这单身人士的面秀恩爱。”上官珏依旧撑着下巴,另外一只手曲起来敲了敲床沿的铁架。

  “大哥,要是你愿意的话,你很快就不会再是单身人士。”七哥握住我的手,帮我把手放进了被子里,然后拉出椅子坐到我身侧,看着坐在他对面的上官珏说。

  “嗯?”上官珏收起撑着下巴的手,将手撑在床上,起身看着上官烨,弯了弯唇角“烨,你应该知道我要什么。就算是兄弟,倘若你得到的不懂得珍惜,我也不会让你什么,所以……”说到这里,他偏头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随后转身走出门去“虽然晚了点儿,但我还是觉得,有机会的时候就该毫不犹豫的下手。”

  当他走到门前的时候,单手搭在门把手上,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似得,停下身来,他没有回头,只是站在门前,问我:“洛洛,你几时候回来?”

  我看着他颀长的背影,目光划过他搭在门把手上的手,他的手很好看,此刻正很用力的握着门把手,就算是我这样的距离,也能看出来他有多用力。

  我低眸将手从被子里拿出来,放在眼前捏了捏拳头,发现自己好像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下午,我下午回去。”我重新抬头看着他的背影对他说。

  “嗯,那我等你。”他说完就毫不犹豫的开门离开了。

  “洛儿,你是不是想问我什么?”我还在看着那扇关上的门发呆,七哥突然出声问我。

  “我不想问你什么。”我转回头来看着他狭长好看的眼眸,笑了笑“就像你什么都不会问我一样……昨天,对你说了奇怪的话,对不起。”

  “洛儿……”他看着我,深黑色的瞳孔里,深不见底。

  “嗯,我在。”我回答他。

  @酷*m匠u*网Fg唯一mY正^:版,J&其K他@都Z是6x盗版d

  毫无预兆的,他忽然倾身上来,低眸吻上我的唇角,修长有力的手臂撑在我的身侧,手撑在我身后的床头上,他抬起另外一只手托住我的后脑,然后,闭上了眼睛。

  周身的海棠香令我迷糊的找不清方向,我睁大眼睛,看着他长长的睫毛,承受住他带给我的温柔缱绻,能做的,也仅仅只是抬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

  “洛儿。”他轻轻咬了咬我的下唇,声音低沉性感,“洛儿,我要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我听到他的声音,周围海棠花的清香愈加的浓郁,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禁止。

  我睁着眼睛,看着我身前的这个人,看着他好看而深沉的眼眸,垂下长眸,松开一只握住他衣服的手抚上心口,感受到来自那里最为强烈的跳动。

  许久,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他离开了我的唇,放开了我,然后,我听到我自己的声音。空灵而虚幻。

  我说:“嗯,我会是你的,所有,都是你的。”

  ……

  窗外的阳光直直的透过树木落到了地面上,已经是正午了。

  我抬头看着窗外的世界,再看了一眼床沿空着的椅子,七哥去办离院手续去了。

  我坐起身来,头发有些乱,但我没有在意,抬起手将领口松开的扣子扣好,回忆起七哥刚刚将头埋在我肩膀上告诉我说,他果然还是不想在我嫁给他之前就做那样的事情的时候,我将手放在他后背的那一瞬间所感受到的他的僵硬。

  虽然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掩饰了过去,但我没有告诉他,我不蠢,前一生我也活了那么多年,察言观色虽然不算十分厉害,但我还是能感受到,他对我的抗拒。

  抬手擦了擦眼角的眼泪,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明明抗拒着我还要来吻我,还要深情款款的对着我,但我想,我终于应该承认,他欺骗了我,或者说,从来都是在欺骗我。

  我记得上官珏对我说的那句话,他说七哥什么都知道,只要他想知道,就不会有什么能是他不知道的。虽然我一直努力忽视,但我还是懂得,包括上官珏想让我改嫁给他的事,他应该,也知道。

  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在波涛汹涌,可是却被我狠心的全部压制了下去。

  我想,我可能可以感觉到,七哥他不喜欢我,不是真正的喜欢我。

  可即使是那样,我也并不会过多的在意,毕竟我现在不愿意想得太多,我只是想着,我爱七哥,我喜欢他,想要对他好,只要是他想要的,我都会给他,包括我自己。不管他今生变成了什么模样,前生我因为身体淳弱所欠下的对他那份爱情的回应以及那场交接了生死的婚礼,我都会尽力给他。

  因为,我不想再次的失去他。

  因为,我觉得,这是我欠了他的。

  也许爱情就是这样,最先喜欢上的人,不管怎样都会为自己找一个欺骗自己的理由,即使知道全无可能,却还是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心意奉上,想着,也许,再努力一些,再努力一些,就真的能得到他的回应了。

  就像从前最先喜欢上我的七哥,就像,如今想要努力补偿的我。

  只要他是七哥,不管他是不是真的喜欢我,我只是单纯的想着,我喜欢他,对他好就够了,也许,总有一天,他心里,就真正的有我了……

  起码,那个时候,尚且还算天真的我,是这样认为的。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