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一生,从来没有遇到过那样的感受。

  恐惧,无法言语的心伤,还有那无妄的迷茫。

  我舍不得他,舍不得离开他,那个男人,他是那样的爱我,我也是那样的深爱着他,可如今,我死去了,他却还要痛苦颓废的活着。而我,最为不甘的,便是连句告别都不能好好给他……

  当我的意识快要被大片黑暗覆盖的时候,我在心底深处想,要是我和他都有来生就好了,来生,我一定要好好的对他,就像他对我的那些好一样,毫无保留的爱着他……

  ……

  当我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另外的风景。

  一扇大大的窗柩紧贴着地面,阳光从一块透明的水晶般的东西里折射进来,四周雪白的墙上光洁的不染一丝尘埃,我好像是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左边的手上似有什么东西轻轻压着,慢慢偏眸过去,看到一个男人正握着我的左手,趴在我的床边。

  我看着他的服侍,不同与宫里的人穿着的那些。黑黑的颜色,裁剪的很贴身的样式,正好能衬出他完美的身段曲线。

  这个男人趴在床沿,脸是朝着下面的。

  我看不见他的脸,但是看着他的身段,我却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

  眼睛渐渐扫过他握住我左手的手,指尖修长好看……可是这一眼,只需要这一眼,就足以令我震惊。

  ●)最g新J3章…R节4上O酷s匠/网C:

  这只手,这只手是从前一直轻轻握着我的手的那只手,用上三分的力道,令我熟悉到心痛的那个人的手。

  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是不是能有两个人的手如此的相同,就连那印记都可以一模一样。

  颤抖着左手,像是想要确认一般的将那个男人的手反握着翻了过来,只见那好看的中指指节上,有一个偏小的牙印。

  颤抖着放开那只手,我独自一人抱着身上轻盈的白色被子,再一次抑制不住的哭出声来。

  我能感觉到,那个人其实早就醒了,在我翻他手的时候,可是他却并没有抬起头来。

  我一直在想,他如果不抬起头来,我就不能最终确认他是不是我的七哥。可是他若是抬起头来,这样不同的一个场景,不同的地方里,我又害怕他不是我的七哥。

  人最为哀伤的事情,莫过于给了自己的希望在瞬间破灭。

  窗外的冷风透过那微微开合着的水晶般透明的东西缓缓的吹进来,扬起窗户两边的帘幕轻轻飞扬。看着那个人抬起头来看向我的那一双眼睛,那一张脸,我想,我终究还是没有破灭了我给予自己的希望。

  泪水就在那一瞬间顺着脸庞流下。可我的唇角,却分明弯起了一抹名为开心的弧度。

  我不知道我泪流满面却又笑着的模样会不会吓着他,我只是一声一声,抑制不住的轻轻的叫他:“七哥,七哥……”我叫了很多声。

  我记得从前的时候,他总是喜欢叫我洛儿,一声又一声,我也总是会一句一句的应了,然后转而叫他七哥,我每次叫他几句,他都会回答我几句,说他在,他在那里。

  可是这一次,我看着我眼前的人,不论我叫了他多少句七哥,他却都没有应我一句。

  眼睛里的神采慢慢淡去。现今,坐在我床沿一直沉默着看着我的这个人,他有着同七哥一样的一张脸,手上还有我小时候被太医院的四爷爷扎银针的时候咬到他的手,此后便一直留下来的印记。

  这个人,是我的七哥。可是,却又不再是我的七哥了。

  他已经忘记了我。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还记得他,我想着我死去前七哥对我说的那句话。

  小时候,我唯一喜欢的宫人就是太医院的四爷爷了。虽然他总是扎我银针,但我知道他是为了给我治病,虽然那银针扎入骨髓总是疼痛,但起码扎了一次银针就可以免去我七天的病痛。所以我从来不怪他扎我,却还因为他会讲很多的故事而喜欢没事就去太医院找他讲故事给我听。

  四爷爷曾经说过,人死的时候,会统一到达一个地方去,那个地方,有一天湍流不息的黑色河流,河流里栖息着吃人生魂的恶鬼。河流的名字叫忘川,忘川上,有奈何桥,奈何桥旁有三生石。而那里最好看的,莫过于忘川河畔开满的彼岸花了。

  据说那彼岸花也是十分悲情的花朵,原本相爱的花和叶,却注定总世不能相见。

  四爷爷说,死去的人,都要在奈何桥头饮上一碗孟婆汤,忘却前尘,好去投胎。

  而没有喝汤的人就都不能往生,只能执着的保留着前世的执念在那个永远黑暗的地方没有目的的飘荡。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依旧记得七哥,而在我的记忆里,好像也没有关于任何去过那个地方的片段回忆。

  但是,我知道,假如七哥真的跟随着我一起死去了,经过了那个地方,就算是为了找我,我知道,他也一定会喝下那碗汤的。

  ……

  假如真的是那样,那么七哥忘了我,也无可厚非,我唯一觉得伤心的是,七哥竟然真的傻傻的随着我一起死去了。

  ……

  我并不在乎七哥他还记不记得我。虽然私心里我总是想要他记得我的,但是我想着,他现在不记得我了也好,这也许就是我要的来生,我想,我会用上我所有的一切,去对七哥好。

  就算,他早已经忘却了我。

  我欠下他的好已经太多太多了,他如果一直记着我,就一定会一直的对我好,他对我越好,我却越不能回报他。

  而他现在不记得我了,却又正好能让我对他倾尽所有的好一次,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的开心了起来。

  擦干净脸上弄得我的脸痒痒的眼泪,我笑着看着一直不说话只是用着无法理解的眼光看着我的七哥说:“七哥,你放心,这一世,便换我来对你好。”

  ……

  而我那时,却并不知道,那样纯真的笑着许下那样承诺的将来,会有那样一天,让我恨不得忘却此生含恨去死,让我恨不得亲手揭开那人的心来看一看,那里面,到底会是一颗什么样颜色的心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