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亚涵没有马上去王虎家里而是在王虎家附近的的酒店里住下了,草率行事不是他的风格,他是个精明的人又怎么会做不精明的事呢!

  可是把一旁烈鹰急的差点跳墙。直到上官磊给他打电话他才安静下来。

  烈鹰:老大,你现在怎么样了?

  上官磊:欧亚涵他们来了没有?

  烈鹰听到上官磊的声音更加急了:老大,他们来了,可是就是不要我去救你啊!我急,我现在就过来!

  上官磊:一切听欧亚涵的安排!

  烈鹰:老大……

  上官磊挂了电话,他知道欧亚涵来了就一定会帮他,现在能做的也只能等了。

  十几个大型酒店全部被他们住满了,虽然说是赚钱,可是老板都胆战心惊的,这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了吗?都是害怕又是什么袭击事件!

  黄埔瞳一觉醒来看不到欧亚涵心里总是感觉到闷闷的。就拿起手机给欧亚涵打电话。

  黑衣人拿过手机给欧亚涵,一看是黄埔瞳整个人都精神了:“宝贝,一天不见就想我了?”

  “宝贝,你现在怀着宝宝,手机有辐射,你现在起床,快点洗洗吃,别饿到你和宝宝了。要是她们给你做的饭菜不合胃口你就直接跟她们说,衣服觉得不好看的,发型弄的不喜欢,酸奶喝够了换换别的也告诉她们,知道不。我现在不在你身边也不能照顾你,真的好不开心,晚上洗澡的水温尽量热点、不要贪凉,生病了可不好……”

  黄埔瞳没说话,只是听着他说话,怎么话那么多,她就直接把电话挂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么罗嗦的男人。

  欧亚涵听到电话里的“嘟嘟嘟嘟嘟嘟”心都碎了一地,都可以用扫把扫起来了。

  烈鹰冲了进来:总裁,我们老大应该出事了,我打他电话一直没有人接!

  欧亚涵走了出去:杨光。通知他们集合,准备行动!

  杨光一个个电话打给每个队的队长,这天杀的都打了十几分钟的电话了。

  烈鹰抢过杨光手里的电话:我来打,看着你打我就心急!

  杨光瞟了烈鹰一眼:已经打完了!

  很快他们都有顺序的站在了一起,不亏是专业的!

  杨光:总裁,我们去就好!

  欧亚涵:我们都是兄弟,兄弟们都可以把命摊在我手里,那我又怎么能贪生怕死!一起!

  黑衣人齐喊:总裁万岁!兄弟万岁!

  他们根本没有想到在总裁的心里自己还有这样的位置。一个个突然比平常都精神了百倍。

  上官磊和江雪已经被王虎抓了起来。

  王虎:磊爷,我们都是过来人,你就聪明点把文件交出来!

  上官磊还在拖延时间: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的!你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的威胁!

  王虎:磊爷,虽然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让欧亚涵交出自己的所以集团!但是你也知道狗急也会跳墙,更何况人呢?

  其实上官磊早在给王虎看文件的那天就已经派人把文件送了出去,他一直担心那人会不会出什么意外,不过王虎这么一问,他就知道那个人没有事。

  上官磊:文件我早已经派人送了出去,你杀了我也找不到文件!哈哈哈哈!

  王虎一拍掌扇扇到了上官磊脸上,气的半死。

  江雪在一旁哇哇哇哇的哭了起来完全失去了以往的坚强:磊,你没事吧!呜呜…

  上官磊看着旁边捆绑的江雪内心像刀子在搅动,但是他知道他不能表现出来,他害怕王虎会对她不利,就算他死了他也不希望他受半点伤害。

  这时欧亚涵带着他的人很快来到了王虎家附近!只是他实在没有想到竟然只有如此少的人。

  杨光:兄弟们,让我们一战到底!

  “老大,不好了,屋外全是上官磊的人”王虎的人冲了进来。

  王虎脸色依旧平静:上官磊,你居然敢叫人!你觉得你逃的出去吗?

  他转身掐住了江雪的喉咙。

  上官磊脸色难看大吼:你放开她!

  王虎没想到竟然有如此大的反应:哦?放开她?为什么要放开她?说着手掐着江雪的脖子更加用力,眼看着江雪的脖子变得通红呼吸不过来!

  上官磊:你放开她!我告诉你文件在哪里,你放开她,放开她。

  王虎松来了宽大的手:早说不就完了嘛!

  突然一个身受重伤的人来到屋里“老大,我们的人已经……”

  王虎脸色巨变,烈鹰冲了进来:老大。然后转身看着王虎:你竟然绑我老大。说着就准备开抢。

  王虎愤怒:别过来,我看是你的抢快还是我的抢快,他拿起手里的抢对着江雪!上官磊你要你的女人还是不要你的女人?

  上官磊眼睛湿润看着旁边憔悴的江雪:烈鹰,放下抢!

  烈鹰犹豫半晌:老大!

  上官磊:放下!

  现在的王虎根本就是情绪失控根本不能惹怒,不然雪儿就会有危险,他这辈子什么都可以不要,但是不能失去雪儿啊。

  $.最\g新(S章}节上q酷:D匠;!网1|

  烈鹰替上官磊松绑:老大!

  欧亚涵的人全部涌了进来,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解决了还以为这个美国大佬有多少人,人少心还不小啊!

  欧亚涵一进门就看见如此情景变止步,“杨光,让他们先回去,只留下几百人就可以了!”

  王虎脸上全部都是汗:上官磊,你让他们都退下,快点!

  上官磊:涵,烈鹰,你们都出去吧!

  烈鹰:老大!我不出去!

  上官磊:“出去!如果以后我出事了你就接替我的位置,保护好雪儿!”

  上官磊怕王虎激动:王虎,你放开雪儿,我给你做人质!

  一直哭的江雪摇头:不要,不要,“”呸“”口水吐了王虎一身,有本事你杀了我啊!

  上官磊大步流星向王虎扑了过去,“嘭”惊吓到的王虎扣了抢板。

  “不要”江雪嘶吼。

  听到声音烈鹰冲了进来看见倒在地上的上官磊“嘭”打在了王虎正额头上,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江雪抱着上官磊:磊,磊,!

  上官磊苍白的手无力摸着江雪的脸:雪儿,

  “我在这,在这里”哭泣的她眼睛红肿。

  子弹打在了上官磊的胸膛上,血还在不停的流淌着……

  上官磊看着她:“雪儿,别哭,不然我会不开心的!雪儿,笑一笑,我记得以前我就是爱上了你的笑的!”话说的断断续续看的烈鹰哭了出来:老大,老大……

  江雪努力的笑了笑然后又忍不住哭了出来:“磊,你听好了,你不许死,我还没有嫁给你,你说要给我一个安稳的家,安稳的家,你不能骗我!”眼泪不住的往下落着。

  时间好像瞬间终止,那一刹那他突然好累好累:来生,来生……手无力的滑下。

  “磊……”嘶吼的声音贯穿整个屋子,她知道他说的是来生再娶她,她要他这生,来生,来来生都娶她。

  不知道过了多久,江雪倒在地上烈鹰送往医院。

  杨光:总裁,那文件……

  欧亚涵摆摆手:回去吧!

  其实欧亚涵当初签那个文件在法律上根本是无效的,他这次来只是为了救上官磊,毕竟他们曾经是朋友,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上了飞机就给黄埔瞳打了电话:宝贝,我马上回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