蓟州﹑保定﹑辽东、太原四镇总兵官,山东、山西﹑河南、直隶诸省都指挥使和分别戍守各地的卫所得到俺答犯边的消息纷纷出兵赶到顺天府境内。

  距离俺答入侵犯边已过半月,此时边关各镇和直隶附近各省的勤王兵马业已在顺义聚集,只是朝廷没有明令谁为总督,如今各路兵马是群龙无首不知何为?

  易天、李光启离开大同前,夏言特将嘉靖帝亲授的王命旗牌其中半副赐予二人,用以节制勤王大军抵挡俺答奇袭。

  出大同府将近三日,易天与李光启率领三万精骑日夜兼程、马不停蹄总算是到了顺义境内。

  各路都指挥使和总兵得知是九边总督夏言所派来的人到了,离开一同去见易天和李光启。

  “两位将军要不要现在就去中军帐召集众将传达总督大人的将令?”一个臂园腰粗的将军走在易天、李光启身后恭敬的问道。

  虽说易天二人官职并不高,其实是易天的官职不高,那李光启已经是正三品的将军,易天不过是夏言忽然提拔的一个侍卫军把总不过从六品。只是因二人是夏言受夏言所派,这才使众人不敢小瞧他们。

  李光启向易天问了问:“现在就去传总督命令么?”对于易天只是六品武官的身份,李光启并没有因此不把他放在眼里,反而因为两人的想法相同,李光启倒是有种知己相逢的感觉。

  “先去看看军容如何,才能妥善安排防守才是。”现在各路都指挥使和总兵还没有前来,易天想要来个突然袭击。

  “好,那就先不去中军帐了,领我二人先去看看大军军容!”那将军听到二人异口同声,又看到李光启对易天那个六品武官这样重视,想来其中定有甚么内情才是!哪里还会不从命?

  易天没有想到李光启会考虑自己的意见,而且这么快就同意自己的建议,不知不觉间已经对李光启有了些好感。

  一行人簇拥着易天、李光启二人向驻军而行,不到两刻便到了山西都指挥使所辖的军队驻地,那将军拿出印信和易天带来的夏言亲笔书递上方可进入大营。

  正值正午,军营里热闹的很,现在是军士们吃午饭的时间,所以军士们都向一个地方涌去。当然,有热闹的地方事情就会多一些,麻烦也不会少。很快,军营里便有一些军士带头喧哗起来,吵得什么没有听见,但是易天和李光启不约而同的下马朝人群走了过去想要一探究竟。

  那将领擦了把汗,不知道是真的燥热还是担心什么,但这都不重要了。因为,看着易天和李光启穿入人群他也抓紧带着自己的兵勇跟了上去。万一出了什么事,他哪里担待的了?不过一个五品的千户,要是易天和李光启在顺义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出个什么闪失,那事情就闹大了,到时候他们这些各地的勤王兵也就成了夏言眼里的刺了。

  “快去通知杨都指挥使,就说总督大人的援军来了,让他出来接待!”那千户朝一旁的一个小校命令道,很快那小校点着头朝另一个方向跑着离开了,千户也带着一群手下进入了拥堵的人群。

  只见人群中有几个军士拿着碗,一帮围观的都用手指着,个个嘴皮子都没歇着的不停着说些什么,只是易天听不清。再看看人群里围的最紧的几个心情是十分的激动,有几个神色紧张,有的则是怒发冲冠的模样,不过个个倒是朝着一个方向去了。

  易天偶尔听到什么克扣粮食之类的刺耳字眼,想了想恐怕是断粮了。看来,这大明自仁宣以来经历了土木堡之战就由胜而衰走上下坡路了。文臣武将不思进取、贪墨横行,官军懒惰无能、身无寸功,百姓饱受苛捐杂税和土地兼并之苦,大明积弊由此开始!

  现在鞑靼入侵,国家陷于危难,先有大同贪污军械现又出粮草短缺之事,如此下去国将不国了!易天心里暗暗发誓等有朝一日能够接近嘉靖就一定要重新夺回大明,改造大明,将大明恢复至洪武永乐朝那样的太平盛世,征服隐藏着的敌人,让四夷宾服,八方来朝,还天下黎庶一个文煌武烈!

  “让开,都让开,将军来了!”随行的军士们开了一条小道让易天和李光启走上前来。

  李光启走在前方,易天跟在身后步履不缓不慢,将领跟在一旁许多军士随行,阵仗很是气派。那围观的军士看见李光启的将服上绣着正三品的补子纷纷恭敬地让开,李光启和易天径直走上前去。

  只见前面几座军营大开,许多行军釜摆在正中,里面装着稀疏的粥,米粒占了只十分之一那么多。一旁还有灰色的馒头,众军士睁大了眼睛看着李光启和易天一干人等走上前来。

  军需官早已听到了着偌大的动静,看见易天身后的千户笑道:“刘千户怎么有功夫来我们军营转悠?”

