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嘛...”易渊笑了笑,“既然我是个特别的人,那应该获得一些特殊待遇,对不对?”

  “当然。”被附体的中年人微微点头,“你已经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那批人,作为世界之主,我自然要给你一些优待!”

  他这话简直狂妄无比!

  不过,易渊没有反驳,只是面上显露出一股子淡淡的笑意,作出一副倾听状...

  至于在易渊身旁的苏安等人,他们俱是神经紧绷,眼中警惕的看向附体的中年人...

  他们从被附体的中年人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子致命的威胁!

  “你的内气外放,是融入自身的意志和精神...”这时,被附体的中年人向易渊道:“我说的应该没错吧!”

  “没错。”易渊点了点头,心中一动,面上惊道:“莫非你的远距离精神传输,是因为事先在被传输人的身体中,留下了一个精神点?当被传输人听到或说出某些关键字时,便会触发这个精神点,从而引起你的注意,将精神传输过来?”

  “答对!”被附体的中年男人,打了个响指,看着易渊的双眼中显露出一股子满意。

  易渊沉默了起来...

  他不得不沉默!

  因为这远距离精神传输的奥秘,虽然看似简单,甚至真计较起来,完全可以算是催眠暗示,再加上精神秘术的粗糙融合!

  但就是因为这样,才显得无比可怕!

  如易渊,他现在的精神力超越普通人的五倍,可以用摄魂术轻易控制多个人的身体,也可以在他人的身体中,留下自己的精神力...

  可即便是这样,他也不可能做到远距离精神传输!

  就算是他精神力再强上一倍,也绝不可能!

  而他精神力若是再强上一倍,那便是将自身的精神力,提升至普通人的十倍!如此,就算是再过上十年,他也几乎达不到!

  毕竟,无论什么东西,当强到了一定程度后,都很难再增长!

  而如今,易渊的医术、武术、精神力等,便是强到了这个很难再增长的程度!

  “怎么,面对我的强大,感到绝望了吗?觉得自身和我比起来,简直犹若蝼蚁?”见易渊沉默,这时,被附体的中年人开口了。

  他面上显露出一丝失望,“你难道就只有这个程度吗?真是太废物了!”

  “或许,我可以适度的刺激你一下?将你这几个连蝼蚁都算不上的跟班,全杀了?”

  说着,被附体的中年人看向了苏安、白夜和大力,眼中显露出一股子无情:“痛苦和仇恨可以让人进步,想来若是你对我充满了怨恨,大概能变强一些?”

  说罢,他抬出手指,指向了苏安三人...

  !;看O正。@版章◇V节上+=酷h匠$B网(‘

  “装神弄鬼!”苏安一声怒喝,身子一动,向中年人袭杀而去...

  在这一刻,她施展出了全力,仅仅只是用了十六分之一秒,便来到了中年人的身边,跳起向他的脑袋打去...

  苏安不否定,如今中年人的身上,可能存在着一个十分可怕的东西...

  但中年人的身体,只是达到人体极限!

  如此,就算是附体中年人的东西再厉害,也不可能操控一个只是人体极限的身体,来躲避自己的攻击!

  毕竟,她是打破人体极限强者!拥有绝对碾压人体极限之人的速度和力量!

  然而...

  苏安错了!

  因为附体到中年人身上的存在,虽然不可能控制一个只是人体极限的身体,来对抗打破人体极限的强者...

  但他有强大的精神力!

  是足以轻易操控打破人体极限强者的精神力!

  “止!”中年人轻道一句。

  霎那间,来到中年人身前,跳起即将打中他脑袋的苏安,身子一下子僵硬了起来!

  随即,苏安向地上落去,与此同时,中年人伸出一指,点向了苏安的脑袋...

  可以预见,若是没有意外,那苏安脑袋上会出现一个手指头大小的血洞,然后落在地上死去...

  然而,这一刻,易渊动了!

  “喂喂喂,这么将我当作透明人,真的好吗?”

  轻道一句,易渊右手一托,接住了苏安,同一时刻,他左手一点,将中年人的那根指头,直接点断!

  “呵呵,还有反抗我的勇气吗?”中年人笑了笑,或许不是自己的身体,便可以不用在乎?

  对于易渊打断他附体之人的手指,他没有丝毫生气,反而显露出了一股子高兴...

  “我说,你这家伙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易渊心中觉得有些无语...

  顿了顿,他道:“我不否定,对于你精神力的强大,感到惊异...但惊异归惊异,我为什么要绝望?还有,我也不否定,如今的自己不可能比得上你,但是...”

  说到这里,易渊双眸闪过一丝摄人的光芒:“我如今才二十二岁,而你...若我没猜错,应该是活了好几百年的人了吧!”

  值得一提,这时苏安已经恢复自由,在易渊的指示下,走到了他身后...

  “呵呵,看出来了嘛...”中年人轻笑两声,极为干脆的承认道:“我的确是活了好几百年的人了...”

  “你敢听听我的经历吗?”顿了顿,中年人带着一股子激将,向易渊问道。

  “呵,在你没说完想说的话前,我保证不打死你!”易渊冷笑一声道。

  “那我要说了,你可千万不要吓破了胆!”中年人也不生气,开口道:“我生于三四百年前,不要问我究竟是三百年前,还是四百年前,活得太久,我有些不记得了!年轻时候的事情,我只记得一件,那便是我所处的时代,都是一群渣渣!

  因为周围人都是些废物,所以我很快的就屹立在那个时代的巅峰!大概是因为权势和地位,对于我而言,太容易得到了,所以,之后我选择了隐世,开始追求长生...而后,在老死之前,我研究出了一种长生之术!”

  说到这里,中年人有些鄙视的看向了易渊:“我研究出来的是真正的长生之术!而非你的负态医术,或耶稣的换头手术,那种存在诸多bug的长生医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