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了白玉令,周地的心情是激动的,此刻他心中的疑云已经散尽。而原本自称左大长老高徒的朱载珏居然和族长有关联,而且得到了族长的白玉令,这岂不是说明朱载珏很有机会成为下一任族长?

  白翔心灰意冷,本想糊弄朱载珏然后借机逃回幻境向已经是白龙门门主的父亲禀告一切,借住白龙门的力量除掉朱载珏这个弑兄的仇敌。

  可是,白家兄弟眼中的凡夫俗子却一再出人意料。先是不动声色地掩藏着尊级的实力,之后悄无声息的反击将白翔重伤,更是将白飞当场击杀使之化为齑粉,现在又拿着族中的法宝白玉令,这一连环的变故都说明了朱载珏的身份必有不同之处。

  如果说眼前的这个凡人,哦不!应该是杀神,他和族长有关系,那……

  白翔顿时很沮丧,但又不甘心,他紧握着拳,任由指尖刺破手掌!鲜血顺着大拇指滴在白色的长袍上,格外鲜艳刺眼!

  朱载珏扶起周地,刚好看见这一幕,摇了摇头说道:“族长命我前来是有要事相商,我也不想在此耽搁太久,还是快快引路。”

  白翔突然冒出一个念头,起身说道:“上使,我这就关闭阵法互送上使。”

  朱载珏刚准备说些什么,周地先指着另一半说道:“上使,其实还有一条小径也可以通往龙城,而且近些。”

  白翔被独自留下,看着朱载珏二人消失在远处的朦胧身影,白翔松开了双手。双目通红,指尖向下留着鲜血,一旁的雪树上向下滴着血水,地面是还未干的血渍,显得很妖艳……

  昆仑山脉的周围地区一如往常的保持着寂静,这里是龙族的圣地,数万年来还没有任何外族能够冒着触怒龙族的危险接近这里。?

  渐近雪域之巅,雪逐渐消失开始消逝,越来越茂密的森林出现在朱载珏的视野。向高处望去,那些深浅不一的白色雾气从山脉的第一座山峰开始就覆盖着这个神秘的国度,一直蔓延到肉眼能够看到的昆仑山脉最高的那座长年积雪的主峰——雪域之巅。

  整座主峰分为九九八十一层,而龙城建在昆仑雪域之巅,那第八十一层至高。但是规格却比人界的大明京师的皇宫大数倍不止!比起紫禁城来,那地面铺满的宝石,那琉璃的碧瓦金砖,看不到尽头的城,紫禁城就像是龙城中最低下的建筑了。

  周地和朱载珏刚到主峰下,山上就已经下来几十个人,这些人统一都是一身红色所织的玄衣。

  周地带着尊敬的目光看着这些人慢慢下来,这些人平常可是难得一见的!今天却一起出现,看来朱载珏的面子挺大的。而朱载珏在人群搜索一阵并未发现老头子的身影也就淡然了,他顾自走上去。

  “谁是这里最大的?”朱载珏上前指着一众红衣人问道。

  人群中有个年轻的男子,看朱载珏如此嚣张,便出来问道:“你就是易天?”

  朱载珏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只道:“难道这里没有长辈吗?一个毛头小子也敢出言不逊,这是待客之道吗?”

  “你!你这小,”那年轻男子话说到一半便被其中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打断了。

  想必阁下就是族长人界所收的爱徒易天?”老者问道,无视了一旁满怀愤恚的年轻男子。

  “易天?我不叫易天,我是朱载珏。”朱载珏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之前那年轻男子也称自己易天什么的,现在这老头也这么说,怎么回事?

  “我就说吗!这小子这么会是族长他老人家的徒弟,果然是个凡夫俗子!”那年轻男子听到朱载珏的回答十分得意。

  人群中开始喧闹起来,个个都在交头接耳。

  “真不是?”

  “看来不是!”

  “嗯,这个凡人怎么会是族长的徒弟?我就说吗……”

  ……

  “行了,都别说了,快拜见族长。”那白发老者看见朱载珏腰间系着的白玉令,已经明白了。

  众人不知所云,但老者向朱载珏跪下却是真的,一片疑雾笼罩着众人。

  酷f,匠)f网F、首发

  “左大长老,您这是?”

  “大长老。您怎么给这臭小子下跪,再说族长在哪儿呢?”那年轻男子很不理解老者的异常行为。

  大长老,左大长老就是四大长老之首的左阳了!

  朱载珏上前扶起左阳,右手从腰间解下白玉令,届时所有人都跪下了。

  “见白玉令,如族长亲临。”众人下跪,齐声喊着。

  那年轻男子听到白玉令也随着众人跪下了,只是目光呆滞,没想到自己看走眼还出言羞辱眼前的凡人居然是有资格拿着龙族圣物白玉令的人物。

  朱载珏赶快让众人起身,突然间的转变让很多人都对朱载珏大有好感。之前的恃才傲物,现在又平易近人毫无架子,真是个奇怪的年轻人!起身,朱载珏自己也清楚,既然来到龙族就得学会和人相处,刚才只是为了不降低身份才那样高傲,言语之间也桀骜不驯。但既来之则安之,将来要想成功成为龙族族长就必须取得支持!这样收拢人心的好机会,他才不会放纵呢!

