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我就知道师傅您老人家神通广大,法力无边!这点小事一定难不倒您。”朱载珏变脸也是够快的,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

  难道是最近经历的太多了,所以人也变得世故了?算了,还是先解决眼下的事吧,还有三个月了,该死!

  看着朱载珏心忙意乱的样子,龙德衍心里暗自发笑:臭小子,让你站老朽便宜,就你这点道行跟老朽斗?呵呵……

  玩笑过后,龙德衍解释道:“眼下形势还没有那么遭,不过确实不容乐观。”龙德衍打着埋伏,朱载珏也没办法,谁叫人家活了几万年?

  “师傅,现在我该怎么办?”

  瞥了朱载珏一眼,龙德衍直接说道:“以你如今的修为,你的肉身已经承受不了你强大的劲力了。听说过凤凰涅槃吗?”龙德衍问道。

  朱载珏似乎有些明白,但又不太确定的回答:“难道要让我的肉体经过淬炼还是什么的?”朱载珏语言有些错乱:“比如吃什么丹药之类,或者被天雷或者五星再击中几次?”

  听到朱载珏越讲越离谱,龙德衍实在听不下去。

  摇摇头,他说道:“被天雷和五星再击中几次?你以为你是谁?天雷击中你早就化为灰烬了,五星聚五百年一次,你以为是儿戏?”

  朱载珏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后脑勺,听龙德衍继续道:“不过淬炼,还算你说的有几分道理。你的肉体被五星聚所击中,又被刑天霸具,吞噬了不少凡人的魂魄。这就令你的肉体不堪重负,知道水满则溢吗?”看着朱载珏点头,龙德衍又摇了摇头。

  “所以你的肉体应该不能用了,但谁让你碰见了我?我龙族有一种方法可以解你眼前困境。”

  龙德衍提到龙族,有些骄傲:“你需要变回真身,也就是龙的原型。你本就是龙族中人,这也没什么难得。将龙的原型和你的肉身相结合,你便脱胎换骨,即可以龙的形态腾飞九天,也可以以人形生存在人界生活。”

  “那现在?”

  “现在随我回昆仑雪域之巅,为师我还有份大礼要送给你。”龙德衍若有其事地说道。

  朝阳跃出天际之时,雪山闪烁着纯白色的光芒。风吹起,万丈冰崖峭壁上的积雪纷纷落下,如梦似幻!绵延不断的雪峰晶莹剔透,染上淡淡的红日,那么耀眼那么神秘!

  昆仑雪域,千万年以来被冰雪所围困。外人进不得,而雪域之内是否后人迹,谁也不曾亲眼看见过。总而言之,无论四季转换,年年月月,昆仑山总是不变的雪的容颜。至于神秘特殊的缘由,谁也不清楚。

  “哒哒哒……”一匹白马踏雪而至,马上伫立一个全身白衣的年轻男子。

  望着远处高耸入云的雪域之巅,男子突然朝着一旁问了一句:“老头子,雪域之巅那么高,我怎么上去啊?”

  “小子,你接着,”空中突然冒出一块白玉令牌,男子一手策马而立,一手把白玉令牌握在手中,“这是我龙族族长的信物,龙族中人见令牌如见族长亲临。“仔细翻看着,白玉令牌也不过七寸长,一个斗大的古文四面雕铸着两条飞龙。不时,竟然还散发着光芒!

  这年轻男子便是朱载珏了,另一个说话的便是龙德衍的神念所化,师徒二人此时已到了昆仑雪域。

  策马驱前,朱载珏开始向着雪域深处而行,一路上并无异常。只是,这一切未免太过安静,说是一片死寂也不为过!从山前进入雪域为止,偌大的昆仑山居然连一只飞鸟也未见到,更别提鸟啼了!整座昆仑山就像是一个雪人在休憩,经不起一丝一毫声音的影响,这里静的耳边只听得见偶尔刮过的冷风呼啸。

  “轰隆隆!”近处一声巨响传来,随声而来,眼前的整座山峰似乎裂开了!不是似乎,眼前的山峰就像是一道巨门,此刻这是真的裂开了!不同的是,山上没有石子滚落,也没有积雪从山坡滑落。而那裂缝却是从整座山峰中间开始扩大,不停地扩大着,直到彻底打开了一座雪门。

  朱载珏下马,后退几步,生怕雪门里接下来会有猛兽直冲而出!

  “老头子,师傅,这是什么情况?”朱载珏不停地发问,可是事实却是没有回答。

  朱载珏心中慌乱,但他意识中不停地提醒着自己,这时候绝不能打退堂鼓。既然来到龙族,那就没有后路可退,他也不能后退。镇定心神,朱载珏开始深思起来,既然那老头子不见了,便是说明神念到了雪域已经本老头子他收回了。他握着手中的白玉令,朱载珏增了几分信念,他要变得更强!他要强大,他要凌驾一切之上,而不是仅仅夺回人界的皇位而已!了解了人界和神界,朱载珏此刻更像去神界走一遭,内心的欲望愈盛,朱载珏也就没有什么可以畏惧的了。

  雪门之内,悄然走出一位身披黑色长衫的年轻男子,一身黑衣在茫茫白雪之中是那么惹人注意。

  朱载珏迎上去,毕竟来到龙族就是来到与人界不同的地方,朱载珏给自己鼓了股劲!

