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不说京师风云突变,流言不断,远处西北的大同府也是宁静不了。

  正在夏言正图谋进退的时候,也是同一个寂静的夜晚,在大同总督府里的易天却因为秦禄从京师送来的那封信而辗转难眠。

  “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陈琬儿点起灯,注视着枕边还没有入眠的爱郎,她关心地问道:“琬儿知道这样一桩大案,夫君一定是累了,有些力不从心那就休息几天,谁也不见,就好好散散心如何?”

  易天看着陈琬儿双眼,那掩饰不住的担忧如此明显。

  “放心,我没事,你快睡吧,我出去走走就回来。”

  没等陈琬儿回答,易天已经披上袍子出了房门。

  易天和陈琬儿住的房间是总督后衙靠东的位置,一般只是住仆人的地方,历任总督住在后衙中间的位置。只是因为周围是一片花圃,而陈琬儿又喜欢,再说易天也并不挑剔,二人也就住在了这儿。

  出了房门,周围漆黑,只是一轮明月高挂着才能看见石子路。易天紧了紧袍子,看来夏季的确是夜凉如水呢!

  踏上通往花圃的石子路,易天正想去附近湖边走走,什么京师什么宣大贪墨都见鬼去吧!

  易天离开时,围墙上翻下一个人影,在月光下可以看见是个一身夜行衣的男子。手里握着一把长刀,踩着轻盈的步伐,正朝着易天和陈琬儿所在的房间减缓速度前进!

  心中感叹一声,黑衣人一只脚轻轻的踩到房门口的台阶上,忽然警惕的四周望了一下。

  四周空无一人,他松了一口气,上了台阶,朝房门口走了过去。

  他仔细检查了一下房门,发现里面居然没有上插销,虽然他很容易就能将门打开,但是一想到里面睡的人是钦差大臣,心里有些打鼓。可能,稍微一点儿动静都可能将对方惊醒,仔细思考之后,他放弃从房门直接进入的想法,转而朝走廊的窗户摸了过去。

  和门不同,窗户倒是上插销了,还蒙上了薄薄的一层糊纸。

  还好,这窗户还留有一道缝隙,黑衣人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将咬在嘴上的匕首拿在手中,顺着缝隙,缓缓的向上。

  声音很轻,不凑的很近的话根本听不见。

  “嗒!”

  窗户轻微的颤了一下,开了!

  黑衣人眼睛忽的一亮,慢慢的收回匕首,仔细听了一下屋内的动静,确定没有惊动里面的人,这才轻轻的伸手推开。

  “吱吱……”

  屋内一团漆黑,不过对于一个习惯了在黑暗中生存的飞贼而言,只要有那么一点点儿光线,他都能看的清楚。

  “易郎,你回来了……”

  W更R新J最快上酷匠《网

  黑衣人刚潜入房间,听到陈琬儿一声呼唤,一个激灵,眼珠子瞬间瞪圆了,里面的人居然在这个时候醒了,并且坐了起来。

  好美的身段儿,真是美人哪!黑衣人看着陈琬儿几乎着了迷,这时候还不忘赞叹一句。

  “你是?”。

  “好漂亮的小娘子。”黑衣人随口答道,却不知依然露馅。

  “你到底是什么人?”。

  黑衣人一个激灵,一扭头,看到一张不认识的脸就站在自己身后,几乎是面贴着面!

  “易郎,小心,快抓住刺客!”看见门吱吱一声开了,进来的正是易天,陈琬儿立刻大呼。

  被发现了,黑衣人当然不可能束手就擒,立刻脚底下抹油,准备逃之夭夭!

  但是易天会给他这个机会吗,早就加快速度突然出现在黑衣人身后,将悬空的一只手狠狠的拍了下去!

  “啊!”黑衣人来不及一声闷哼,就倒在地上。

  突地,一把锋利的匕首出现在黑衣人的手中,并且刺向易天的胸口!原来黑衣人并没有真的晕过去,他是伪装的!为的就是这致命一击。

  “找死!”易天看见黑衣人手上的匕首,就下意识察觉到一丝不对,依然全身警惕了!

  但是,表面上易天还装出一副中计的样子,并且还毫无防备,其实双脚已经悄然错开了。

  咔嚓!

  易天出手如电,一下子按住了黑衣人紧握匕首的手腕,然后反手一轮,右脚飞起,踢向对方的下颚。

  “嘭!”

  一声巨响,黑衣人的身躯被易天踢的凌空抛弃,直接砸栽在了一旁的凳子上,顿时那张倒霉的凳子摔得粉碎。

  就连紧挨着的桌子都受到了牵连,整张桌子被砸的四分五裂。

  “大人,公子!……”听到屋内的响动,当值的羽林卫陈铭和莺歌吓了一跳,一齐推开门,冲了进来。

  “抓住他!”