  “左大长老,为何呼我易天?”朱载珏突然一问,左阳也是觉得有些糊涂了。

  左阳问道:“难道易天不是你的真名?”

  去往龙城的上山之途,左阳和朱载珏并肩走在前,其余人在后,周地则在最后。

  “是师傅说我叫易天的吗?他老人家难道没说他的徒儿是朱载珏吗?”朱载珏不明白,难道老头子给我改了个名儿?

  “这个,老朽也不知,不过族长似乎有意让你入黄龙门,可能也为你易名。”左阳只是猜测。

  “原来如此,能够得左大长老亲自下山相迎,小子真是受宠若惊。”朱载珏连这个机会也不忘巴结左阳。

  左阳素日里也是寡言少语不苟言笑的性格,偶然听到朱载珏这句有意无意的夸赞居然也笑了起来。

  “易天,你已入龙族,况且听族长所言你具有我龙族的血脉,所以你已成为我族人了”左阳迈着步子,朱载珏也跟上,左阳继续道:“成为龙族族人,必须要有真身,也就是化龙。时下,你最为重要之事便是化龙。”

  朱载珏对于左阳称自己为易天也没什么抵触,反而觉着也挺好听的,他回道:“日前听师傅说过化龙,小子此时来龙城便是寻找修成真身之法。还望大长老多多帮助,小子感激不尽!”

  众人行了半个时辰,期间朱载珏和左阳聊得十分投机。朱载珏很是喜欢和左阳这类身居高位却没有任何架子的长辈在一起聊天,左阳也对朱载珏的印象更为深刻了,沉稳而不失大度,为人忠厚却机智多谋。

  朱载珏一边欣赏沿路的风景,一边和左大长老及其余长老聊了会。朱载珏了解到,此次老头子派遣了龙族中德高望重的四大长老和执法堂四大执法以及一些资质高的龙族字第前来迎接自己,这让朱载珏心里的虚荣之心极大地满足了一回。果然是师傅,没有亏待自己这个唯一的爱徒,真不知道前世是不是真的是刑天?居然能有这样的时运,真是修了几世的福报才能有今生的待遇啊?

  朱载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知不觉间众人已经到了雪域之巅。龙城近在咫尺,众人停下脚步,望着眼前古朴神秘的大门,十几丈的大门上那用纯金所镶的两个古文,想来必是龙城二字无疑了。

  巨门由纯铜打造而成,其上有两条精雕而成栩栩如生的巨龙盘踞着,左右两侧各站着数不清的龙首人身的雕像。没错,就是数不清,两边望去几乎看不见尽头!听左阳解释,这些雕像全是当年在与各族各派血战之中战死的族人!他们死后,残存的神念无法寄存肉身,于是就被封存在各自的肉身雕像之中,数万年以来伫立在龙城外就是无声地在守护着龙城。

  巨门缓缓打开,传来咔嚓一声。在巨门彻底打开的瞬间,巨门内人头攒动。站在最前面的赫然就是族长龙德衍!身后是十二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在其后是一众中年模样的男子,随着巨门彻底打开可以隐约再其后是无尽的人群!

  “来了?”龙德衍只是一句平常不过的问候。于朱载珏而言,这个只是见过见面却对自己有大恩的老人,现在是自己唯一最亲的师傅。如今这个怪老头却真正站在自己面前,朱载珏感触良多!慈眉善目,鹤发童颜,依旧随身的一股仙风道骨,身材高大,带着玉冠。并没有传说中神仙都有一把拂尘,龙德衍身着金丝白锦道袍,踏云靴,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

  “徒儿见过师傅!”朱载珏身不由己地跪下,龙德衍也是有些吃惊,但很快反应了过了。上前扶起朱载珏,当众宣布道:“即日起,朱载珏改名为易天,为我亲传大弟子,持我白玉,族人切记!”

  “遵命!”所有人的声音一起响起,响彻云霄!

  龙城内的面积十分之大,通往中心建筑神龙殿的主街道两旁是琼楼玉宇、高楼耸峙,龙族族人就生活在这样的世外桃源。随龙德衍等一干元老到了龙城的神龙殿,其他人也已经散了,而留下的只有龙族中的位于权力核心成员才有资格一起坐在神龙殿内参与机密。

  神龙殿,整个龙族核心的核心,也是十二大长老和族长处理族中事务的重地。因此,神龙殿位于整个龙城的中心,其中的奢华壮观那就不是街道上普通族人居住的高楼可以相比的了。

  “今日,老朽召集诸位前来,一是宣布我徒儿朱载珏改名为易天并入我龙族一事,其次便是确立下一任族长之人选。”龙德衍开门见山,直接说出口。

  一时间,随着龙德衍的一句话,整个神龙殿沸腾了起来,下一任族长?谁不想那至尊的位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