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马上就要将歇了,你们也下去休息去吧,省的明日行军个个失了魂魄似的。”

  “遵命!”易天和陆吾二人撤出大帐朝着军营中自己的帐篷走去。

  侍卫军是禁军中的精英,由京师三大营和皇帝亲军中的姣姣者所组成,所以除了武器铠甲与一般军士不同连各方面的待遇都比普通军士优等。而帐篷,普通军士是五人一个,而侍卫军可以三人甚至二人一个帐篷。而易天而陆吾由于是参军时一同来的,所以两人就睡同一帐篷,这也方便也许多。

  军中将士歇息都是甲不离身、枕戈待旦,这也是为了防止敌袭时造成大军恐慌。但是,枕着一身铁疙瘩未免难以入睡,易天哪里需要顾及那许多繁琐的军令?反正有个陆吾一旁守着,就是山崩地裂了他也照样睡的舒坦!

  酷Z匠网v{正g版r#首)发*

  “陆吾,明日本公子交给你一件事。”易天将甲胄卸下,整理好铺在地上的窝。

  陆吾对此根本不在意,但就修炼者来说就已经不需要普通睡眠了,何况陆吾还是神兽,陆吾此行的目的就是保护好易天,仅此一项足以。

  见陆吾走了过来,易天席地而坐,思量了一番说道:“最多后日大军一定会到达大同,届时如果两军对阵,你就暗中将鞑靼可汗俺答给本公子做了,记住……”易天用手作了个抹脖子的手势,然后好一番交代。

  “是,少主!”陆吾眼神坚定,心里暗暗记下了俺答这个名字。

  宣府,往北十五里外,一支浩荡的大军向南行进。

  延绵不绝穿越重山,开始在山前一片荒芜草地上集合起来。清一色全部都是精骑,旌旗蔽日,一面大纛上面的图案绣着一只凶猛地狼头!一个高大勇猛的将军策马立在一座较高的山坡,这里可以看到南方的一个个明朝百姓集聚的村落。俯瞰下去,朝阳的光辉正印在一块久经风沙的石碑上残留着古文宣府镇三个大字!

  “勇士们!冲,明国的财富和女人就在前面,长生天让你们重现百年前成吉思汗的光辉!”那大将大喝一声,身后的胡骑立刻顺着土坡向着下方的一个小镇俯冲下去!

  马蹄扬尘,数以万计的鞑靼兵从天而降开始血洗宣府镇!谁也没有料到,正如当日李光启所说,鞑靼军兵分两路,一路由俺答亲率大军猛攻大同府,一路由鞑靼猛将伯颜帖木儿率领精良铁骑突袭宣府!

  大同府,代王府。

  “怎么样?李总兵,鞑靼军退了没有?”一个身着亲王蟒袍的中年男子如坐针毡,他便是大明第五代代王朱充耀,嘉靖九年袭封为王。没有想到一百多年来着大同府都是没有大起刀兵,眼下却面临着十万鞑靼军围困的险境,这是朱充耀不愿意看到的,但却是真实无比的!

  李彦也是心急如焚,但是身为大同总兵为了稳定人心他只能做出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不然此刻大同早已陷落了。李彦一只手的手指不停地在桌子上没有规律的敲打着,他抬起头镇定的看着代王那对他寄予希望的脸开口回答道:“王爷,夏总督的二十万朝廷大军不日便可到达,届时里应外合定可大败鞑靼人,赶走俺答!”

  “好!”代王听到李彦的保证,心里头的石头可算是落下来。

  和代王又唏嘘了几句,谈了谈眼下的局势,李彦赶快打了个马虎眼找了个借口出了代王府,朝着自己的总兵府邸带着一队亲兵策马而去。他可不想再和代王聊下去了,有那功夫还不如去四边城门巡视一下防御和修缮的城墙如何了。好容易鞑靼军停止了攻击,他可不想下一轮就让俺答进了城,那可就大势已去了为时晚矣!

  到了府邸,李彦连盏茶都没舍得喝,马上找来哨骑的头领打听消息。据报,鞑靼军上午突然停止攻城,并且连着大军一起后撤了。哨骑猜测是见朝廷大军将至所以北撤远遁草原了,对于这样肤浅、没有根据的想法李彦是嗤之以鼻的!声势浩大的进攻大同,死了那么多人就为了逞一时之勇,图一个痛快?鬼才信呢!李彦判断是鞑靼人换了别的攻击目标,拿着地图好一阵子揣测,李彦不经为自己的想法惊吓到了!

  如果鞑靼军得到朝廷二十万援军即将到达大同的消息,那么为了避其锋芒鞑靼人不是傻子,一定会后撤。而大同镇遭鞑靼军围困的塘报早就传遍了整个大明,想来各地的卫所的驻军正马不停蹄地往大同赶呢!那样,鞑靼人很有可能会往北,往北就是,居庸关以南的宣府!宣府往南就是古北口、白羊口,古北口往南是顺义、顺天府,北京城!对,鞑靼人的目标一定是宣府!

  李彦马上写书让人快马送往夏言那里,希望夏言能够转道北上宣府,不然形势只怕不利!

