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提亲

  “嗯!”陈琬儿轻嗯一声,用锦帕擦了擦眼角少许的眼泪,此刻她双眼确是更红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易天把陈琬儿怎么了呢。

  “他原本也是一个满腹文采的翩翩公子,说来也不过是几个月而已!那日夜里,潇湘馆突然来了一个贵客,我本不轻易见客的,说来也怪……”陈琬儿如数家珍的一古脑儿的把往事竹筒数豆子般倒出来,一件件一幕幕说与易天听。

  原来,两个月前有个身份不凡的年轻举子来到潇湘馆。说是以文会友,可人没点到自己在潇湘馆里舞文弄墨起来。当时动静闹得挺大,不过那举子也是通些文墨的,许多男女被那举子的文章折服。这自然也引起了素日里爱好诗词喜于吟诗作对的陈琬儿的注意了,一来二去两个人便相识了。日复一日,二人便暗生情愫,虽然如此但陈琬儿并没有把身子交给那个举子。从刚开始的海誓山盟、你侬我侬到后来的冷淡和隔阂,两个人的关系慢慢又冷漠下来。其实这也好理解,陈琬儿不许举子碰自己,但是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整日带着潇湘馆这种日日笙歌的地方怎么能熬得住?何况,整日面对着陈琬儿这类倾国倾城的绝色。

  于是,开始举子抛下陈琬儿另寻新欢了!潇湘馆最不缺的自然就是女人了,一开始陈琬儿并不知情,时间一长难免纸包不住火。最后,两个人撕破脸皮,而那举子最后因为一纸婚约返回苏州和一知府的女儿完婚去了。负心人一走了之,可伤了心的却是陈琬儿。

  易天没想到陈琬儿居然还有这样的往事,这样不堪的情史。

  “琬儿姑娘,这世上多的是负心汉少的确是如你痴心的深情佳人。”

  陈琬儿收住哭泣,并没有直接对易天这句话评头论足,而是有些不满的反问道:”现在公子还琬儿姑娘的唤我吗?“”琬儿,我们出去,现在五场比试才过两场,剩下的继续。”听到易天叫自己琬儿,陈琬儿没有任何的娇羞,反而擦干了眼角的泪失声轻笑了起来。

  二人出了厢房,众人此时还没有离开潇湘馆,寻常时候都是过了半夜消遣的差不多才舍得离开这温柔乡。

  易天和陈琬儿在众星捧月般的簇拥上了台,此时楼上暗香阁和雅芳阁都打开了,徐邦瑞与刘煦两班子人马都出动了。亲眼目睹易天和陈琬儿亲密的站在一起,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既艳羡又充满嫉妒的!尤其是额头上青筋都膨胀起来的徐邦瑞,看待易天的目光几乎已经冒出了火!刘煦和徐枫都是有些羡慕易天的,李宗城看着吴耀祖气不打一处来的愤怒心里早已乐开了花,他在徐邦瑞出现在潇湘馆之后就已经放弃了一亲芳泽的机会,现在能够看着吴耀祖吃味也是一件乐事!

  人群中,纷纷对易天的身份猜测起来,陈琬儿居然和那个小白脸站在一起?

  “各位,各位,为公平起见,也为了陈大家的信誉,比试继续!”之前那个传话的女子上来走到台前解释道。

  陈琬儿有吩咐,谁敢不从?众人听说陈琬儿要继续比试,兴趣一下子又上来了。

  接下来陈琬儿连出两幅上联,但是对出来的人寥寥无几,最后便直接公开了最后一幅上联:烟锁池塘柳!此千古绝对一出,鸦雀无声,谁也没了主意。

  都以为今夜没有人能够对得出这千古绝对时,易天当众道出了他的下联:桃燃锦江堤!

  “真是!真是千古绝对,这人是谁?”

  “好像之前的暗香阁也有位一鸣惊人的高手,不会就是他吧?”

  “有可能,你们看,那笔迹简直就是一个人的!”

  “啧啧!真是好福气,你们说陈大家会答应以身相许吗?”

  人群涌动,所有人讨论的都是关于易天的,而易天和陈琬儿早已经在众目睽睽之下悄然离开了!

  “公子,还未请教姓名。”长廊上,易天与陈琬儿并肩走着,并没有旁人跟着。

  易天很自然的回答:“易天。”

  陈琬儿点了头,此时竟然飘然下拜:“易大哥,明日我便吩咐人上府提亲。“易天是真的以为身处梦境,没想到这陈琬儿还真是个一诺千金的女中豪杰!

  双手扶起陈琬儿,感受着陈琬儿两只柔若无骨的玉手传来的温度,易天赶紧松开手。

  这世道是怎么了?从来只听过男子向女方下帖让媒人上门求亲的,陈琬儿居然向自己求亲!易天很想劝阻,一肚子的理由却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哎!易天真不会拒绝,也不忍拒绝,毕竟陈琬儿是盛情难却!可是这是婚姻啊?又不是请客,这陈琬儿真是奇女子也!

  “易大哥可是觉得有何不妥?”看出了易天的不对,陈琬儿直接问道。

  “毕竟有悖道义礼法,琬儿你何必甘愿委身于我呢?更何况今日之前我俩素未平生,你就不怕我是个狼心狗肺的负心之人?”易天还是想不通,自己究竟哪一点被陈琬儿看上了?难道就是随便写了几幅对子?这也不对啊……

  陈琬儿抬起头,看着易天的眼睛,并且让易天也看着她的眼睛。陈琬儿越靠越近,倒是易天有些想要后退,但是已经靠在了栏杆上,还能往哪退?

