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当我背着一个大背包,换上大姐叶薰帮我准备好的军装来到专门培养国家特工的13区的时候,我看着站在我身前,低眸看着我的那个人,难得的发起了呆。

  那个人有着一张令人一眼看过便再难相忘的脸,大姐说,若不是他喜欢的是我而是别人,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对他出手的,毕竟,那个人就是一个闪光体,走到哪儿哪儿都能光芒四射,优雅而又有气质,身家也好,对爱人呵护备至且温柔是独一无二的好男人。

  以上就是所有见过他的人对他的看法,包括我和叶薰。

  因此,我应该是万千女子最为艳羡的存在。我是这个男人喜欢上的人,他对我百般呵护,温柔至极,可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着我好,我却觉得总是欠缺了些什么,那种感觉,熟悉又繁复,所以,我告诉自己,不要去想,也许,我之所以不适应,是因为他毕竟转生了一世,不能完全跟七哥的性格相同。

  酷匠@:网/正版@j首P发T

  但就算如此,那种想要抽丝剥茧好好思考彻底的想法还是会时不时的浮上我的心头。

  “洛儿。”也许是看我看着他发了呆,他笑着叫了句我的名字。

  “嗯,怎么了?”我反应过来,问他。

  “呵呵……”他轻轻的笑了声,伸出手来握住我的指尖,是我熟悉的那只手,那个力道“你是不是没有想到我会是你的教官?”

  我被他握住手,按照平常的跳动规矩跳动着的心突然颤了颤,我眨了眨眼睛,低下头去看了看他自然的握住我的手的手,随后才抬起头,看着他的侧脸问“你是我的教官么?”

  他似乎是被我问的愣了愣,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伸手将我的背包卸下接过去,他轻轻的嗯了一声。

  “长官好。”他刚刚把我的背包接过去,就有人过来打招呼。打招呼的那个男孩大概十八九岁的样子,长着一张娃娃脸,阳光而帅气。男孩跟他打了个招呼,随后偏头看着我,笑着问他“长官,女朋友嗷?”

  “不是。”他将我的背包递给那个男孩,随意的笑了笑“是未婚妻。”

  “诶?未婚妻啊?那就是未来嫂子了?”男孩接过背包,看着我好一阵打量“二哥你早说么,害得我装模作样小心谨慎的。看未来嫂子这气质和你的态度,我还以为是某个来巡逻的女上司呢。”

  他们似乎很熟的样子,可我好像没在意到重点。

  看了那个男孩一眼,又看了七哥一眼,最后把目光停留在那个男孩单手提着背包的手上,我抬手指了指,问男孩:“不重么?”

  男孩听到我跟他说话,好像有些惊讶“诶?”

  “那个背包很沉。”我向他解释。

  “哈哈,未来嫂子你不用在意,我在这里呆了很久了,这个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的。”男孩单手摸着后脑勺,俊秀好看的脸上绽开一抹阳光般的笑意。

  “其实……”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跟他解释,“我只是想让你把背包还给我,老爸说,背着这个来13区是基本的要求……”

  “(⊙o⊙)额……”男孩有些呆愣。

  “洛儿,你表达的太委婉了。”七哥握了握我的手对我笑了笑“没关系的,你已经进到13区了,跟我进去吧。”

  我看了看他的侧脸,心里此刻的想法是:他是我的教官,那老爸说一切服从教官的指令,所以我现在选择服从教官的指令而不服从老爸的指令,应该是没关系的吧?

  “嗯。”我应了他一声,回头看了看那个男孩,对他感谢地笑了笑,转身随着七哥走进大门。以上那个问题的答案,显而易见。

  ……

  不得不说,十三区作为一个训练特工的专训秘密基地,还真的不是一个人呆的地方。

  七哥他说他是我的教官,原本进去的时候我还担心他会因为跟我比较熟而对我放水,可当我忧心忡忡的列好队以后,看着站在我面前笑着打量我的教官的时候,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我们这边是有两个教官的。

  我原本的想法是,这一世我有了一个健康的躯体,那么不论如何我也要加强自己的身体素质和能力,毕竟没有人能比我更清楚,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是多么美好的事情,而我拥有了它,自然不会荒废了它,况且,前世因为太弱被人钻空子欺负的次数太多了,虽然最后我也懂得了怎样保全自己,但无论什么时候,倘若你没有保护自己的技能,频临绝境的时候那便一定只有死路一条。

