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且,结界之内还有当年龙族族长与四大长老费劲神劲和元神所创造的幻境。这幻境无边无际,而且真实存在,是触手可碰的。因为有了这个幻境,龙族才能繁衍生息。要知道,龙族的数量早已赶超凡人了!没有这幻境,龙族又怎么能继续在人界生存。

  甚至有人传出龙族已经修复人界通往神界的秘密通道!随时可以重返神界,这是不可思议的,也是龙族高层掌握的重要机密。

  看/正版章T6节P☆上酷匠网‘w

  雪域之巅的龙城是龙族的总部,居住着龙族的高层,这其中也包括了族长龙德衍。相对而言,幻境不过是龙族的分部,只是龙族中地位地下或是一般龙族族人所居。当然,有些龙族中的实权人物有兴趣也会在幻境中寻一出山水作为修炼之处。

  龙族的族长龙德衍在龙族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并且实力位于龙族所有族人之上。除族长外,龙族分为黄龙门、白龙门、赤龙门、青龙门四大分支。各门有门主一人,青龙门门主为陈正明,白龙门门主齐风云,赤龙门门主赵世文,黄龙门门主由族长龙德衍兼任,也就是族长的嫡系人马。

  四门门主之外还有实权派人物,是族长的四大护法和族内的四大长老以及四大执法。四大护法,所谓护法不是护者那些至高无上的法典,四大护法是负责族长的安全。而掌清规戒律则是四大执法无疑,四大门主及四大护法架上四大执法包括四大长老共十六位都可以称作长老,但是地位最高的要属四大长老。四大长老仅次于族长龙德衍,由四门中德高望重且实力非凡之人担任。

  到了十大阵法的地面,阵法护法一共二人,他们是白飞和白翔,同时也是亲兄弟。

  “周地,你不好好守着九大生死峰,带个凡人到这儿是?”白飞身为大哥,看到周地到十大阵法来,还带一个陌生人。外放气劲之后还发现这个人不是龙族族人,是个凡人,这令白飞感到十分好奇。

  周地笑了笑道:“这位是左大长老亲传弟子,奉族长之令前往龙城见族长的。”

  白家兄弟听完周地的解释,仔细打量着朱载珏,白翔问道:“哪来的凡人,竟然胆敢冒充左大长老亲传弟子,你果真不知死吗?“白飞不怀好意地说道:”既然来到雪域,那么你就得死!“白家兄弟已经开始威胁朱载珏了。

  周地已经慌乱了,他没想到白家兄弟这么难说话,而且白家兄弟摆好架势已经蓄势待发了!要是朱载珏在这儿有了什么闪失,怎样向左大长老交代?用言语相劝明显白家兄弟不吃这套,真的动起手来朱载珏还不一掌毙命!朱载珏虽然是左大长老的弟子,但朱载珏他毕竟是一介凡人,凡夫俗子的肉身能抵挡得住劲力冲击吗?

  再转身看看朱载珏,居然还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似乎白家兄弟的攻击根本就不为所动。周地十分好奇,朱载珏的那份镇定和浑身的自信是从哪里来的?不过这一切在白家兄弟看来却不是这样的,他们坚定是朱载珏已经被自己的威势吓得连逃走都没有气力了。现在,朱载珏就是一只蝼蚁,想踩死不费吹灰之力。

  朱载珏并不是毫无分寸的人,他清楚自己的实力,当然也外放了神劲准确掌握了白家兄弟的修为是在明级五品。以自己尊级三品的实力秒杀白家兄弟是绰绰有余的,何况自己的气劲与神劲没什么区别,而白家兄弟只是普通的气劲明级实力罢了。本来是想拿出白玉令顺利通过十大阵法的,奈何白家兄弟送上门来,朱载珏岂能放过这个一试身手的机会?

  “白飞,白翔,你们真的连左大长老的面子都不给吗?”周地再次发问,希望阻止双方动手,应该是阻止白家兄弟动手。

  “周地,你真是糊涂,这小子说是左大长老的亲传弟子,你就信吗?他有何凭证来证明他的身份?这小子,分明就是一个凡人,潜入雪域就是不怀好意的,他一定有所图谋。”白翔疑惑地盯着朱载珏,对着周地说道。

  周地早已经确定下了朱载珏的身份,不然任凭一个凡人没有龙族族人的指引,别说找到雪门就连雪域也找不到。

  周地实在不想看见朱载珏和白家兄弟发生冲突,但他说的话白家兄弟根本就充耳不闻。

  “小子,准备好吧!我们会用尽全力的,你不会太痛苦的,感激我们吧!”白飞催动劲力,白翔全身散发着明级五品的修为。

  周地大呼不好,奈何白家兄弟已经一个箭步冲向朱载珏,拳头如雨点般砸向朱载珏的胸口。

  白翔嘴角肆无忌惮地笑着,白飞则不以为然,一副蔑视的眼神。一旁的周地,看着突然发生的一切,早已经因为震惊而动弹不得了。

  朱载珏笑了笑,白飞收回左拳,看着朱载珏纹丝未动已经感觉大事不好。第一个念头便是寻找离开的路线,白翔则仍不放弃,一定要置朱载珏于死地而后快。

  朱载珏也不再掩饰,所有的神劲从全身释放出来,直接将面前的白翔击倒在地。白飞也难幸免,朱载珏疾风般的速度追上白飞,一掌将后者拍飞三丈。落地时,白飞业已血肉模糊!

