莺歌仔细想想,事实的确如此,想想自己把人当成美食,结果弄得这样尴尬。莺歌回忆起这些,忍不住笑出声来,一时间也没分寸身子略微后仰,眼看着就要落入水中!其实,莺歌自己的修为也已经达到了神级五品的实力,所以完全可以自救,只是没有反应过来,所以悲剧了!

  已经做好落入水中的准备了,就当洗个澡吧!莺歌就这样想着。

  咦?怎么忽然不动了?莺歌张开美眸抬起头四处张望着,一张英俊的脸庞近在眼前,刚好莺歌两个人的嘴唇碰到了一起!莺歌的眼睛张的大大的,是他?这么回事?我居然和他……

  易天更是觉得莫名其妙,本来看这个傻鸟,额,对,就是傻鸟。这只傻鸟居然自己倒下去了,易天也没思考在此之前这只鸟还准备吃了它的的事,处于本能的激发神劲一个箭步冲上去接住她。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感受着这只傻鸟嘴唇的温度,易天再也受不了了,马上起身。但随着莺歌的一声尖叫,两个人一同掉进了水里。原来易天松开手,莺歌的身体失去了平衡,莺歌慌乱之下抓住易天的手,这时候两个人便一同落入水中。

  “该死,傻鸟,都是你这个蠢蛋害得小爷我一身的衣服都湿透了,你说怎么办吧?”易天从河水里跃上岸,忍不住破口大骂着,还在水中的莺歌听着易天在兴师问罪,心里极为难受。

  “傻鸟,我怎么会遇见你这么个笨蛋?遇上你就没好事,先是调戏我,现在还……”还没说完,传来一阵哭泣声。

  “哼!呜呜……”莺歌居然哭了。

  易天看见那只傻鸟还站在河水里,眼角流出眼泪,口中呜咽着,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好了,不就是说了你几句吗?至于吗,搞得我欺负你似的。”易天走过去伸出手,示意拉莺歌上岸。

  对于易天表达出的绅士和难得的善意,莺歌视而不见,丝毫不为所动,这就让易天显得极为尴尬了。

  “你不上来是吧?别忘了,你还欠我一件衣服呢?怎么滴,现在要赖账不成?”易天蹲下身子,再次伸出手。

  莺歌用手胡乱地擦了擦脸颊的泪,抬头看着易天。

  易天直视着莺歌,毫不避讳,莺歌的美眸不停地转着,也是毫无羞赧之色盯着易天仔细打量着他。

  “看够了么?你可以上来在看,我也不是小气的人。欣赏美是艺术,我从来不反对。”易天有些厚颜无耻的开着玩笑。

  “无耻之徒,混蛋,从没见过这么厚颜无耻的人,真恶心。”莺歌虽然抓住机会毫无目的的谩骂,得理不饶人,但是却把手给了易天。

  “拉我上去,愣着干嘛?”莺歌问道。

  一天的目光从莺歌露出水面的上半身寻找着什么,听到莺歌终于骂完了,又把手放在自己手上,摇了摇头说道:“真搞不懂你这只火鸟。”

  抓紧莺歌的手,一把顺势把莺歌拉上岸,易天终于又露出真面目。

  “你再说一遍!”莺歌挣脱易天的手,其实易天也没抓那么紧,所以莺歌很轻松就脱离了易天的手掌。

  “你以为我不敢?”易天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傻鸟儿,就是一只傻鸟,你还能变成凤凰不成?”易天边说边笑着。

  “你!”莺歌催动神劲,顿时整张脸变得通红,她朝着易天喷出了一口火焰。易天早已察觉出不对劲,早就消失在原地,但是那些被烈火纠缠上的花草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全部被焚烧成灰!

  易天大叫着:“你干什么?你想烧死我啊?”易天质问着,明显为刚才莺歌喷射火焰的事耿耿于怀。

  莺歌听了易天的话,并没有要停止的意思,她又开始运功,准备再次喷出火舌。

  “你这忘恩负义的火鸟,我真身化为龙的时候都没有伤害你,而且刚才是我把你从水里拉上来的,你想杀了救你的人吗?”易天知道莺歌此刻在极度的愤怒中,一般的劝说根本达不到理想的效果,万一再不对,说错一句话那就实在没有转圜的余地。所以,易天此时说话很把握分寸。

  “就算这样,那你也不能骂我傻鸟啊!”莺歌很委屈,从来没有人这么羞辱自己,但是易天的话也提醒了他。

  易天看了一眼莺歌愤怒的样子,感觉还挺惹人笑的,原来是因为这事!

