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木看到他出去了,擦拭了身子,就去床上睡觉,其实苏木是认床的,换个环境,就睡不着觉,但今天她累了一天,这幅身子简直了。风一吹就倒啊,她躺在床上想明天该怎样和他们斗智商,想着想着就睡了。在梦里,她梦到了王想,梦到他在医院陪着她,说他是喜欢她的,他只是不想成为她的累赘,他知道她的一切,包括家世。梦里,她躺在病床上,眼泪缓缓的流了下来。而在做梦的苏木,也是眼角湿润。

  第二天,苏木还在睡觉,杭儿就进去,对着苏木说“小姐,夫人在正厅了等了您两个时辰了,您该起了!”

  苏木睁开眼睛,看到杭儿才知道原来知道那些都是梦,现在还在古代的靖国。苏木叹了一口气,对着杭儿说“丞相呢?”

  “老爷刚下朝回来!”

    “嗯,你去把丞相请过来,就说我有事情要跟他禀报,因为身体不适,所以让他屈尊来我的木兮苑了!”

  苏木不叫苏阔爹,因为他不配做一个爹,宠妾灭妻,重庶轻嫡,就因为嫡女长得不好看,不理不会,自生自灭。

  “是,小姐!”

  杭儿领命出去了,苏木下床洗脸,她没有往自己脸上再涂那些恶心的东西,穿了一身素白的衣服,因为营养不良,让她看起来有一种病态美,衣服穿在身上风一吹,衣角飘起,犹如天仙下凡!苏木慢慢悠悠的向正厅的方向走去。还没到门口,就听到昨天那个大丫鬟在何氏面前说着苏木的坏话。何氏也不说话,她在这里等了两个多时辰,那个臭丫头还没来,真当自己是嫡女了?不过一个贱人生的贱种罢了!哼!

  “呵,我倒是不知道,何姨娘身旁的丫头竟是如此不知礼教,背后说嫡女的不是,真不知道这相府谁是主子吗?”

  那丫鬟听到苏木清冷的声音腿颤了一下,觉得自己的额头还是隐隐的疼。而何氏听到苏木的一声何姨娘气的脸色涨红,从那个贱人死了以后从来再没人交过她姨娘,这个贱丫头竟然叫自己姨娘。当她看到苏木的那张脸的时候呆呆的懵在了那里,这张脸,和记忆中那张让她恨透了脸一模一样。

  “你…你是…”

  “呵呵,何姨娘,连我都不认识了?”

  酷`B匠网a永久s;免费j看Y{小!H说

  苏木挑眉对何氏说道。清冷的声音,挑眉的动作,优雅的步伐,一身白衫,何氏看到这一幕,往往的一切全部浮现在眼前,她不甘,凭什么,她的女儿也是这样?她不会输给那个贱人,她的女儿自然也不会输给贱人的女儿,只要老爷不要见到苏木,她自然有办法除掉苏木的!

  “原来是木儿来了,我……”

  何氏的话还没说完,苏木接住了她的话“何姨娘貌似忘了,我是嫡出,你毕竟是奴婢。”

  何氏听完她说的话,指甲掐在手掌里不知道疼,她怎么可以对着贱人的女儿低头,但是,为了除掉她,就第一次头“大小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