  “李老头儿,这两位上差事夏言夏总督派来顺义传达将令的将军,你还不前来拜见?”原来这千户姓刘,和那李军需官多少有过交集,这边倒是没有和他打什么官腔叙哪里的旧情,只一开口就是表明易天和李光启二人的身份。

  那被刘千户称作李老头的军需官年纪也不大,只是长得有些着急了些。四十多的看上去满头白发,两边脸颊也青黄色的,双眼略凹陷了下去,言语多少有些老成,军营里人们称他作李老头来的。

  听刘千户说了二人的身份,那李老头着急忙慌地就赶着下跪,他一个从七品的小军需哪里敢和正三品的将军平起平坐?好得李光启也不讲究那些个虚礼,让他快些起来讲明军士聚众闹事的缘由。

  几个人说着论着就进了一个军帐里,门外让随行的易天属下的侍卫军把守着。那些闹事喧哗的兵丁见里头大官们商讨事情,他们也没有各自散了回营,倒是一堆堆地凑在一起小声的议论起来。

  “李军需,详细说说你们军营为何粮食如此之少?”李军需找了把稳固的椅子,李光启就着方便坐下问道。

  李军需站在下首,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李光启,又看看一旁坐着凳子的易天,最后瞧瞧刘千户,嘴里似乎很干的样子,抿了抿嘴,吞了一口水。

  “将军容禀,并非下官不想给军士们多放些米,只是大军已经没了存粮,我们也是迫不得已!”李军需闭了闭眼又睁开,一副瘦骨嶙峋的样子还真像个木架子。

  李光启有些不信,这么多大军驻扎在顺义怎么可能没有粮食?

  “你如实讲来就是,本将军会秉公办理的,你莫要慌了心神,有什么隐情一并道来,有本将军给你做主呢!”李光启将头盔拿下,顺手拿起一杯茶咕噜一声一口喝了个干净,当时只觉得满口清凉,一股清泉从咽入喉极为甘甜舒爽。

  i酷匠L网●%首发

  李军需看了一眼刘千户,刘千户却视他不见转过头去,李军需咬了咬牙说道:“各自官军前来勤王,所带粮草本就不多,一切所需均由顺义县支撑着。这十几万大军光一天所需粮草就将近五千石,这小小的顺义县本就存量不多哪里支撑的了大军的消耗?”

  “朝廷就没有调拨粮草前来吗?”一声没坑的易天终于开口。

  李光启微微侧目,刘千户和李军需也接连抬头向易天看去。

  “回将军,朝廷的确曾拨付粮草支援大军,只是……”

  “只是诸位总兵和都指挥使没有下令,所以属下不敢……”

  易天笑了笑,而且故意笑出声来。

  李光启不解其意,问道:“易把总怎么了?难道有何不妥之处?”

  易天指着李军需大声道:“粮草乃大军之命脉,分明是这厮将其中饱私囊,而今竟敢将罪责推诿至诸位都指挥使和总兵的头上!此獠不杀,何以平军士之愤怒?”

  说罢,一天拔出剑走下去,那李军需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易天一剑砍倒!易天朝帐外一呼,陆吾应声进来,只看见易天听见少主的命令陆吾哪里将李光启和其他人放在眼里?立即拔出黑玄刀将倒地的李军需的头割了下来,拎着李军需的黑头拿着跟着易天走出帐外。

  李光启苦笑一声不得已走了出去,那刘千户早已吓得三魂七魄都散尽了,哪里还有反应?就独自愣在原地,动也不动的看着李军需的尸体。

  “弟兄们!李军需官身为军需官贪污粮草,不顾军士们死活,今我易天杀之,为弟兄们出气!”易天接过陆吾手上的人头又顺着夺了一旁军士的枪,将人头插在枪头高高举起。

  “好!好!好!好……”军士们举着刀枪大声欢呼,此刻各路总兵和都指挥使和一众指挥使千户纷纷来见,见了这样混乱的场面还以为兵变了呢!

  “不知两位是?”领头的太原镇总兵官吴璋拱了拱问道。

  易天视而不见,当众安抚了军士几句进了帐,吴璋觉得自己堂堂一镇的总兵官竟然被无视了,心里很是不平,但是依旧无奈地跟着众将进了大帐。李光启再一次亲眼目睹了易天的临机专断,易天的铁血手段让他是佩服不已,跟众将打了招呼也就进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