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易渊赶忙开口向大力道:“大力,这位赫本小姐是打破人体极限的强者!”

  “诶?”大力惊叫起来,他简直难以置信!

  不过,他不是个蠢货,知道易渊不会拿这个开玩笑,所以,虽然心中有些不敢相信,但表面上,他却是很识趣的不再开口了...

  “你应该好好休息。”接着,易渊看向白夜道。

  此时,和先前兴高采烈、身上完好无损的大力不同的是,白夜状态有点儿糟糕!

  他面上有好几处青肿,还有一条胳膊打上了石膏,挂着胸前...

  毋庸置疑,他受到了很严重的伤!

  “谢谢老板关心,我这伤没多大事...”白夜道。

  “总之,先回去吧!回到你们住的地方后,我给你治疗一下。”易渊没有过多询问,直接道。

  关于白夜的伤,他能够想到原因,如无意外,十有八九是大力打的...

  毕竟,他先前叮嘱了大力,同白夜多进行一些战斗...

  随即,白夜和大力给易渊带路...

  因为白夜很想快点打破人体极限,所以为了不浪费时间,他们从比利时乘坐客机到了这里后,直接在市区边缘的地方,买了一套小别墅,开启了每日战斗...

  在这里,有一点不得不提,那便是魔都的房价极高!

  他们在市区边缘买的小别墅,竟是花了一千万!

  至于花销的钱...是白夜刷卡!

  有着华氏集团3%股份的易渊,非但自己随身携带一张华夏银行的钻石卡,他也给白夜了一张同样的华夏银行钻石卡!

  一个多小时后...

  易渊和苏安来到了白夜买的小别墅里...

  而后,当易渊准备为白夜检查伤势时,大力突然面上正色道:“老大,有一件事情,我要事先说明一下!”

  “哦?”易渊看向大力,略显惊异道:“能让你这般神色,莫非是之前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了得与否,我不清楚,不过,这事恐怕不简单!”大力道。

  说着,他顿了顿,指向白夜道:“老大,你觉得白夜的伤是怎么来的?”

  “我原以为是你和他战斗所致,这么说,另有蹊跷了?”易渊皱起了眉头。

  “嘿嘿,我之前虽然将他打伤了好几次,不过,我都留手了,只是让他受了些皮外伤,这种断臂的伤,没有老大在场,让我治疗,就算是他的身体,少说也要五六天才能痊愈!如此,我自然不会下这种重手。”大力摸了摸脑袋,解释道:“所以,他这伤其实是被别人出手打的!那人是个厨子,还懂得医术,虽然不是打破人体极限强者,但速度极快,我拿不下他!”

  “那人叫什么?”易渊问道,他面上毫无表情,但苏安、白夜和大力,却是都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这是易渊心中怒了,生出了杀机!

  “老板,那人似乎叫黑魂,此番与我们动手,也似乎是个误会。”这时,白夜道。

  “误会?这话怎么说?”易渊微微一愕,散去了心中的杀意。

  “是这样的...”白夜开始为易渊详细的解说了起来...

  原来,在昨天的时候,白夜和大力战斗结束后,两人便出了别墅吃饭...

  虽然他们买的别墅是在市区边缘,不过,因为周围有些两个居民小区,所以饭店、小吃摊极多!

  为了体验不同的饭菜口味,他们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换个地方吃饭...

  而这一次,他们来到了一个小饭店中!

  小饭店外表有些儿破旧,不过,看起来挺温馨,客流量也算不错...

  然而,让白夜和大力惊异的是,他们的饭菜竟是有毒!

  毒很特别,也很可怕,即便是大力这个中医世家的传人,也是吃了好多口后,方才发现的!

  至于白夜...

  在大力没有告诉他前,自然是一直都没察觉出饭菜有毒!

  而后,大力和白夜开始停止吃饭,不动声色的观察起了这个小饭店!

  在他们的观察下,将下毒的凶手,锁定到了饭店中的一个厨师身上!

  接着,他们故意离去,然后等晚上的时候,堵住了那个饭店的厨师!

  那个厨师一开始表现的很是懦弱,但是在我们靠近时,却是蓦地发力,一下子打伤了白夜!

  其后,我和那厨师战了几个回合,我的力量比他大,反应速度也比他稍快,但不知怎么,他的移动速度竟是极快!所以,最后他发现胜不了我,奈何不了我们,便直接逃跑了!

  “这么说,那你为什么会认为,他与你们动手,是个误会?”听了白夜的解说后,易渊问道。

  “因为那人和我打斗时,说了一些莫名奇妙的话,根据我和白夜估算,那人应该是某个组织的叛徒!昨晚将我和白夜当作了他背叛的那个组织中,前来杀他的执行人!”大力抢先回道。

  “没错。”白夜点了点头,附和道。

  “呵,既然如此,那我就以眼还眼,也打断他一条胳膊,来为你们讨个公道吧!”易渊冷笑一声道。

  “那家伙昨晚和我们战斗后,如今已经离开了那个小饭店,以后恐怕很难再遇到了!”大力有些郁闷道。

  “那可不一定!”易渊道:“面对追杀,胆小的人会选择逃避,但胆大的人,只要拥有力量,一定会选择反杀!他既然将你们当作什么组织的执行人,且又有力量反抗,那在没有杀死你们之前,十有八九会潜伏在你们周围,直至亲眼见到你们的尸体!”

  “另外,他不是将你们当作什么组织的追杀者了吗?能够将你们两个达到人体极限的人,当作追杀者,说明他所在的组织,定然不是小组织!如此,在没有周密的计划前,他必然不会轻易逃窜!否则,只会暴露行踪,自寻死路!所以,如今他十有八九,还是在这一片区域!”顿了顿,易渊又道。

  “嘿嘿,老大果然是老大!”听了易渊的分析后,大概是觉得可以报昨晚之仇了,大力面上高兴的向易渊伸出了大拇指!

  “呵呵,我先给你诊断一下吧!”易渊笑了笑,将手放到白夜的左腕上,给他号起了脉...

  酷匠o网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