  “看着我,易大哥,”陈琬儿笑吟吟,而易天却把她当作虎豹豺狼似的,“你看你易大哥,别的男子见了我都是想要我这副躯体罢了,为了接近我不惜一切手段!而你,你的眼睛那么纯净,你有的是善意,凭此一点就无人能及!”“我已经看走了一次眼,我相信这次绝对不会了!易大哥,难道我的真心你,你是嫌弃我是个勾栏女子吗?我是个不贞洁的女子?”见易天丝毫没有理会自己,陈琬儿有些激动了!

  暗处,陆吾和莺歌正仔细观察着一切,而易天和陈琬儿二人的对话和亲昵的举止被看了个彻彻底底。易天现在哪里还想的起来有陆吾和莺歌两个人,他满脑子都被陈琬儿的话塞满了!

  陈琬儿有些失望,准备起身走了,易天楞了一会儿立刻追了上去拉住陈琬儿把陈琬儿抱在怀里!

  暖玉在怀,易天被自己的作为震惊不已,陈琬儿则先是有些诧异接着便是掩饰不了了幸福!

  “蒙琬儿你不弃,我易天怎么会辜负美人心意呢?”易天傻乎乎的说道,连哄人的情话也不会说。但这在陈琬儿听来已经是最受用的甜言蜜语了。

  陈琬儿双手缓缓抬起拥抱着易天,闭着眼睛感受着易天强烈的心跳!

  S酷匠%网/B首z2发

  “陆大哥,少主在干什么?那个女的,少主为什么要抱着她?”

  陆吾无言以对,对于莺歌这样纯洁的少女,陆吾无法解释,只是不动声色地拉着莺歌离开了。

  词会已经结束,众人也各自寻欢去了,而那些奔着陈琬儿来的也都各怀心事的离开了。

  雅芳阁里,徐邦瑞忽然站起身,五官狰狞,他对着徐安拳打脚踢,一边还暴着粗口:“该死,这个人是哪里冒出来的?怎么没有人告诉本公子?该死,徐安,真是废物!”

  徐安哪里敢抵抗?任由徐邦瑞出气,连一句话也不敢接。

  刘煦他们此时已经随着人流立刻了潇湘馆,热闹一时的潇湘馆顿时冷清了不少。

  “琬儿,我马上帮你从潇湘馆赎身。”易天抱这陈琬儿,陈琬儿靠着易天,二人互相把头埋在对方的脖颈。易天不知为何,对于陈琬儿这个曾经被伤过的女人易天多少有些愧疚。可能陈琬儿是爱慕易天的文采,被易天不同于一般男人的蕙心执质的高尚折服。可易天,他对于陈琬儿来说是陌生的,当然他对陈琬儿也并不熟悉。但是,正因此类种种陈琬儿依旧愿意不顾一切,频频暗示善意,甚至最后许诺以身相许这还要上门提亲!女人向男人求亲,易天他此时看到的不是陈琬儿的一时想起也不是这孟浪行为,他看到的是一个痴情女子的真心。对于陈琬儿的投怀送抱,易天并没有认为这是陈琬儿形骸放浪,没有礼义廉耻,他反而觉得陈琬儿有的是女人没有的胸襟和胆量!

  陈琬儿听到易天要为她赎身,当然是欣喜若狂。依依不舍的暂时离别,二人相约次日再会,届时他易天会三媒六聘来迎娶陈琬儿!

  出了潇湘馆,易天和陆吾、徐逸三人暗中去了魏国公府,莺歌留下照顾陈琬儿。毕竟,这应天府表面上就不平静,暗中里就更加潮流涌动了。加上今夜易天和徐邦瑞他们几位公侯伯的公子这么一闹,最重要的事最后抱得美人归的是他这个不速之客,不用说此刻易天也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且,对陈琬儿动心思的可不止徐邦瑞、吴耀祖几个,应天府里的王孙贵胄谁不垂涎陈琬儿的风姿?万一有什么人狗急跳墙,要来个横刀夺爱,在应天府这样盘根错节的地方一时间还真是查不出来。不过,以莺歌的法力保护陈琬儿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既然把整个应天府都搅混了水,那索性就搅他个天翻地覆!不过,大摇大摆的去魏国公那是正大光明的告诉别人,我易天是魏国公府的!

  魏国公府,徐邦瑞咆哮着,不停地摔打房间里的东西,知趣的下人早已经躲得远远的。

  “滚,滚,滚!该死,赶快给我滚!”徐安还站在门口,听到怒斥赶紧离开,深怕徐邦瑞盛怒之下殃及自身。

  也不知是因为陈琬儿不识趣,还是易天太目中无人,或者是自己稍逊一筹,徐邦瑞骂了几句摔打了不少花瓶和家具之后仿佛全身被抽干了力气!他一下子坐在地上,脸色铁青,两眼通红,嘴里不停念叨:“易天,易天……”

  “舅舅,我的身份已经不合时宜。舅舅守备南京,与镇守太监刘铭良参赞机务南京兵部尚书共掌大权,您又是南京留守勋贵之首,请您帮载珏安排一个新身份!”

  魏国公府书房密室里,易天和徐鹏举二人对坐着。

  徐鹏举业已听说了有个神秘公子在潇湘馆快把整个南京的公子王孙得罪遍了,现在听易天求自己帮忙安排一个新身份,徐鹏举已经猜透了三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