  看到哥哥的惨死,白翔早已肠子都悔青了。白飞的死彻底释放了白翔内心的恐惧,千不该万不该招惹了这个杀神。现在,他已经丧失了行动的能力,看到朱载珏渐渐走进,他马上跪下磕头如捣蒜。

  “大哥,你就放过我吧!小的也是有眼不识泰山,您就别把小的当回事,您饶了小的吧!”

  周地看着仓促之间所发生的一切,亲眼见识了朱载珏的尊级三品的修为,再看白飞倒在地上的那团模糊的血肉。周地又不是滋味,在怎么说白飞也是龙族族人,死在朱载珏的手里这让周地十分为难。

  朱载珏注视着地面的一摊血肉,内心居然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感!朱载珏的满眼充斥着血红,他现在的状态已经进入了极度的兴奋之中了。朱载珏的元神不受控制,似乎元神之内还存在着另一个人的意识,对于这一点,朱载珏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朱载珏一步步靠近白飞的尸体,或者说是一滩死水更为真实一些。朱载珏开始集中神劲,催动一种很陌生却又很熟悉感的功法。渐渐地,朱载珏的身上散发着一股黑色的气体,朱载珏全身那股寒冷的黑色包裹着。再看他的动作,原来是在吸收白飞的元神!良久之后,地上的一滩血肉化为了深黑色的死水,最后消失在地面。

  白翔目瞪口呆的坐在地上,他没有想到把白飞击杀之后,朱载珏仍不放过白飞,居然吞噬了白飞的元神。他在想,如果地上躺的是自己,刚才魂飞魄散的痛苦他是否能够承受的住。

  现在,事情已经并不像所有想象的那般。白家兄弟接连的挑衅不但没有引起朱载珏的恐慌,反而令白飞的死愈加的神秘起来。龙族中没有人修习这种吞噬元神的功法,更加没有人见过修习这种极为邪恶功法的人,甚至没有人听说过这类功法的存在。而周地却在朱载珏的身上亲眼看到了,他在回忆白飞所说过的话。

  “周地,你真是糊涂,这小子说是左大长老的亲传弟子,你就信吗?他有何凭证来证明他的身份?这小子,分明就是一个凡人,潜入雪域就是不怀好意的,他一定有所图谋。”

  难道朱载珏真的不是受族中之人相邀而来,也不是左大长老的亲传弟子?

  “大哥,我知道错了,我们不该冒犯您的。您就饶了我吧,我一定知错就改马上送您去龙城。”白翔苦苦哀求。

  听到白翔的求饶,朱载珏转过身,看着因打斗而掉落的白玉令。他俯下身捡了起来,看着两条白龙相织的白龙纹,朱载珏渐渐着了迷。忽的,白玉中射出一道白光穿进朱载珏的双眼。朱载珏的眼中,红白两道光芒交错着,刚开始红色光芒覆盖了白光,到后来白光隐隐有扩大之势,最后白光吸收了红光。

  朱载珏头疼欲裂,看着白翔跪在地上求饶,周地傻站着不知道想些什么,而白飞?朱载珏隐约记得是被自己一掌劈死了,只不过现在尸体这么不见了?感受着自己的神劲,朱载珏忽然感觉自己神劲充沛,居然有突破的气势?

  白翔低着头,但方向他的眼睛正好看见朱载珏手上的白玉令。

  “见白玉令,如族长亲临,白翔参见上使!”白翔再次跪倒,匍匐在地,十分恭敬。

  周地听到白玉令三字,仿佛也从天外遨游归来,看到朱载珏手上拿着的白玉令。周地也立刻下跪,说着与白翔一样的那句话。

  “都起来把!”朱载珏横了横心,既然已经把白飞杀了,那也没别的办法,只能面对现实了。

  龙族之中龙德衍的地位无疑是十分尊崇的,所以没有人会对白玉令产生怀疑。所谓白玉令,其实称之为白龙令更好理解。龙德衍身为龙族族长,其真身就是一条白龙,并不是说他直接掌控黄龙门就是一条黄龙。黄龙门只是作为族长的嫡系力量存在着,只要谁做了族长,不论他是四门中哪门出身,黄龙门都将奉为主人。

  族长本身拥有无上的修为,加上手中又掌握着黄龙门,所以才能平衡大局,轻易掌控整个龙族。

  现在,朱载珏手中拿着白玉令,无疑和族长之间有莫大的联系。再者,白玉令历来只有一块,白玉令是整个龙族至上之宝。所以,暂且不论朱载珏是个凡人还是别的什么身份。能够得到独一无二的白玉令,就说明族长对其的器重之意不言而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