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市的雨每一次都下的很大,即使你之前碰上了一阵小雨,那也不要高兴的太早,因为下一刻,你就会遭遇到大雨倾盆,也就是说,在a市,倘若哪一天下了些小雨,那么接下来,你必须要有时刻准备接受大雨冲刷的觉悟。

  今天就下了一场大雨。

  窗外的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透明的落地窗前,点点雨水停留在玻璃上,汇聚成小水流往下流动。

  “洛洛,站在窗前做什么?”问我话的这个人,是我的大姐叶薰,在家排行老二。

  我叫叶洛洛,自我从医院里醒来到如今,已经过去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我已经大致的将这个世界里的东西了解的差不多了。

  据说这个世界里,有很多不同的国家,就跟我们那个时代的不同国君和不同领土一样。

  而与我之前所知道的那些不同,这些国家的皇帝不叫皇帝,一般都被称为总统或主席。唯有将军和以前的将军差不多,总之就是站在高处带兵打仗的那一种。

  听说,我爷爷叶城军就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将军。

  在这个世界里,那些有钱的商人不同于我们那个时代,相对于我们那个时候,这个世界的商人相当于我们那个时代的世家,而且这些世家还依着财力和势力在国际上分了等级。

  据说上了国际垄断榜的四大家族,叶家就在其中。

  第一是外国的三个家族并列,第二是叶家,第三是上官家,不过听哥哥同我说过,上官家不可能落在叶家后头,说不定,他们还隐藏了实力。第四是纪家,第五是洛家。当然,那是在国际上的排名,在本国的排名,叶家居于首位上官家是第二,纪家和洛家此后依次递推。

  “洛洛?”大姐也许是见到我在发呆,走上前来捏了捏我的手。

  “嗯?怎么了?”我看着她问。

  “没怎么。”她看了我一眼,回答。

  在我眼前的这个人,是我的大姐,文武双全,是叶家除了我哥哥之外最有实力的人。

  我们家有四姐弟,大哥叶熙如今就职叶氏企业的总裁,大姐叶薰志愿是当个律师,其实她在军队里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在家排行老三,算是最得宠的一个,上有能干的哥哥姐姐,下有优秀的各方面全才弟弟,所以我不仅受宠,还是家里最没用的一个。

  不过刚刚所说的那个在我之后的弟弟,听说叫叶繁,我刚刚出院的时候他正好有事外出去了,这一个月来都没有给家里捎个信儿,所以我至今还未见过他。

  “你们两个,都别站在窗口感受下雨天的气氛了,快来这边坐坐。”大哥叶熙好像是刚刚忙完了回来,一边把外套搭在了一旁的沙发上,一边把领带松开,那动作做的委实很帅气很有魅力。

  “忙完了?”叶薰拉着我走过去坐在叶熙旁边。

  “今天状态不错。”叶熙说完伸手揽住叶薰和我的肩膀,站远一点看,这姿势妥妥的左拥右抱。

  “大哥,你要喝水不?”我很乖巧从玻璃茶几上拿起一杯水递给他。这一个月,我已经学会了在这个世界生活的所有事物,就是有些文字还没有完全学会,所以,如今的我很有可能听不懂别人说的太过于复杂的话语。

  “洛洛,怎么总感觉你变乖了很多,这次车祸是不是把你的头也给一并撞坏了?”叶熙接过水放在一旁,然后双手放在我头上左边看看右边看看。

  “叶熙你别乱动,洛洛这次确实撞坏了脑袋,刚刚失忆呢,你可别把我最近教给她的东西又给整没了。”叶薰连忙伸出手去握住叶熙捧住我脑袋的手腕。

  “没关系的,我不会再不记得了。”我对他们说。虽然我还没有完全融入这个家庭,没有完全对他们放开自己,但他们对我真的很好,所以,我已经在尝试了。

  “咚咚。”两声敲门声响起,慈祥的管家阿姨站在门外恭敬的笑了笑,说:“大少爷大小姐,二小姐,太太请你们下楼,上官家的二少爷来了。”说完,看了看我,唇角的笑意更深了些“二小姐,这一次您大难不死可多亏了上官少爷及时送您去医院呢。”

  七哥。

  “哎,果然女大不中留啊,看我家小妹的眼睛都亮起来了。”叶薰掐了掐我的腰。

  l酷l匠_网B《唯OW一K正s&版UG,y#其!‘他都是T盗^.版q

  我不知道我的眼睛是不是真的如她所说亮了起来,但我心里真的忍不住的很开心。自从那天母亲带着大哥和大姐去医院接我回家以后我就许久没有见到他了,他说他有事要忙,最多一个月,他一定会来找我的。

  七哥他果然跟前一世一样,很守信用呢。

  “大哥大姐,我先下去啦。”对他们笑了笑,我赶忙冲下楼去。

  ……

  “洛儿。”站在门口的男人将伞递给了佣人,优雅而谦和。爸爸妈妈正在和他闲聊,我刚刚下去,他正好抬头看到我,唇角带着笑。

  我站在楼梯口,仿佛又回到那个海棠花纷纷落下的宫殿前,他自一片落英缤纷中朝我走来,身姿卓绝,轻袍如雪,微微上扬的眼角带着唯有我才能看到的温和。

  “你来啦。”我低眸对上他的眼睛,轻轻叹息,就如从前那许多重逢的日子一般。这个人,是我的七哥,即使他没有了从前的记忆,但唯有他,能在无意间做出从前七哥才会做出的动作来。

  “嗯,听说你已经休养的差不多了。我来看看你。”他有礼貌的和爸爸握了握手,优雅的笑了笑,这才回头看着我往我这边走来。

  我走下去,走到他身前,看着他因为刚刚下车进门而被大雨弄湿了一些的礼服,问他“你今天很忙么?”

  “只是去了个聚会。最近还好么?”他很自然的伸手过来握住了我的手,右手中指指节上的那个小小牙印搁到了我的皮肤。

  “挺好的。”我的手忍不住的颤了颤。

  “都快要是夫妻了,你们这么客气做什么?洛洛你从前……哈哈,都怪我,都忘记了……洛洛,你不记得了,也没有关系的。”妈妈走过来握住我另外一只手拍了拍,语气里带着几分宠溺。

  他倒是没有再说些什么,只是对我笑了笑,握着我手的那只手很自然的松开。

  “嘿嘿。”我笑了笑,收回手,对着老妈说:“我晓得老妈最好了。”

  她倒像是被我吓了一跳,连忙握住我的手问:“天呐,洛洛,你终于不再做温柔大家闺秀了么?”

  “咳咳……这句话其实是我从电视里学来的。”我捂着头有些难过。

  “噗……洛洛,你还是那样可爱。”叶薰这个时候从楼上跑了下来,抱着我一阵蹂躏……

  “你们别闹了,站在这里当柱子么?”我这个身体的父亲,也就是我的父亲,叶文英皱了皱眉头,对我们说。

  “我不怕他。”我转头悄悄的跟叶薰说。

  叶薰朝我竖起了大拇指“洛洛你死定了。”

  “叶洛洛,你明天打包打包去军区训练吧。”父亲笑着对我说。

  我点头答应:“记得送我去最厉害最磨人的那个区。”

  “如你所愿。”父亲好像有些误会了。

  我连忙走上前去拍一拍他的背“老爸,我是真的想去军区磨练一下,不骗你。”

  老爸也对我温柔的笑了笑,揉了揉我的头说:“洛洛,爸爸也是真的想让你去磨练一下,没有骗你。”

  ……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