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从军

  大事安排妥当,百官也就纷纷离开皇极殿,剩下的只能指望前线浴血拼杀的将士和将军们的临机变化了。

  “于东阳,什么于东阳、李东阳的?”嘉靖帝问道。

  李芳解释道:“于东阳就是前朝英宗皇帝年间的于谦于少保,李东阳是正德朝的内阁大学士,听锦衣卫来报下朝的时候严阁老就当着夏首辅的面儿夸他是当年的于东阳、岳武穆。”嘉靖帝嘲讽的笑了几句:“于谦,难道他还想学废立旧事?废了朕另立新君?”

  李芳哪里知道嘉靖帝对于于谦拥立景泰的前朝往事居然联系到眼下来?听了这句嘉靖帝这句不着边际的话,腿哪里还站得住?立刻吓得就跪在砖上不敢说话了。

  内阁,中堂,议事厅。

  “诸位,眼下鞑靼大军围困大同府,形势于我不利啊!诸位有什么想法都说说?”夏言正坐在首位,严嵩等阁臣居右,兵部尚书和在京的武将坐在左面。

  对于军事,严嵩一班坐镇内阁的大学士当然是门外汉,于是这就成了武将们积极发言的最佳时机。

  三大营主官先后发表意见,大都言如何让如何集结各镇兵马整合驰援大同等,不过是异口同声。

  “下官认为俺答兵围大同是为了迷惑我大军,待我大军一到,便聚而歼之!试想我大军千里行军早已是疲惫之师,而他鞑靼以逸待劳,届时我军必然大败,而他俺答便可移兵古北口,长驱通州,直入应天府,直抵京师!”昭毅将军李光启起身说道。

  “李将军,你为何如此肯定鞑靼军会集中兵力在大同与我决战?鞑靼若是分兵一路来攻宣府,我大军去驰援大同也就没有意义了。”上直卫指挥使陈同元提问道。

  李光启胸有成竹地解释道:“以鞑靼军的战力兵围大同近十日,应该早已攻下才是,为何久攻不下?不是佯攻吸引我军救援聚而歼之又是什么?这等意图再明白不过。再者,分兵去攻宣府看似可以起突袭之效,实则为兵家大忌!鞑靼等蒙古军历来犯边都是合兵一处,又岂能分兵两处?”

  “如你所说,鞑靼佯攻大同,那俺答也不是没有可能集中主力在宣府伺机而动。万一大军都去援救大同,他鞑靼从宣府南下,而京师空虚,岂不危机?”陈同元起身辩驳。

  夏言一班文臣听得糊里糊涂,关于鞑靼主力的动向,李光启和陈同元争的面红耳赤。李光启是分析透彻,理直气壮,陈同元则是句句狡辩,不甘下风。

  “李将军和陈指挥使都言之有理,老夫马上请奏皇上将每年案例来京的四万镇兵也编入援军,这样一来出征大军将达二十八万。”夏言想了想,又开了口:“若京师有百姓愿意从军,可以到兵部登记造册,兵部干脆直接募兵,这样大军便可以一分为二援救大同或防御宣府都可以。”

  众人思虑一番,都觉得夏言的方法可行。夏言也是觉得目前这样的法子是最可靠的,也是万全之策了。不管俺答是佯攻大同还是准备突袭宣府,都可以阻挡一阵,待鞑靼军疲惫,明军甚至可以出城反击!

  最后也算是议出了一个方案,夏言写好出兵的奏折,内阁全都票拟了,司礼监也不敢耽搁这样大的军国大事很快批红上呈嘉靖帝。当然,嘉靖帝也不会拖延,毕竟这是关系到京城安危的大事,万一动作慢了让鞑靼人打到北京城,说不定又要重演当年土木堡旧事了!

  嘉靖帝圣旨一下,京城各大衙门,京师附近各个州府纷纷行动起来。调集粮草,整顿兵士,制造军械,准备军服兵器的等等。

  但是,很快问题就出现了,户部尚书李廷相向夏言哭穷了。国库没钱了,本来今年工部修河建坝就用了一百多万两,不久前又发了官员俸禄,这募兵、军械、粮草更是一件比一件重要,一件比一件更费钱!

  这下子,夏言也没招儿了,他也不是财神爷变不出钱。但是眼下二十多万大军的粮草器械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要是后续的辎重跟不上,这仗还没打,大军还没到大同和宣府路上就得断粮了!

  李廷相向夏言哭穷,夏言当然去向嘉靖帝诉苦了。

  “朕格外从内帑另拨给你一百万两银子,剩下的你夏总督得自己想辙儿了。”嘉靖帝一句不冷不热的话心里却做了很大的计较,毕竟那是他自己个可以随意支配的银子,现在连内帑都没了钱。不过,银子和大明朝的江山社稷和北京城的安危想比的确微不足道的。

  夏言哪里知道嘉靖帝给了他一百万两银子是这样纠结?还以为嘉靖帝吝啬不肯给呢!不过嘉靖帝是皇帝,他当面也不好说什么更不敢,至于私下里那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一百万银子也能支撑大军两个月了,想来那时战事也该结束了吧?夏言祈祷着也期待着这个天降的绝世之功!