  莺歌和陈铭二人不由分说的就扑向倒在地上的黑衣人,一个人扭住一只胳膊,将起反绑起来。

  黑衣人早已被易天一脚踢中下颚,下巴脱节了,刚才那一声就是下巴脱节的声音。

  “公子,您看!”莺歌突然惊呼一声。

  “什么?”

  “大人,这家伙贼心不死,末将已经将其正法!”

  “是吗?”易天走过去,将陈铭丢在地上的匕首捡了起来,蓝汪汪的,上面显然是啐了毒的,这要是被割破一层皮,那还不得见血封喉?

  住在一旁不远的秦禄听到动静,也马上赶来。

  “大人。”

  “这是怎么了?”

  陈铭看着秦禄面色略显焦急,突然出现在自己跟前的陈铭,秦禄不由得脸色微微变了一下。

  秦禄,可以说的上的沉稳了,现在,陈铭突然出现在他跟前,而且,他现在可是刚才还看见陈铭出了总督衙门。

  这,证明陈铭是有急事的,而且,不是一般的急事,但是现在,又怎么会这么快又回来了?秦禄心中不禁起疑。

  “行了,人也死了,你们先离开吧。”易天一挥手,涌进房间的锦衣卫和羽林卫都离开了,除了秦禄和莺歌,陈铭等人全部走了。

  “想不到本公子一念之差,竟然让贼人差一点得逞!”易天坐下,陈琬儿穿好衣服起身。

  莺歌扶着陈琬儿道:“总觉得这个人很熟悉这里,不然不会再这么短的时间找到公子和少夫人的房间。”

  秦禄也道:“此事属下即可去查,请大人、夫人宽心!”

  易天点了点头。说道:“那好,你们先回去!”本来心情就不好,又出了这档子事儿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次日,总督府。

  “有头绪了。”

  秦禄说着,就凑到了易天的身边,在易天耳边小声嘀咕着,而莺歌和陈琬儿两人,则是一个站在一旁一个坐在易天旁边。。

  “嘶。”

  易天深吸了口气,双眼中全都是不可置信之色,甚至,连带着,表情,都有些僵硬了。

  要知道,虽然没多少的官场经历,可是,在大多数事情上,易天还是能够做到喜怒不形于色的。

  可今天,易天的变化,却是让在一旁的陈琬儿有些惊讶,这还是他跟在易天身边以来,第一次见到易天如此的变脸。

  “此事,都谁知道。”

  易天双眼微微眯着,神情肃穆,足以证明,刚才秦禄给易天说的事情,绝对不是小事。

  “就属下知晓。”

  秦禄自然也知道这事情的严重性,是以,谁都没说,直接先跑来见的易天。

  “你先回去吧。”

  易天摆了摆手,冲着陈琬儿和莺歌道:“若是今夜,我没回去,不必等了,今个,我去左布政使方正言府里。”

  “是。”

  陈琬儿和莺歌点头,却是知道,这肯定是大事了,两人也不多问,只是站在原地,等着易天先走。

  “备轿,本官要去方府。”

  陈琬儿看了莺歌一眼,道:“让莺歌也跟着大人去。”

  “是。”

  莺歌点头,却是以最快的速度反回了陈琬儿。

  见此,陈琬儿则是把易天、莺歌护送到了总督府门口,方才离去。

  易天的身份,早就昭然,是以,这大街上,却是没人敢拦着钦差轿子的,毕竟,易天虽然不常在大同呆着,可,只要回京,一张嘴就是这大同的标签,是以,大同城内许多百姓们,却是知道这位新任钦差大人的。

  “你去禀报你家大人,本官上门拜访。”

  进了方府,易天一把拉住了莺歌给她一个纸条,然后一个人呆着随从进了方府。

  “大人请,我家大人就在客厅候着大人。”

  对话的正是方府的管家,接待的可是钦差,这礼数可不能马虎的!

  “现在,立即领本官去见你家大人。”

  说完这话,管家就急着带着易天往客厅的方向走,不过,没走几步,就到了客厅。

  “老爷,钦差大人到了。”

  那客厅里的下人赶紧应声,然后,目送管家大步离去,却是楞了一会,才想起方正言的吩咐来,赶紧冲着外面的易天跑了去。

  “大人,我家大人在里面恭候!”下人鞠着躬,带着笑,态度极为恭敬。

  易天恩了一声,然后大步走了进去。

  “哎吆,什么风把易大人吹来了,下官就说嘛昨天晚上这喜鹊就在我房门口的梨树上不停地叫唤,这一大早大人您就突然造访,真是大喜的日子!”方正言从椅子上起身,走到易天面前免不了一番应付。

  “昨夜吗?”易天忽然问道。

  “是呀,就是昨夜!”

  “方大人,这大同城的治安可不怎么好!本官今日差一些就见不到方大人了!”易天故意透露昨晚遇刺的事,就是想要试探一下方正言的态度。看看这事是否与方正言有关,至少也应该是个知情人才对!怎么说,刚才那句那晚上的喜鹊不就漏风了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