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半个小时左右,冷碧玺看见一个失魂落魄的中年男子从屋里走了出来,身上还背着包袱,看样子是想长期在外了。一边走一边嘴里叨咕着:“小情,女儿我一定会把你们找回来的......”

  也容不得冷碧玺考虑着要不要下去认亲了,眼前突的一黑,在最后关头身子不受控制的直接栽了下来。正在伤心的冷建军看见一身影从自家墙头上摔下来,吓得连忙向前跑,一把接住低头一看喜得他大叫一声:“碧玺,我的女儿。”可一看见女儿满身的伤,冷建军满脸的愤怒和不平。可眼下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急忙抱着女儿往村诊所跑去。

  再说冷婆子和没艳艳,两个人刚刚除掉了一个心头大患,高兴的一同回到了老屋。要商量着什么时候结婚,以及冷婆子最关心的钱。就看见冷建军抱着一个人从门口跑过去,一面跑一边喊着:“碧玺,不要吓爹,爹马上送你去诊所。”

  看正版'“章《s节L上酷i)匠√网“E

  外面的动静把屋里的两人吓得不轻,心里都在打鼓:不会是那娃让人给救了,给冷建军送回来了。这可怎么办,要是那娃还活着,杀人的罪名是要判死罪的。这还得了,得想办法。

  “姑姑,我城里还有点事,你看那丫头就交给你处理了。您放心,我是不会亏待你的,这是五千块钱,事成之后再给五千。”梅艳艳眼珠一转,有了计较。自己不能搭上杀人的罪名,那就只有对不起她老人家了。

  “不行,你不能走,你要是走了那贱丫头醒过来我就玩完了。”冷婆子一脸的惊恐,非常不满梅艳艳的做法,但她也怕梅艳艳把给她的钱要回来,所以话说的不那么硬气。

  “姑姑,你放心,那贱丫头不会拿你怎么样的。也不是让你去杀人,就是让你警告她不要乱说话,否则她娘就没命了。你这么说她就不会也不敢拿你怎么样了,难道说您会怕那丫头么?”梅艳艳一脸的轻视激怒了冷婆子。

  “她干,那行就照你说的去做,不过我这也有风险所以这钱么要再加点。”冷婆子也豁出去了,为了钱她什么都愿意。

  “行,就再给你两千。不过这事情你得办成了,不然的话......”梅艳艳并不讨厌她的贪婪,有了贪婪才能真正的唯她所用。

  两个人达成了协议,梅艳艳马上动身回城里去了,那里还有惊喜等着她。可梅艳艳不知道,那哪里是惊喜那是惊吓,而且是濒临死亡的惊吓。

  再说冷建军抱着冷碧玺跑到了村里的诊所,一脚就把诊所的大门踹开了。进了门就喊:“大夫,救命呀。大夫,救救我女儿。”

  “我看看,我看看,把人放下。不要着急,没事的。”一位年轻的大夫听到声音快步的走了出来,把父女俩让进了病房。

  冷建军看见大夫就像看见救命稻草,急忙把女儿放到了病床上。乞求道:“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女儿,你看她伤的那么重,还有没有救。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我怎么向她娘交代呀。”

  年轻的大夫给冷碧玺进行了检查,发现并没有内伤,都是皮外伤。虽然是皮外伤但是伤口很大,以后愈合了也得留下疤痕。谁会那么狠毒对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下这么狠毒的手,太残忍了。

  “怎么样,有没有危险?”冷建军焦急的看着大夫。

  “没有生命危险,都是皮外伤,我给她处理一下。这几天不要让她的伤口碰水,不要吃刺激的食物,修养几天就好了。不要着急,没事的,你上外面等等,我给她处理伤口。”

  “好,好的,谢谢大夫,你是我们爷俩的救命恩人。恩人,我马上去外面等。”一面说着一面走出了病房,坐到了走廊的凳子上,静静的等着。想想刚刚看见女儿身上的伤,冷建军心如刀割。他是老实不是傻,知道女儿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看来是应该做决定了。不能让女儿再受到任何的伤害,他要带着女儿去城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郑金铄2013说:

看见没有,啥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坏人是没有好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