  西直门,募兵军营大门。

  与往年的征兵不同,朝廷这次出征鞑靼援救大同实行募兵。征兵是朝廷派当地州府自行每家每户征调男丁,募兵则是招募愿意为朝廷出力,百姓自愿上前线杀敌。

  最主要的一点,征兵没有军饷,死在战场上也不过一张草席,这还算下场好的。若是遭逢败绩连尸首都没人理会,至于被马蹄踏碎还是被狼给饱餐了那就听天由命了。胜了也没有什么赏赐,军功都让军官给独揽了,哪有士兵什么事儿?该种田种田,该回家干嘛干嘛。

  3o更eZ新最y=快=p上O酷匠网

  而且士兵还分世袭的和临时的,世袭的叫军户,临时拼凑的叫地方的班军,每年都得上京师训练。世袭军户的待遇较高,但是由于世袭的原因一般就心生懒惰,长此以往就形成军备废弛、武备不修的局面,战力反而不如班军。

  而班军冒着生命危险在战场上浴血杀敌,最后的功劳反而让世袭军户的常备军给抢了,这样一来军队存在着根本的问题,军队里的矛盾虽然明着看不出来,但确是真实存在着的。

  大营前来报名应征募兵的并没有多少,十几个人排成一条队伍挨个等级着,显得很是冷清。

  登记名册的人是一个瘦弱的穿着正八品知事官服的矮个儿男子。男子一身官服威风的坐在一把桃木椅子上,一连白净,一手里拿着一本册子,一本提着笔登记着士兵的名字,左右站着两个盔甲明亮手握缨枪的士兵威风凛凛。

  “下一个,姓甚名谁,籍贯何处,年岁俱皆报来。”那知事头也懒得抬,正准备听了就写,正提笔间,传来一声洪亮的声音吓他一愣。

  “在下易天,南直隶应天府江宁人士,正一十八岁!”易天带着笑回答着,那知事也不理人,点了点头记下了,然后许易天进军营领军服盔甲和武器。

  “易大哥!等等。”后面追上来一个俊逸的八尺男子,看见易天便不顾旁人的大呼起来。

  易天听见熟悉的声音便停下脚步来,回头一看正是陆吾。

  “走吧,去转转。”易天嘴角微微一笑,转了身很快便消失。

  陆吾和易天一起参军是事先商议定下的,不然以易天现在的武力至多也只能对战五人左右,这还是他日夜努力修炼好容易才恢复的实力!所以,有了陆吾从旁保护,易天才能无虞,若不然陈琬儿哪能够允许爱郎去那生死边缘的烽烟之地?

  随着几个同来参军的汉子一同去了一个大帐见了把总然后被通知了明日出征的日期,之后易天和陆吾便拿好军服离开了军营。易天和陆吾参加的是京师三大营之一的五军营,五军营和三千营、神机营是京师禁军主力,平日拱卫京师,战时出征为皇帝亲军。出征鞑靼援助大同,嘉靖帝并没有御驾亲征,所以三大营的任务就是护卫总督夏言的安全。这样一来,易天根本轮不着上阵杀敌,他的任务就是看好夏言不要被鞑靼军的箭矢射中就行了,必要的时候有机会给夏言档一刀那就是最大的功劳了。不过,这种几率实在小的可怜,除非明军败了,而且是大败。

  当夜,易天、陈琬儿小夫妻俩又是一番云雨才相拥而睡!陈琬儿知道易天去了前线是生死由命,所以不舍得让易天太过劳累。奈何,易天根本把持不住,龙精虎猛的一连攻城拔寨,接连的猛烈攻势之下,陈琬儿终于缴械投降!易天这才放过了陈琬儿,不过一些小动作还是免不了的。就这样夫妻二人幸福地进入了梦乡,易天再梦里看到自己杀了俺答又大破鞑靼,回到京师那是一番加官晋爵不说,回到家中还得到陈琬儿身怀六甲的喜讯,脸上的笑容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天的清晨。

  大明嘉靖十八年五月十五,奉圣旨兼领兵部将令,总督九边、内阁首辅夏言代天子亲率三军共二十八万北伐鞑靼!

  誓师大会后,三军分兵三路出京,中军由总督夏言亲自率领出西直门、阜成门,前军由总兵周尚文统领出德胜门、安定门,后军出崇文、宣武二门。前军周尚文部步骑合计五万余,出顺天,经白羊口,过延庆向西北直达宣府。中军及后军共二十万往西直扑大同,目标就是俺答的十五万铁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