  虽然叶薰告诉我这个社会是个文明的社会,但我看过几大家族在军区的任职,以及公司在黑白两道的分布。

  也许叶薰那样说是为了让我安心快乐的平凡生活,但她不知道的是,没有人比我更明白,权利越高的地方,越是复杂。

  所以我才会让老爸送我来十三区训练,虽然老爸没有特别嘱咐些什么,但我觉得,他一定也抱着跟我同样的想法。

  我不可能在他们的羽翼下被保护一辈子。

  即使再苦再累,也必须要坚持下去。

  ……

  “叶洛洛,你意志力很不错。”新教官低头看了全身湿透的我一眼,拿起笔在被淋湿了一些的纸上写了几笔,也不知道写了什么,但我觉得,不管是什么,一定不是什么正经的东西。

  我们这个区从我来了以后就分成了两个组别,很不巧的,七哥被指到我的对立组去当了教官。

  虽然我不知道七哥为什么突然放下忙碌的事物来到这里,不知道上官家和我们叶家在军区里的职务部署,但我很清楚,这一茬,一定是老爸搞出来的。

  大抵是七哥特意来了十三区当教官,准备给我放水,没想到老爸知道了,然后搞了些小动作,所以事情就变成了这样:七哥去当了对立组的教官,而我的教官……是七哥的亲兄长,上官珏。也是一个会放下职务跑来十三区没事就晃晃的闲人一枚。

  七哥告诉我的意思是,他之所以乖乖去了对立面,不仅仅是我老爸搞了小动作,这期间,还有他大哥的功劳。

  据说,他大哥的意思是,想看看未来弟妹的潜能。然后,为了这个,他就扔下总裁的位置跑来这里当我的教官了。

  大雨滂沱而下,落在我的眉眼,打在我已经被淋的湿透了的衣服上。

  我抬头看了看天空,再看了看撑着伞一脸悠闲的新教官,叹了口气,小声的说:“不知道会不会得风湿啊……”

  “不会的,叶洛洛,你还年轻,你要相信自己。”新教官明显是听到了我的自言自语,挑了挑眉回答我。

  “教官,我问你多大算不算越矩呀?”我没继续那个问题,从地上爬了起来。

  “不算吧。”新教官将伸缩笔头放在脸上压了压,把笔尖压了进去,然后低头看着我回答。

  “哦,教官你多大?”我问他。

  “你问我多大?是对我有意思么?”他没有回答我,反而是看着我笑了。

  我看了他一眼,也许我终究还是没把握好叶薰所说的冷笑话吧。所以我很严肃的对他说“教官,请你严肃些,我只是单纯的问你多大了。”

  “噗~25”没想到他竟然笑了,还回答了我。

  我撑着头有些不解,但我内心的重点不在这里,所以我选择把这个让我不解的问题忽视。

  “哦,教官,你也很年轻。”

  他听到我的话愣了愣:“什么?”

  “所以……陪我淋雨吧……”我一把扑了上去把他扑倒在地上,他手中的伞掉落在了一旁,做记录用的纸和笔也散在了一旁。

  我瞥了眼地上做记录的纸上那画的乱七八糟的搞怪小人,皱起眉头,看着被我扑倒在地上的新教官说:“教官,该做的训教我都会去做,不过如果你觉得我很好欺负,经常找没人的机会欺负我,那我就会……”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叶薰所说的说话说一半,令人自己猜想的那个梗,所以我忍不住的想试一试。

  新教官也被大雨淋成了落汤鸡,可是因为长得太好看,就算是落汤鸡,也是一只很帅的落汤鸡。

  单手枕着后脑勺,他抬眼看着我问“你就会怎么样?”

  我面无表情的捏起了拳头,放在他眼前问他“看到了没?”

  他很配合的点头“看到了,然后呢?”

  我被他问的愣了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拳头,然后告诉他“我就会揍你啊,我已经暗示的很明显了,你猜不到么?”

  “哈!”他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很有趣的事情,转过身把我给压在了身下。

  当我的后脑勺碰到加固的坚硬地面的时候,我用从叶薰那里学来的词骂出了我此生第一句脏话“他母亲的。”不过不晓得为什么,最近因为教官说特工要懂得隐藏情绪,先从无情绪做起,我面无表情做多了,现在也逐渐变得不论说什么都是一幅面无表情的样子了。

  我面无表情的说脏话被新教官看到了,自然又是好一阵嘲笑,嘲笑完毕以后,他抬眸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四周,随后低头看着我笑着问“比起要揍我,你知不知道,我们这个姿势,有多暧昧?若是被别人看见了……”

  “哦,那你先让开。”我很果断的打断他的话。

  “你还真是……”他好像有些哭笑不得,但还是很快就起了身。

  我在地上又躺了躺,这才爬起身来。

  “教官你为什么总是要对我特殊培训?”我有些奇怪的问,但依旧面无表情。

  “噗~够了,现在没有外人,你不用拘束,也不用继续面无表情下去。”教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选择说了别的。

  “对不起教官,我已经改不了了。”我继续面无表情。

  “那明天就练习微笑面对一切困难吧。”大雨好像变小了些。

  “不要。”我回答的很果断。

  “为什么?我可是你教官,我说了算。”他好像很想知道我会怎么回答。

  “是你说没有外人不用拘束的。”

  “你还真是……算了,回去吧……”

  “好的,教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