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吾头疼了,现在就是看易天的态度了,一天之内易天如果不能心甘情愿的把灵石交给自己,那一切就是水中捞月了。一想到还未兑现的承诺,陆吾已经等不起了。

  可是,这个重要时刻,莺歌居然哪壶不开提哪壶。

  “灵石由真身和肉身的本命精血合成,我就这么说吧!”陆吾思考再三,还是怕解释不清,主要是莺歌听不懂,他组织好语言后再次开口:“如果杀了一个妖,虽然得到了肉身精血,但是真身会随着肉身死亡而消逝。所以,只有那只妖心甘情愿将真身和肉身的精血献出并凝结灵石,那才能够完整得到它的灵石。”

  “还是修炼了一千年的毕方呢,这点常识都不懂,真不知道怎么活到现在的?”易天完全理解了,本来还有些疑惑,现在可以抛之脑后了。

  “你!”

  “你什么你?记住了,我可是你主人!”易天挺起胸膛,底气十足,莺歌很快便没了反驳。

  “你愿意把灵石交给陆大哥吗?”莺歌突然问道,易天瞪了瞪莺歌,莺歌不以为意。

  此刻,连同一旁正观景出神的陆吾也没了兴致,偶然听到这句虽然没有转过来,却也是悄悄地竖着耳朵听着。

  半晌,易天抿了抿嘴,嘴角朝外勾起一弯十分变扭的酒窝,然后吐了一口浊气,这才道:“灵石可以给他,只是我断了修为,日后踏足人界,免不了诸事繁杂,更是要得罪些人惹来报复。自身的安全实在不可不小心些,这?”

  “我保你周全,随身护卫你,如何?”许久不言语的陆吾转过身,突然冒出一句。

  “好,一言为定!”易天很兴奋,陆吾能够助他一臂之力,夺回大明将少了许多险阻繁杂。

  “献出灵石,你还能活吗?”莺歌的话打破了氛围,很快莺歌意识到了自己说出的话的确不合时宜,但已是覆水难收了。

  陆吾也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关于这个棘手的问题,易天也不得不重视起来。

  “我既然是更天命者,那么普通的生死法则应该与我无用,没了灵石无非就是失去修为和变换真身而已。”易天嘴上说的轻易,心里确是在滴血。

  没了修为,不能变换真身,我就和之前的朱载珏并无二致了!陆吾,为了得到你,收服你,我这次亏底了!

  莺歌此时觉得易天人还是不错的,为了陆吾能够真正拥有自己的灵石,不惜用自己的性命来换。这要是莺歌自己,她自问也不能做到如易天一般。

  所谓事出反常必有妖,谁有能够知道易天是在以命相搏?

  陆吾仔细推敲了易天随意说出口的这句话,再暗中观察了易天的神态,发现并没什么反常的。

  “多谢老弟一份情意,我陆吾领了,但是却不可如此做!要是老弟你有了什么闪失的,我可过意不去。”陆吾从刚才易天说出的那句愿意不顾自己性命而献出自己灵石的话,已经改变了之前对易天的看法。

  而要杀易天的意思也随之被扼杀,一个愿意为陌路之人付出失去生命代价,而且这人还有存有杀意,陆吾心底已经把这个刚见面就准备杀掉的人当做一个朋友了。

  易天想要收服陆吾一心一意做自己的保镖,那么只有两种方法。不是以实力胜出就是让陆吾真正信服自己,所以他才会有冒险献出自己灵石的想法。

  “我愿意用我的灵石换取你的灵石,如果我死了那也是命,不过你得和我一起返回人界,不离左右地护我周全。”

  “我答应你,以后你便是我陆吾的主人,陆吾愿意任君驱驰,无怨无悔!”说着,陆吾就下跪行礼。

  莺歌蓦然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陆吾居然甘心臣服易天?不过,仔细思考之后莺歌也就恍然大悟了,一个愿意为自己舍弃性命的人,认他为主也是理所当然。

  看来,莺歌和陆吾势必要和易天一起返回人界了。

  三日后,秘境之外,昆仑雪域之巅,龙城神龙殿。

  易天三人和龙德衍与众位长老分坐其间,龙德衍居上首,易天次之,左下首四大长老、四大执法长老,右下首坐在四大护法长老以及陆吾和莺歌二人。

  “易天,你人界之事尚未了,此次你得以安全从龙神秘境中出来,并且得上古两大神兽陆吾、莺歌相助,为师也就放心你安然离去了。”龙德衍看到易天羽翼渐丰,笑的更明朗了,整个人也容光焕发年轻起来不少。