  易天解释道:“那你也跟我说你叫什么名字啊?你又是只火鸟,而且那么傻,我只能叫你傻鸟了。”易天还是不放过一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机会,趁机又奚落了莺歌一次。

  “你!我叫莺歌,是只毕方火鸟,在这儿生活了一千年。”得到易天的答案,莺歌反问道:“你呢,你是谁?我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还没见一个人呢,你应该不是人吧?”亲眼目睹了易天的真身是一条金龙,她当然不会相信易天是人了。

  易天念了念莺歌这个名字,觉得还挺好听的,看来这只毕方还是比较善良的。

  “我叫易天,是龙族。”就这么简单而又简短的自我介绍,莺歌并没有多说什么。

  “龙族的人,那你这么会出现龙神秘境的?”莺歌一脸迷惑,现在开始,她已经默默地对易天产生了一丝了解的兴趣。

  易天走了几步,莺歌跟在身后,易天难得正经地说道:“我奉师门之命来龙神秘境寻找神兽陆吾,说来话长,就是我要收服了这只陆吾。”

  莺歌听到易天提到好朋友陆吾的名字,不过下一句居然就是要收服陆吾,她笑了,而且笑的很大声。

  易天只当她是在嘲笑,却不知道莺歌认识陆吾,而且两人是挚友。

  “笑够了吗?现在应该想想该怎么样把我的衣服弄干了吧?浑身湿漉漉的可是很难受的。”易天问道。

  莺歌是上古毕方火鸟的后裔,水对于莺歌来说还没触碰到就已经化为空气不存在了。所以从河水上来,莺歌的身上一直冒着热气,她便是在吸收全身的水了。

  随后,莺歌手中冒出一团火焰,与之前不同的是,这团火焰淡弱了许多。莺歌操控着火焰把易天全身包裹了起来,没有多长时间易天浑身湿透的白衫就彻底的干了。

  “这还差不多,算你将功赎罪了!”易天感觉很舒适,连忙夸了莺歌几句,在易天看来是夸赞,但是莺歌听来就不是一回事了。

  !看。W正*y版章节f~上,/酷◎匠◇网n}

  冷哼一声,莺歌问道:“你真的要去收服陆吾吗?”易天点了点头,莺歌却不以为然,“你虽然是条龙,但是你的实力只有区区尊级三品,我没有说错吧?你认为你能够战胜得了陆吾?”

  一听到莺歌的话倒是察觉不出什么,但是易天稍作思考就有些明白了。

  “你又不认识陆吾,你也不了解陆吾的实力,你怎么知道我收服不了他?”

  “谁说我不认识陆吾的,他可是拥有……”话一出口,莺歌就知道自己又被易天给算计了。

  莺歌本想自己被易天算计了心里有些吃味,但她也是修炼一千年的毕方,又怎么会甘心落败?

  “是啊,我的确认识陆吾,不过以他神级七品的修为,你还不知难而退吗?”莺歌据实透露出陆吾的实力,就是要好好奚落打击易天一番。

  易天倒不在意这些,他真正放在心上的是陆吾,他是要收服陆吾那个上古神兽,又不是面前的这只自以为是的傻鸟。

  “哦?是吗?但是我就是喜欢和强者一较高下,不然也太没意思了。”

  莺歌没好气的说道:“我看你连我都战胜不了,你还想着去收服陆吾,你是不是太没有自知之明了?”

  易天看了莺歌一眼,然后说道:“要不我们比试比试?放心,我会点到为止的。”易天自信的笑道。

  莺歌对于易天的自信嗤之以鼻,但是比试她还是欣然应下了,因为她讨回回刚才被易天占去的便宜,顺便好好教训一下这条骄傲自大的龙。

  “你不是要收服陆吾吗?这样,如果你输了,你以后就认我为主,跟着我怎么样?”莺歌问道,嘴角笑得很是动人。

  易天当然答应了,“不过,要是你输了呢?要不你输了,你以后就给我暖床,当个侍女永远伺候我怎么样?”易天不怀好意道。

  莺歌在提出条件之后以为自己已经够过分了,但是现在她后悔了,跟易天的无耻相比,她太善良了。

  “好,我答应你,不过也只是答应,你赢得了我么?”

  “一言为定啊,谁也不许反悔!”易天反复强调,莺歌点了点头便直接喷出火舌,易天反应再慢一点就中招了。

  易天来不及骂出口,莺歌的烈火又不期而至,这让易天很是被动。

  和莺歌的较量中,易天完全处于下风,良久,易天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劣势所在。莺歌可以喷出烈火燃烧易天,易天虽然一身的神劲却无处施展,他没有兵器啊!

  莺歌又是一团火焰向着易天喷射过来,易天正踌躇间,躲避不及也只能马上化真身为龙直上九天,然后一声龙吟传遍了整个龙神秘境。

  龙吟的神劲释放十分强大,莺歌受不了龙吟声的压迫,身体被压制地跪在地上,双手勉强地支撑着。莺歌胸口发闷,喉头里似乎有什么东西涌了上来,一股甜劲过后,莺歌吐出一口鲜血!

  望着空中那条正盘旋的金色大龙,莺歌第一次感受到生命受到了威胁。

  看来,这易天并不是龙族普通的人,应该是嫡系一脉。看来,这次要认栽了,他实在太强大了!虽然修为不高,但是真身的实力充满王霸之气,令人根本无反抗之力。

  易天并没有看见莺歌因为自己的一声龙吟而吐血,他只是感受着飞翔在天空的这种无拘无束的感觉,并且沉浸其中极为享受。

  “易天,你是想怎样?还不下来,还折腾我,我答应你不就是了吗?”莺歌实在受不了那种强大的压迫了,现在她连呼吸都是十分困难。再看易天,似乎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那连续的龙吟,压迫着莺歌的身体不能够离开原地一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