  “想必公子便是受我龙族之邀而来的?”年轻男子嘴边噙着微笑问道。

  朱载珏泰然自若,回道:“的确,我受家师所遣而来。请使者快快引我上雪域之巅,我也好与家师交代。”

  黑衣男子也不为难,当即领着朱载珏入山。两人进入雪门后,雪门又缓缓闭上,片刻便恢复如初了!

  “砰砰砰!”黑衣男子一掌击在一块岩石上,随后那块岩石便出现一个圆形印记,两条金龙交错盘旋着。很快,面前的又一道山门被打开,从进入雪门以来,这已经是第九道山门了。每过一道山门,黑衣人所运用的掌法都极为不同,这雪域还是怪异,这还没到雪域之巅便是如此的重重山门层层叠嶂。

  两人对视一眼,黑衣男子笑着走进山门,走进不明所以,但也不得不跟在他身后。

  “我龙族本飞人界之族,乃上等界面神界三十六神族七十二门派之首。当年,遭各族各派联攻之后实力大减,不得已逃至人界。”黑衣男子解释道:“数万年以来,为了不让凡人发现我龙族的踪迹,我龙族便将所居的昆仑山与人界隔离,制造结界。外人想要进入龙族领地,首先得进得了雪门,之后还有九大生死峰,而后又有十大阵法,经历了这些方可看见通往雪域之巅——龙城的所在。”

  更Y?新ZV最&O快上酷匠…网\(

  朱载珏心中想道:这么复杂,上一趟雪域之巅这样折腾。要是常人听到朱载珏这话,恐怕不被气死也离死不远了。能上雪域之巅,能有机遇进入凡人从未进过的龙城,这是得得到多大的良缘?

  “这么说,那我还要过十大阵法才能到龙城见到师傅唠?”朱载珏有些不满,要是有条小径直接通往雪域之巅也就不用费这些劲了。

  听朱载珏提起师傅这二字许久,弄得黑衣人也有些好奇地问道:“敢问公子,公子家师何人?是我龙族中四大长老哪一位?”黑衣人也是按逻辑分析,接到龙城下的命令要迎一个凡人入龙城,黑衣人就想不通了。几万年以来,自己守护着九大生死峰和雪门,从未见过有凡人能够涉足龙族领地。难道是哪位长老在人界收的高徒?那也没听说啊?

  朱载珏笑了笑,然后开口:“左大长老便是。”之前曾听龙德衍说过大长老左阳这人,为人不错,也就顺带着撒了个慌蒙混过去。

  朱载珏很轻松的一句回答,却让黑衣人心中大惊,居然是左大长老的弟子!这些年,左大长老从未接收任何人为徒,连族中那些自幼修炼神速的天之骄子,左大长老也没有要指点的意思。

  “公子,你果真是左大长老所收弟子?”黑衣男子半信半疑。

  朱载珏也不隐瞒,当即说道:“仁兄,小子所言的确属实,不然又怎生来得雪域?若非师傅指点,我又岂能得知龙族所居的昆仑雪域之巅的龙城?”

  黑衣人点点头,然后说道:“贤弟,为兄现在龙族四门中的青龙门,为兄司职护法,神界名唤周地。”介绍完自己,黑衣人又问道:“不知贤弟如何称呼?”黑衣人得知朱载珏的确是左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当下便打定主意,下定决心好好结交一番。

  朱载珏哪里看不出来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因为自己是左大长老徒弟的缘故,再说这周地也没什么恶意。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嘛,朱载珏也就没有排斥周地。

  “周兄,小子在人界名为朱载珏。”朱载珏毫无隐瞒,据实相告。

  “贤弟你是左大长老高徒,愚兄不过一护法,在族中地位怎可与贤弟相比?还是呼我周地吧!”周地这一招以退为进,同时也是怀着试探朱载珏的心思。

  “既然周兄有此意,小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朱载珏忽然加上一句:“那便也唤小子载珏便是,如何?”

  周地内心大喜,能结交上族长的弟子,那以后在族中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啊!周地此刻心中有的只是对朱载珏的感激。

  两人一路上又寒暄了几句,据周地口中所说,朱载珏也对龙族了解了三分。

  昆仑雪域方圆数百里皆为龙族领地,为了避免被人界中人发现,各处都有结界封锁。几万年以来,龙族生活在一片繁荣祥和的世外桃源之内。

  并且,结界之内还有当年龙族族长与四大长老费劲神劲和元神所创造的幻境。这幻境无边无际,而且真实存在,是触手可碰的。因为有了这个幻境,龙族才能繁衍生息。要知道,龙族的数量早已赶超凡人了!没有这幻境,龙族又怎么能继续在人界生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