  “多谢师傅关心,此次徒儿下山之后人界事一了便早日回龙城与师傅和各位前辈共谋大计。”易天起身曲躬站立一旁。

  “易天,听闻你的灵石留在龙神秘境之中?可有此事?”龙德衍得到消息易天为了收服陆吾将自己的灵石甘愿奉出,又不知是真是假,所以才发问。

  ”回师傅,的确如此。“易天直起腰来,双目望着神龙殿外,双眼看得出神,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然后收回目光,稍微措辞这才开口道:”徒儿认为既然是更天命者,上天自然多少眷顾些,没了灵石不过是不能变化真身而已。回到人界,有陆吾与莺歌相随,徒儿的安全绝无是得到保障的,师傅宽心。“四长老顾无为觉得易天有些想当然了,环顾四下,连族长也没有发言,他便开口问道:“易天,没了灵石你一离开岂不是要立刻魂飞魄散?上天眷顾也没这样眷顾你的,千万不可小心大意了,在座的谁人不知灵石乃是我等的命脉?若是一朝失却,形神俱灭啊!”

  “是啊,是啊!”

  “没错,少主不该如此啊,是应该尽快拿回灵石要紧!”

  “青山兄说的极是,性命攸关之事,且不该如此唐突莽撞!”

  ……

  龙德衍故意咳嗽几声,殿内这才安静下来,坐在下首的陆吾和莺歌都十分关注易天的一言一行,目光不曾离开易天的身上。

  ”都不要议论了,此事先让易天说说他的看法嘛!你们这些身为长辈的对易天多加关心是没有错,但也不必把事说的如此严重,易天不是还站在这儿吗?“易天笑了笑,本来没有话说的,龙德衍那句现在不是还没事吗?易天终于知道该怎样说服众人了。

  ”师傅说的不错,众位前辈的照拂晚辈易天也心领了。我的确好生的站在这里,你们仔细想,若是灵石真的要的了我的性命,那么离开龙神秘境之时我早就神魂消散了,哪里还能站在这儿呢?“顾无为:“……”

  ……

  大江来从万山中,山势尽与江流东。钟山如龙独西上,欲破巨浪乘长风。江山相雄不相让,形胜争夸天下壮。秦皇空此瘗黄金,佳气葱葱至今王。我怀郁塞何由开,酒酣走上城南台;坐觉苍茫万古意,远自荒烟落日之中来!石头城下涛声怒,武骑千群谁敢渡?黄旗入洛竟何祥,铁锁横江未为固。前三国,后六朝,草生官阙何萧萧。英雄乘时务割据,几度战血流寒潮。我生幸逢圣人起南国,祸乱初平事休息。从今四海永为家,不用长江限南北。

  适逢春分,万物复苏,百花争艳,勃勃生气。秦淮河畔,烟雨潇潇,晨雨初歇,雾色缭绕。

  南京城内,三匹快马直驰在秦淮河南岸的大街上。

  一行人两男一女,一男子白衣轻衫,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剑眉星目,皮肤白皙。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模样策马驱前。

  一旁的黑衣男子浓密的眉毛稍稍向上扬起,腰间不离一把黑色纹虎长刀,紧跟着白衣男子。另一旁则是一袭红衣,双目是幽暗深邃的冰眸子,一张绝美的容颜显得邪魅性感,动人心魄!

  这三人便是刚下山不久的易天、陆吾和莺歌三人。

  哒哒的马蹄声过后,是青石被践踏而不绝于耳的闷响,路边的人群看这架势也都猜测是某家的公子踏春出游归来,对此也都见怪不怪,纷纷避开以免惹上是非。

  “少主,人界好热闹啊,这么多人!”莺歌冰冷的外表还是包不住她的好奇心,生性直率的她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难免有些激动。

  对于莺歌这样肤浅的问题,易天对莺歌的问题是这么回答的,他道:“这么多的人,你不觉得这满大街都是你的食物吗?”

  想起初次见面时,莺歌就准备吃了易天,现在一天旁敲侧击,明显是让莺歌收住性子,不要随性而为。

  “你也太记仇了,放心吧,我不会吃掉他们的。”莺歌听易天那语气中对自己的不信任,有些不太乐意。

  “莺歌,在人界不要叫少主,这里得叫公子。”一路上谨言慎行的陆吾开口嘱咐道。

  “还是陆吾记性好,让你满大街叫少主,在这里我的身份是大明皇子朱载珏。”易天稍微提了一下,突然转换语气,郑重其事道:“在这里,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也不要对外人提起我的任何身份。”

  $更o*新最\快h上kv酷6匠网No

  二人点点头,然后一行人往城中繁华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