  五月二十四日午时,赤日当空,前军先锋已经到了宣府镇。

  大军陆续进城,宣府的大小官员纷纷在城门夹道欢迎先锋总兵周尚文。本来按制大同和宣府应该设一个总督的,同时节制两镇的驻军,遇到紧急军情总督可以有便宜行事之权!两镇总督便叫宣大总督,宣大总督总理宣府镇、大同府、山西府镇三府三镇军务,按例宣达总督驻防宣府,至于什么品级那就不重要。只是,至今宣达总督空职已久,所以宣府最大的官便是与周尚文同级的宣府镇总兵官了。周尚文负有圣命,相当于钦差,因此宣府总兵廖成龙也亲自出城相迎。

  百姓看到大军进城,那是欢迎的不得了!虽说军兵平日里有不少欺压百姓的,但是跟杀人不眨眼的鞑靼人比起来,百姓们还是对自己人比较有好感一些。军民的热情和当地官员的恭敬,让周尚文好好过了一把当钦差的瘾!

  “恭迎先锋总兵大人!”在廖成龙的带领下,一班宣府的地方文武纷纷给周尚文见礼!

  被廖成龙迎进总兵衙门之前,周尚文就已经在考虑宣府的城防了。是以,周尚文让自己的军士代替了宣府兵接手了宣府四门的城防。

  周尚文把宝剑从腰间拿下放在衙门大堂的桌儿上,一面请众官免礼,一面问道:“宣府境内可发现有鞑靼军大规模活动的迹象?”

  军事当然就得武官回答,廖成龙拱了拱,答道:“周总兵,目前府内并没有发现有鞑靼军活动的痕迹,不过下官已经派了多路哨骑去探,相信三日之内便可有可靠地消息传回来。”

  周尚文点了点头,下首的万全都指挥使郑湘起身问道:“大人,鞑靼人不是集中兵力围攻大同么?难道他鞑靼还能分兵来袭宣府?”

  “是啊,是啊,总兵大人,咱还是赶紧兵发大同吧!”几个宣府卫所的指挥使也放纷纷起身劝道。

  周尚文把剑拿起重重地拍着公堂上的桌子,众人的喧哗这才归为尘嚣,周尚文心里暗暗鄙视了宣府的武将。

  就这几个酒囊饭袋连这么简单的常识都不懂的废物,居然还担任着宣府的防御重任?本将军就该把你们这些拿着朝廷俸禄吃着百姓粮食的猪全拉到前线去打鞑靼人才好!

  “你们懂什么?朝廷的大计岂是尔等能够领会得了的?休得胡言,鞑靼军畏惧我大军必然从大同撤军,所以宣府的防务……”

  周尚文心里这么想可还没蠢到把那些话说出来的地步,他给众人好好分析了一遍敌我的态势这才随着廖成龙去了将军府。

  五月二十五日,宣府,北方怀安卫,怀安城外。

  鞑靼将伯颜率军三万余围攻怀安县城,明军力战不逮,千户安德远战死,鞑靼军攻入怀安,城遂陷!

  “将军饶命啊!将军放了我们吧!”怀安县军民共三万除去战死的全部被俘集中在城中,百姓们看见被鞑靼军围着的伯颜纷纷求饶。

  伯颜骑在马上,听见怀安县百姓的求救,看见两边的百姓全部跪在地上,他下了马提起手中的刀向人群走去。

  人群中有个长得比较清秀的女子,模样还算上等,长得很是惹人怜爱!伯颜一眼便看到了她,鞑靼兵给伯颜让开路,伯颜很快便走到那个女子面前。百姓们都低着头不敢看他,深怕一不顺眼就丢了小命!

  那女子知道是自己长得太过惹眼,心里十分害怕。听老人说往年鞑靼军攻入城里都要抢了年轻貌美的女子,还要屠城什么的,现在想来真是可怕极了!

  女子瑟瑟发抖,伯颜蹲下身子,当众把女子抱起然后转身上了马。人群中有一个壮汉名叫唐五儿,人称五儿,他本与漂亮娘子定下了亲事,按日子也就本月底完婚来着。哪里遇到鞑靼攻城,现在更是抢走了他的俏佳人,而他只能干瞪着眼两只手在地上抓起一把沙石紧握着!

  “一个不留!”伯颜把女子放在马上,然后转身下了屠城的命令。

  被俘的明人百姓听到伯颜宣布了他们的死亡,顿时陷入的恐慌!很快,从四面八方涌来鞑靼兵,原本护着看守的军士全部退后,鞑靼军开始弯弓搭箭对着俘虏就是一阵乱射,很快许多百姓就倒在了血泊里,身上、脑袋上、眼睛里插着带血的箭簇!

  伯颜笑吟吟地掳着那女子春风得意地策马而去,唐五儿见身边的乡亲一个个倒下,他奋力抢过最近的一个鞑靼兵手上的弯刀将那鞑靼兵一刀砍死,又和一旁的几个年轻力壮的男子合力开始召集被俘百姓反击。

  但是,很快鞑靼的弓弩全部对准了唐五儿那几十个汉子,几通乱射,唐五儿身边的儿郎就死了不下二三十人。一个小将拿着弯刀冲上去,唐五儿靠着蛮力勉强和他对峙了几个回合,最后还是被那鞑靼将领一刀砍中脖子,倒在地上他没有闭上眼,朝着那女子被伯颜掳走的方向他的双眼分外的殷红,几乎滴出血来!嘴里呢喃不清的念着什么。湘君这名字,大约就是那女子的芳名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